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今年就要满20岁的王康灿终于盼到了开年第一天——他要去RNG报到的日子,跟他一起的还有同期进塔但被分到了AD班的张锐。
王康灿和张锐是差不多同期进塔的,同为哨兵的两个人却被分到了不同的班级,现在又凭借优异的成绩被调入LPL最特别行动队——RNG,也算是有缘分了。
“张锐,你说我有没有机会出任务啊?”
张锐看着王康灿跃跃欲试的样子,面无表情的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你是觉得你比锅老师和Karsa强?还是觉得我能排在Uzi前面?”
王康灿瞬间有点儿泄了气,JUG班出身的他不会不知道RNG的MLXG和Karsa有多强。
“不过嘛……”张锐话锋一转,“RNG肯定不养闲人。”

再次打开手里的入队通知书,王康灿摸着烫金的RNG三个字母,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的要进入这支在LPL联盟里最特别的队伍了,看着眼前的基地,谁又知道它的建立是多少的付出呢?
此时此刻的王康灿还不知道以后自己要经历些什么。

前段时间刚刚转型的刘志豪早就站在门口等着他俩了。
“欢迎来到RNG,我是刘志豪,也可以叫我姿态。”
“Jungle S1xu正式报到。”
“AD Wink正式报到。”
两个人向刘志豪敬了个军礼,刘志豪自然回礼之后再次确认了一下手里的名单:“怎么称呼?”
“思绪。”
“张锐。”
“又是两个哨兵啊,我现在相信向导资源短缺了……跟我来吧。”
两个人乖巧的跟在刘志豪身后开始了自己在RNG的生活。

基地一楼的工作人员并不多,两个人快速领取了自己队服之后,刘志豪带着两人坐上全透明的玻璃电梯。
电梯缓缓上升的过程中,刘志豪向二人介绍:“如你们所见,这里就是RNG的基地——你们以后生活的地方、整个RNG的核心,任务的分配和汇报、精神体的修养和治疗、对哨兵和向导的个人培养都在这里进行,包括所有成员的住所都是在这里。”
王康灿不禁感叹:“怪不得我们在训练营的时候都说RNG的基地待遇是最好的呢,真是什么都有。”
“因为我们队员较多,所以塔专门买了这栋我个人名下的闲置小房产作为训练基地,这也算是我在退役后继续选择RNG的原因吧——感谢塔替我完成理财投资。”
虽然刘志豪像是在开玩笑,王康灿一下子就理解了除了语速缓慢、举止优雅以外刘志豪为什么被称为“京城贵妇”了。
“2层是会议室,3层到10层是队员的训练室,11、12层是宿舍,13层是餐厅,14层是我和数据分析人员办公的地方,15层教练们办公的地方,希望你们能快速适应。”
“是!”
“因为基地地方足够大,所以我们的训练不仅要把哨兵和向导分开还要按照不同的定位分开——换句话说,基本上每位队员都会拥有属于自己的一层作为训练室,你们两个也是自己的楼层,”刘志豪看了一下手里的文件夹,“思绪你在6层,张锐你在10层,3层是我的训练室,现在用不到了,AJ暂时还没有入队,如果思绪你觉得6层不方便可以暂时搬到3层去,正式训练从明天开始你们可以先回宿舍。”

电梯准确的停在了11层门却没有打开,刘志豪背对着二人,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严肃:“我因为进塔很早没有在训练营待过,但TOP和MID我都担任过,作为一名向导,我希望你们可以摒弃你们之前对于哨兵和向导所有的差异认知,因为这些差异在RNG都不,存,在。”
刘志豪说完按下了打开电梯的按钮。
“这是宿舍,这两层也是唯一被楼梯连通的两层,除了队员日常都住在这里,精神体偶尔也会出来凑个热闹,”刘志豪甩手之间一只金黄色的蜜蜂出现在两人面前,“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精神体——辛吉德,小心一点儿,它带着毒的哦。”
转眼间蜜蜂又消失了。
“以后你们两个人也会拥有自己的精神体,但这并不影响你们执行任务,”刘志豪推开宿舍的门,自信且优雅,“虽然现在有三个不在的,但还是先带你们认识认识队友吧。”

宿舍布置得简单又温馨,但又和普通男生宿舍一样混乱的很合理,三人一进门就看到了在客厅沙发上一起躺尸的洪浩轩和史森明,地毯上一只灰色的小狼翻腾得正欢。
王康灿内心有点儿小波动:都知道Karsa被称为“狼王”,但是眼前这个小狼崽是来卖萌的吗?而且Karsa和Ming作为联盟中数一数二的JUG和SUP,眼前的这两位宅男哪有传说中最强SUP和狼王的气质?
一看到刘志豪西装革履的进来,本来窝在沙发里看电视的史森明一下子活了过来:“姿态你这么重视吗?还穿西装!”
本来和史森明一起窝在沙发里的洪浩轩也凑上来,特有的软萌口音吐槽着:“天呐,姿态你还真是重视呢~”
“咳咳,”刘志豪清了清嗓子,努力的保持正经,“新人来了啊,你俩关照一下,我回房间换个衣服马上出来。”
“前辈好,叫我思绪就好了。”
“前辈好,我叫张锐,代号Wink。”
“坐坐坐,”史森明招呼两个人坐下,“我是史森明,虽然我比你们大点儿,来得早了两年,但叫我小明就行了,姿态应该跟你说了不少了吧,我平常就住在这层楼,我的训练室在8楼,有事找我就行,张锐是吧~我常听琪琪说起你呢,以后合作愉快啊嘻嘻嘻嘻。”
“前辈合作愉快。”
王康灿却听得一脸懵逼:琪琪是谁?我认识吗?为什么同样都是来报到的,张锐却跟回家一样自然?
“我叫洪浩轩,代号是Karsa,之前是LMS的人去年才调到RNG来啦所以我说话有点儿口音,我和锅老师用一个训练室,都在5层,我也住这层,不过他住楼上啦。思绪是吧,你也是Jungle啊,我和锅老师有直属后辈了呢那我是不是可以当哥了?”一想到这里,一直是食物链“相对”底端的洪浩轩还有点儿小开心呢,但还是被换好衣服出来的刘志豪泼了一盆凉水,“你就是个弟弟!”
换下西装的刘志豪依然优雅但明显没有之前那么严肃了,指了指玩耍中的小狼崽:“那个跟哈士奇一样在闹腾的是Karsa的精神体。”
洪浩轩不甘示弱凑上来:“千珏才不是哈士奇!别看到他现在看着是小狼但他其实可以变得很大很厉害的!”
“这俩人基本就是我们RNG的两个弱智,”刘志豪完全无视史森明和洪浩轩的抗议,“毕竟只有弱智才认弱智当大哥。”
王康灿还没想明白为什么一个向导能成为哨兵的大哥,身后就传来一声“暴躁奶音”——“浩轩!”,沙发上五个人齐刷刷转过头去,看见一只褐色的小鸟从身后的屋里飞出来,自然的落在客厅装饰用的假树枝上,。
刘志豪解释:“这是塔莉娅,是岩雀而不是麻雀,虽然我也不知道岩雀和麻雀有什么区别,但李元浩非说不一样。”
“就是不一样!”李元浩顶着一头乱七八糟的小卷毛靠在门框上,“塔莉娅是可以变成人形的神鸟!”
“切!谁的精神体还不是个神鸟了呢!”
史森明凝集精神力,一只白发金羽毛的鸟飞到了塔莉娅身边。
“这是我的精神体幻翎鸟,洛,也是神鸟。”
“可惜了,三种远古神鸟中的两个栽在了我们RNG两个最不靠谱的两个人手里,不过还好远古神鸟不需要恢复期,所以RNG的MID和SUP各有一个就够了。”
刘志豪略带可惜的叹了口气,但是王康灿十分确定他这就是在炫耀。
洪浩轩不甘示弱:“远古神鸟了不起啊,我的千珏可以变身呢!”
感觉到自己的存在被忽视的李元浩再次开口:“浩轩过来!”
“干嘛?”
“过来!我的鞋不见了!”
“那关我什么事啊~”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洪浩轩还是身体很诚实的走了过去。
两个人一头雾水的时候,那边李元浩已经跳到了洪浩轩的背上指挥:“走,去找我的鞋~”
洪浩轩无奈的听从指挥,嘴上却不饶人:“天呐!你也太重了吧!”
“快!轩轩~到休息室你就赢了!”李元浩才不管,继续指挥着。
洪浩轩只好背着李元浩继续前进。
史森明一脸严肃的压低声音对王康灿和张锐说:“你们一定要小心点儿李元浩啊!”
刘志豪挑了挑眉:“小心被小虎Gay啊。”
“啊?”
“年少不知向导贵啊,这个人虽然‘人尽可导’但能精神双向连接的只有一个简自豪,”刘志豪看了看史森明,“然而李元浩仗着自己是个为数不多的‘刺客向导’Gay人Gay得肆无忌惮——毕竟有些哨兵打不过他,而且——他已经‘有主’了。”
王康灿的心里已经毫无波澜了,他好像突然理解刘志豪之前所说的“哨兵和向导所有的差异在RNG都不存在”是什么意思了。
史森明依然笑嘻嘻的照顾新人:“你俩要是训练的时候有什么白噪啊图景的问题都可以找我,虽然李元浩已经结合了但找他也行,他的训练室在6楼。”
“啊?”王康灿有点怀疑自己的记忆力了,“那之前前辈说让我搬到6层是……”
“虽然我们RNG训练不仅要把哨兵和向导分开还要按照定位分开但是也有一些特殊情况,比如说上赶往4层、严君泽的训练室里跑的人。”刘志豪补充说明了一下,“严君泽你们应该认识吧——现在去执行送信任务了的那个。”
王康灿心想自己的确知道因为“众生平等”而声名大噪的严君泽,但是他很难消化史森明所说的“结合”是什么意思。
倒是张锐难掩一颗八卦的心:“生米煮成熟饭了?”
刘志豪回头看了一眼没有说话,拖鞋已然心满意足穿在脚上的李元浩没有放过洪浩轩,依然在洪浩轩的背上闹得开心。
王康灿努力的搜寻自己的记忆:“我从来没听说有RNG的队员打过结合申请……”
“的确没有,但是……”刘志豪终于开口了,优雅的微笑着说:“李元浩这锅饭——大概已经糊了很久了。”

王康灿,20岁,一个刚刚离开训练营的新人JUG,在来RNG的这段时间里他的认知已经被刷新了太多了,或许他现在想打个报告,申请离队还来得及吗?

= TBC =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