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再大,大不过一碗番茄炒蛋:儿女是世上最大的负心人

世界再大,大不过一碗番茄炒蛋:儿女是世上最大的负心人

即刻读书2017-11-03 20:40

「即刻读书」每晚推送

文 /美亚

- 01 -

临睡前被一组H5广告刷屏了:

故事很简单:一个留学美国第八天的男孩,第一次融入美国氛围,大家约在他家来一场全球美食饕餮。

歪果仁朋友们都表示正在赶来的路上,并携带了本国杀手锏代表美食。

男孩这才慌了,觉得自己不能为泱泱美食大国丢脸,又苦于在家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只能向国内的妈妈求助一道最简单的菜:妈,我问你,番茄炒蛋是先放番茄还是先放鸡蛋?

妈妈语音远程教程并不顺利,蛋液横飞,盐成吨放。

男孩很生气:妈,你这是说的什么?你这不行啊!

一边怪妈妈,一边还得继续做个演员哄骗歪果仁朋友。

在男孩一筹莫展之际,妈妈发来了视频教程。男孩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果然,番茄炒蛋倍受欢迎,大中华美食简简单单赢翻。

在歪果仁朋友问到时差时,男孩才想到,中国和美国的时差是,12小时。

镜头切到深夜的中国4:20分:

因为儿子留学而每晚睡不踏实的妈妈,一收到微信就醒了,打开手机收到儿子的求助,和老公七嘴八舌,都想帮到儿子。

儿子说:妈,你这发的什么东西啊?

妈妈没有半点犹豫,就起床亲自教学。

系上围裙,柴米油盐,妈妈教学,爸爸直播。

儿子这才意识到父母是彻夜不眠,教他远程烹制了这道西红柿炒鸡蛋。

拿起手机,发现一长溜的未读微信,他这厢沉浸在完成任务,以食会友的喜悦中,那厢老夫妻还在苦苦等待他的回应。

得到儿子的认可后,妈妈回复:好的。配上笑脸表情包。

没有怨言,他们很开心,天涯咫尺帮地到了儿子。

最后两句戳心文案:想留你在身边,更想你拥有全世界。但,你的世界,大于全世界。

亚姐再加一句:如果你不在身边,我在你的全世界待命。

- 02 -

嗯,亚姐哭了,因为这样的事,刚刚发生在亚姐身上:

我新书上市,爸妈买了10本,回家反复摩挲,来回复读。

我可以想象我妈戴着老花镜,一字一句一丝不苟的模样。

离家多年,远嫁香港,一本新书,已经无关荣光,这是他们今日接近我灵魂温度的最近距离。

我妈发现我书里有一个疑似错别字,马上找我来求证。

我是她的全世界,所以在她眼里,这是件天大的事儿。

我真的在忙,那是我日常更新之前最紧张的修改时段。我还是手忙脚乱回了一句:嗯不知道,我还没看到书。

我妈得到了鼓励,发来图片邀功。

我的烦躁终于占了上风,冷冷地说:知道啦,在忙。

第三天同一时段,她又来找我视频,我正在电话会议,无暇顾及。

一直到深夜忙完手头所有的事,我才反应过来:我妈第二天要来香港,她定是问我下了飞机怎么坐车。

这才心急火燎问老李:我没接我妈的视频,她找你了吗?

翌日,我妈来了,两个大箱子,里面都是我爱吃的:鲳鳊鱼、大闸蟹、海蜇、连我幼时爱吃的炒米糕,她都硬是装了一大袋。

我翻翻里面还有毛豆和扁豆,嗔怒道:这些你也一千公里拖过来,香港都有卖啊!

我妈笑了:家里的味道怎么能比!

晚餐我照例没有吃米饭,我妈时不时瞥我一眼,小心翼翼地说:你不吃饭,多吃点菜,这些东西怎么都吃不胖的啊。

我的眼泪顷刻就要掉下来,她知道我怕胖,常年keep fit,瘦成她眼里的一把骨头。

但也不敢在儿女的审美价值观上「造次」。

只能把那些我爱吃的千里倾囊相送,指望我多吃点,能多点营养就多一点营养。

世上父母,有谁又会记得儿女的冷漠怠慢,他们是我们的来时路,却渐渐被遗忘在某个岔路口,然后他们搓着手排着队,耐心等候随时召唤。

- 03 -

我们对亲情,总有着一种无法光明磊落的畏羞。

世界和你,我选择了世界。爱情和你,我选择了爱情。事业和你,我选择了事业,朋友和你,我选择了朋友。

只有在这深夜临睡,万般皆休,瘫在枕上做最后的刷屏。

配着这一道西红柿炒蛋,才想起妈妈温柔的菜,爸爸故作无谓的开心,还有自己半年没回家的恍然。

潸然泪下,捶胸顿足,再想起那句「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发誓明天就要对父母再多关怀一点。

其实这世上最大的负心人,就叫儿女。

儿女都是如此,电影文字广告音乐,每一次戳心都能唤醒歉疚和柔情。

可尘世纷扰、诸事缠身,又日渐淡漠,回复自我生活。

我无法想象、无法代入,当这世上百年孤独,再没有父母,我又将如何自处?

如何面对那些宁愿浪掷都不愿陪伴的时光,面对那些对男友和颜悦色,转身就对父母出言不逊的刻薄。

可在这10年间,和父母因生活方式该吵的架一顿没少吵;

因未来发展该离家的距离一寸没少逃,因远香近臭该嫌弃的狠话一句没少说。

我们在父母面前,好像永远是那个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 04 -

我们到底可以为父母做什么?

我们在相爱相杀中,此一时彼一时,冷一阵热一阵,远一点又近一些。

陪伴成了最奢侈的反哺,好好说话是最艰难的孝顺。

这世间做父母、做夫妻、做儿女,都是漫长的修行,而留给我们做儿女的时间想来是最短暂的。

我没什么好劝诫。

只愿当下,当你看到的每一次戳心,都能变成对父母一两句宽慰,一两天的温柔,这也算是一种及时行孝。

因为他们,本来想要的也不多。

若你在大世界里过得如鱼得水,如果还能有只字片语的问候与惦记,就是最大份额的快乐了。

作者简介

美亚,作家,心理咨询师,定居香港。《南都周刊》特约撰稿人,《时尚COSMO》专栏作者,「单身力」理念创始人。一个放心老去的已婚育少女。新书《再野一点》热销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