27、斯琴冰请唱K

斯琴冰要请唱K。

听说她最近刚接拍完一支广告,效果和反应都不错。为了庆祝,她约大家在天河华娱KTV唱K。斯琴冰来找我的那一晚,段咏歌依旧在我身边,她说,“肖童我们是好朋友,你会来的,对吗?”她的眼睛却是瞄着段咏歌的。

我淡淡地说,“当然。”

只是我还真不知道我和她是好朋友,好的是那种连爱人都可以让,都可以抢的好朋友。

斯琴冰嘴角扯起笑容说,“那好,如果段总有兴趣也可以一起!”

我早就知道,段咏歌这个名字才是维系我们之间‘好朋友’关系的根本。

华娱的门口,斯琴冰穿着吊带白纱裙在招呼她的朋友,没有看到叶枫。苏小木附到我耳边说,“你看人家穿的像是赶颁奖晚会一样,瞧瞧我们这身破布叮当的。"

我扯扯苏小木微笑着看着前面迎来的斯琴冰说,“别说了,杨二车娜姆来了。”

斯琴冰笑的一脸温和的说,“肖童,你来了,我专门在这等你的。”她又看着旁边的苏小木说,“这是小木吧,快三年不见了,出落的这么水灵啊。”

我瞧她这阵势就好像我俩的远房亲戚,什么阿婆阿婶一样。

苏小木皮笑着说,“敢情这是杨二姐啊,你都成明星了啊,我看到你贴那破墙上画了,现在还挺横的嘛!多幼稚啊!”

斯琴冰笑容有点僵了。

我扯扯苏小木的衣角说,“你咋叫杨二姐,是车娜姆姐。”

斯琴冰的脸彻底僵了,“你,你们管我叫杨二车娜姆?”

苏小木没感觉到一样说,“你也觉得抬高你了是不是?!”然后不顾斯琴冰的脸色牵着我进了包房。我和苏小木站在门口,夏扬已经到了,我看到叶枫坐在另一张沙发的角落,桌前一杯酒,手指间夹着一根烟。

原来他也抽烟了,只是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叶枫看向我,我望着他淡淡的莞耳一笑,感觉有些许的陌生,心里亦有些许的悲伤,他狠狠地抽了一口烟,原来清澈温暖的眼睛,此刻朦胧一片。

从哪天开始,我们竟到如此地步,是非我所想,还是如你所愿?

夏扬走过来,一把拉过苏小木塞在身边的座位,苏小木开始反抗了,两个人又在一起拳打脚踢的撕扯着,我拉开每次都吃亏的夏扬说,“老板,你要想把我们家的苏小木变成你们家的话,那你就乖乖的选择做小白绵羊,让苏小木做大灰狼吧,我估计那样的话你的成功率会高些。”

夏扬瞪苏小木一眼说,“没见过这样的女人,跟只老虎似的!!”

作者:妖居终南山,正职为职场白骨精,写文字多年,纯属兴趣,不喜框条约束,曾拒绝网易云阅读作家签约邀请,著有完结长、短篇小说《梦之城》、《消失的时光》、《职场有毒》,现连载长、短篇小说有《冒牌总裁牢犯妻:渡爱成殇》、《陌生的爱人》。微信公众号:yaoxingyanhuo0203     简书搜索:妖居终南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童言 六岁的女儿指着图片上的残疾儿童,对我说:“这就好比毛毛虫,有的能变成蝴蝶,有的却只能变成蛾子。” 2.谁...
    一笑艺宸缘阅读 51评论 0 2
  • 我是某中学的体育老师,来来来,在这小升初、初升高、高升大的选校季,我提供一些志愿填报和学校选择的考量角度。 一、用...
    唔路过阅读 166评论 0 0
  • 初夏的时光,日子有些细碎,轻暖的光慢慢暖了起来,晨曦微露,在轻风的鸣唱里,和着鸟儿清亮的歌声,就这样走近,走进。“...
    樱小落阅读 145评论 0 0
  • 罗胖精选中曾讲到佛教的一种思辩模式——看山不是山。所谓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时时勤拂拭,何处惹尘埃。花非花,树非...
    萧筱晓呆阅读 6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