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倘若夜华六年后再醒-转机(2)

着实有些撑不住,勉力收手欲在床边坐好,却是身心交瘁。

“你...你别动”

即刻跑至他身前将他扶好在床边坐下,忧心尽显,却无奈于他的躲闪遮掩。不过一夜而已,昨日还言笑晏晏,今日就如同陌路,着实是个奇怪的人。

“我明...今日要去天宫一趟”

“九重天吗?去那做什么?”

娥眉紧蹙,折颜见他身子好转,昨日刚回去,此刻只知晓点皮毛医理的小狐狸像模像样地诊脉,对他的话也没来得及深思,只是本能接着话。

“去见阿离”

“阿离是谁?你现在还病着,不如我去让师傅把他寻来看你,这样你也不用出门了。师傅说天宫里的神仙大多不好相处,你此刻这样弱,怕是会被欺负”

话虽不大好听,却是在理。九重天,曾经伤他心爱女子最深的地处,没有位分,没有家世,自然是被欺负的体无完肤。

“阿离是我儿子”

一惊一乍的小狐狸惊讶地反问了一声,随后又若有所思,记得有个绿色的小团子也叫阿离,他们看着也像...

“你说的阿离可是一个喜欢穿绿色衣裳圆滚滚的小团子?”

“不错...”

确信他是急火攻心所至,进而脉象起伏厉害,却也不十分碍事,放下心来的白浅终是开始正儿八经地与之交商。

“想不到年纪轻轻,你连儿子都有了。我见过你儿子,他长得很是随你呢。这名字你取得也很好,小团子说是取的永不分离的离,寓意也不错”

他苦涩的笑容里夹杂许多欲言又止,到最后又只是淡淡地道了句不错。

“那你夫人呢?每回阿离来时都是他一个人,我问他原因他也不说”

“我夫人...我夫人...是个凡人”

刹那懂得原由,自觉说错话的白浅怯生生道着歉。可看他神情也不似有责怪之意。

“我往后不会再回来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多听你师傅的话,不要总是闯祸,不要挑食,时令蔬菜多少也吃些,在外时饮酒要有度,不然酒醉......是了,你师傅在,这些事也无需我操心罢。”

“你不回来?一直待在天宫吗?”

细细思量,总觉得自己少问了什么的白浅霎时间灵光一闪,总归记起了自己少问的是什么。

“阿离是你的儿子,你是师傅的胞弟,可为什么你不在昆仑虚长大,你儿子又为什么在天宫?你既然要去寻阿离,那就是说你也是天宫的神仙...你究竟是谁?”

“九重天太子...夜华”

隐隐约约的记忆浮现,九重天太子的名号...夜华这个名字...

夜华不识,姑娘竟是青丘白浅上神...

我九岁时,一坐,便须坐七个时辰,直到万家灯火的戌时末。

你万不可取旁的女子了,等你长大了我就嫁给你好不好。

只言片语穿插脑海中,那个模糊的身影如何也瞧不真切。眼见着她又如此前一般开始头疼,没有慌乱无措的询问,也没有安心体贴的相慰,只是随手施了个昏睡诀,再草草将她安置在自己床上。

“往后不会再见着我,自然不会头疼了”

最后一次,轻拂过她面容,自知不该,却是眷顾情深,情不自禁在她额头印上一吻,只是那唇着实凉的厉害。

最后一次为她压好被角,终是松了手,独自返了九重天。

发式束好,换上虬龙服,曾经的天族太子,再度踏上了这个他最是厌恶的地方。天族自他醒来那日起就已经是乱作一团,无奈昆仑虚封山,谁去也不让进,自此,这不过是他醒来后的第一次正是会见。

纵使气色不佳,可只他踏入南天门那一刻起,无人不起身行礼,这份不怒自威的天家威仪,早已经镌刻在他骨子里,生生不息。

天君与曾经的储君相见,场面话说了许多,可却不得半句要点。曾经被他一手培育长大的孙儿,如今早就深谙权谋周旋话术,饶是费力良久,也是多余。他不过打个照面,不论座上天君脸色如何,只是清淡转身,去寻他与她的孩儿。

庆云殿外,一声父君打破了长久以来的静谧,阿离身后是奈奈的叮嘱。终是跑着扑进他父君怀里,早已经泪痕满面,却又倔强地扯出个笑容,一如他父君一般。

“三爷爷说父君醒了,怎的大半月才来见阿离的,阿离等了你好久,差点就以为三爷爷说的话是孩儿在梦里听见的”

将哭成个泪人的小团子抱起,仔细擦着他脸上的泪,顺势就往殿内走。屋里他娘亲送的半人高的夜明珠将内室照的亮亮堂堂,庆云殿还是与从前一般无二。

“父君回来了,阿离不哭,是父君对不起你”

抽抽搭搭地止住了泪,在他父君怀里,他又成了三百岁的阿离。

“父君,这些天你去哪了?”

“在昆仑虚”

“那你见到娘亲了吗?娘亲她...她不记得我们了,父君,娘亲她不是故意的,四舅舅问了阿离,阿离同意之后,折颜上神才给娘亲封了记忆,阿离不知道会这样....”

“不怪阿离,你做的很对,你娘亲忘了也好,定是阿离心疼她了,所以才同意的,父君不怪阿离”

“那我们同之前一样,去把娘亲追回来好不好”

没有正面回答这问题,他将阿离放置在床上,又转了话头。

“阿离,你喜欢娘亲吗?”

“自然是喜欢的”

“那墨渊上神呢?”

“也喜欢”

“阿离想待在天宫,还是想去昆仑虚?”

“阿离是要继承父君的储君位的,自然是要待在天宫里”

“若是阿离以后无需担责,你可还想留在天宫?”

“父君去哪,阿离就去哪”

揉了揉他梳的整整齐齐的总角,一如既往的温柔体贴,除了她以外,尽数给了眼前这个小团子。

“父君还需再忙一阵,等到忙完了,我们就一起去寻你娘亲好不好”

“好,可是父君要忙什么?”

“阿离也不喜欢天宫吧,父君去与天君协商,以后我们再也不来这了,阿离也不必继承天君位,不必日日忙于政务,我们可以去昆仑虚,整日陪着你娘亲,一直到她记起我们,这样可好?”

“嗯,那父君要忙多久,阿离就在庆云殿乖乖等你回来,我们到时一起去见娘亲”

“父君要忙多些时日,一时半刻无法脱身,父君谴伽云和天枢送你去昆仑虚,你先在那陪着你娘亲,不然她要是被由得忘记我们,被别人拐走了如何是好?”

“不会的,阿离一定日日都缠着她,她总归会记得我们的,阿离明日,不,今日就去昆仑虚,父君忙完了要快些回来”

眼眶发红,鼻头泛酸,眸中泪光在夜明珠照射下显得尤为夺目,夜华将阿离紧紧环着,长舒一气后,终归是平息下来。

“好,父君会尽快回来,你也不必日日缠着你娘亲,还有,不论你娘亲日后做了什么,你都不许恨她,只要她高兴就好”

“阿离怎么会恨娘亲,自然是希望她高高兴兴的”

“嗯,父君现在就去与天君协商,所以...”

话至一半,坐着的小团子突然站起身来,一双胖乎乎的小手紧勾着他父君脖颈处。

“阿离会在昆仑虚乖乖等父君回来,父君不要难过,你还有阿离,阿离会一直陪着你的。你答应阿离的事一定要做到,不然阿离会很难过的”

“好,父君一定说到做到....父君真的要走了”

“嗯,要早点回来”

出了庆云殿,径直寻了天君。两两相商,最终得了结论。阿离被送去了昆仑虚,曾经的天族储君,仅带着两千天兵天将,于战场厮杀。

北海一带,部落相杂冲突甚多,天族向来视其为心腹大患,却又难着手。

南荒邵银山有一上古凶兽,力比梼杌,数万年来霸占一方,天族神仙无法靠近,无来由失了一方领地。

鬼族势力不大,可却向来居心叵测,若水河畔一战有与翼族勾结之嫌,数万年后,终归有所一战。

.............

天族的隐患零零散散列了数十条,桩桩件件都刻在了夜华脑海,曾经这些棘手的问题他为其神伤良久,却也难得解决。如今,他以此为条件,换得天族小天孙,自由身。只求阿离能够心安。这储君位叫他受尽磨难,再不能叫阿离,活得如他一般。

云头上算不得浩浩荡荡,曾经的麾下将士军纪严明,无一人交头接耳。只是觉着有些对不住他们,本可以一人前往,只是此刻有伤在身,怕是凭一己之力无法达成目的,他们也才多大年纪,却要来陪他打这样的恶战....

落下云头就地扎营,即刻就发起冲势,敌军没有丝毫准备,溃不成军。都是曾经浴血奋战的麾下将士,掩护激进默契非常。无人晓得这一回打仗是为了什么,很是突然地接到军令,很是突然就跟着曾经在无妄海葬了六年又突然醒来的太子殿下出征....他们晓得的唯有一件,此战凶险!都是峥嵘男儿,既已从军,当不畏死,能被他们仰慕的太子殿下选定,更该是对他们能力的肯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壹妙阅读 5,231评论 9 25
  • (9)转机 南柯一梦,终归梦醒。看着此刻如犯了错一般呆愣站着的白浅,夜华觉得睡前桩桩似乎全是自己幻想。 厚厚的云层...
    壹妙阅读 1,405评论 0 6
  • 第一章自盘古一斧子开天辟地之后,各族之间战乱不断,如今还留下的远古神袛,有天上天君一家,青丘狐帝一家,十里桃林的折...
    拾光为阳阅读 2,841评论 25 34
  • 那些神秘的仪式感 活佛 活佛这个词是汉人编出来的,指藏传佛教里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转世的修行人。所以,更准确的说法是...
    Lucien孙兴淼阅读 233评论 0 0
  • 莫道秋来夏已去,残荷败柳,遍地黄叶。 远山望枫叶,飒飒若火烧。 眼前观月季,朵朵如精灵。 露水润青草,秋风起,白霜...
    天下第一LIU阅读 16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