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乐监狱

他是一个流浪为生,杀人为乐的恶人,这一天他刚刚杀完人,被刚巧路过的警察抓住,人赃俱获,法院内部审判却没有判他死刑,而是将他投到了极乐监狱,他听说过这里,这里只收像他一样无法被改造的罪犯,只听说有人进去,但从未听说有人出来过。

一路上在囚车里,他想象着极乐监狱的样子,一定是像十八层地狱一样,油锅、铡刀、渔网应有尽有,每日酷刑拷打,纵使双手沾染过无数性命的他也感觉如坠冰窟。

刚过正午,囚车缓缓减速停了下来,从车上被押下来的他却一愣,如同别墅群一般的建筑在他身前伫立,围墙不过两米来高,也并没有铁丝网和手持冲锋的武警,远远看去的“蓝白条们”也没有一点紧张的样子,全都神情惬意,不时饮一口手中的咖啡,全无囚犯的意思。

“这他妈是监狱?”

怀着这样的念头,他被押送进了极乐监狱右手间的第一间房,迎面而来的不是狱卒,而是一个医生,医生和蔼的对他一笑,“我看过你的医疗记录,你是稀少的RH阴性B型血,这是你的医疗登记卡,如果身体有任何方面的不适都可以用房间里的电话通知我的,稍等下,一会就会有人带你熟悉极乐这的一切的。”医生把他留在房间里就出去了,他这时才发现,押送他来的两名警察也已经离开了。

“兄弟你好啊,我叫李成虎,我看你小我几岁,叫我虎哥就行,走,虎哥带你在极乐这转转。”医生刚走不久,就进来了一个和他穿着同样囚服的犯人,只是比他看起来更加凶恶,更加老练。

“虎哥,你是犯啥事进来的。”边往出走他边向虎哥问道。

“你看,这边是训练房,我们的日常训练就在这里,那边是餐厅,饭菜还是不错的……”虎哥脸色一阴,并没有回答他,而是开始介绍起了极乐监狱,从虎哥口中他得知极乐监狱里一切应有尽有,每天和干部的退休生活基本一致,只是这里规定每个囚犯必须坚持每日锻炼,吃掉所有提供的食物,不准挑食,维持健康的身体。

“对了兄弟,你一定要重视这里的锻炼啊,你别看极乐看起来好出去,方圆百里都是没有人烟的,出去了也回不去,只有锻炼好身体,每年身体最健康的人都是可以离开这的,听说出去之后极乐还给安排挺不错的工作。”思维缜密的他听了虎哥的话却没有动心,却产生了一丝怀疑,毕竟与警察斗了那么多年的他知道,国家怎么会给穷凶恶极的犯人给如此好的待遇,就算真的有这样一说,为什么虎哥还会告诉他,虎哥就这么有自信不怕他努力锻炼后抢走他的名额吗?

虎哥最终把他领到了一个小别墅里面“楼上从东边数第三个房间是我的,其他的你随便挑一间住吧,记得把医疗卡放到床头,也不知道为啥,别的别墅都住着七八个人,就这个一直是我一个人住。”他和虎哥上了楼,挑了最东边的一间,路过虎哥房间的时候门是虚掩着的,透过缝隙他看到虎哥也是RH阴性B型血。

“走吧,快三点了,得去锻炼了,再过几天就该挑选身体好的人出狱了,我可想回家看看我老婆孩子跟没跟人跑了。”他跟着虎哥一路小跑到了训练房,训练房比一般的体育馆还大,已经有了不少人,所有人都非常认真的锻炼,个个都很健壮。

“别傻站着了,给,这是你这周的训练计划表,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敬业,悄悄盯着我们,每个人的训练计划都量身定制,练完刚好筋疲力尽。对了,训练计划一定要严格执行,不然会有很可怕的后果。”虎哥把训练计划表递给他,就呼哧呼哧的就开始练了起来。他大致看过训练计划后,就按照上边的练了起来,因为是第一次,全部练完后洗个澡出来已是六点多,天已经暗了,虎哥站在外面显然已经等了很久,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虎哥训练的时候并没有用全力。

“真他妈墨迹,都等你半个小时了,走吧,去吃饭。”到了餐厅,每人一份饭菜已经放在桌子上,还腾腾冒着热气,显然是刚刚放在桌子上。“吃吧,别看了,每次都这样,不论多晚过来饭菜都是热的,早一点过来你也看不到端菜的人。”虎哥看出了他的想法,解释道。

回到别墅躺在床上他却有一丝不安,他总感觉虎哥太过热情,也太过高兴“可能是因为快要出狱了吧。”他安慰自己,累了一天很快就睡了过去。他却不知道,在他睡过去之后,虎哥光着膀子洒了一身水打开了窗户吹风。

就这么愉快的过了几天,挑选出狱人选的日子也越来越近,虎哥每天都很开心,然而挑选出狱人选的前一天却发生了变故。

虎哥发烧了。

那么健壮的虎哥竟然发烧了,他微微诧异,心底升起了不安的感觉。

第二天,所有犯人都按别墅分列集合在训练房,虎哥因为发烧没过来,所以他这列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下面我挑选的人一会结束以后可以出狱。”依旧是那个医生,可是他感觉今天医生笑的有点阴冷,还有点怜悯的味道。

“你,一会可以出狱了。”走到他们别墅面前时,医生点到了他。

他意识到了事情不对,他根本称不上健壮,恐惧在心中蔓延。

所有人都离开了,算上他和医生只留下了6个人。

“你们先去二楼吧,换身衣服下来我送你们去工作单位,这次是给一个富豪当保镖。”他不想过去,却又没有拒绝的理由。

众人进入了电梯,电梯门闭上缓缓启动,可他却感觉到了身体轻飘飘的,“这是往下去的电梯!”众人中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他也意识了过来,想要做点什么,却感觉身体没有力量,眼皮无比沉重,睡了过去。

一阵剧痛传来,手脚上冰冷的束缚感助他加快了清醒,睁开眼,那个和蔼医生站在他面前,只不过脸上的和蔼变成了凶残和疯狂。

“诶呀,这么快就醒过来了,我还以为要多扎几刀呢,也好,我可不敢多浪费你的血,这可是珍贵的熊猫血啊,卖到黑市上可是一百毫升两万,哈哈哈哈。”他想说话,可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喉管已经不翼而飞。

“放心,你马上就要解脱了,我这就取下心脏交差。”他疯狂的想要扭动,却发现身体不听使唤,身体骨头几乎全部折断,眼前的医生拿着手术刀在自己胸口熟练的划着。

闭眼之前他看到一颗跳动着的心脏被装在箱子里拿了出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