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洁的月光

  她匆匆的抓了几下头发,就拿发圈扎起了,自从搬到这条巷子里来,她就这样匆忙的扎头发了,梳子也不需要了,看了看手机已经六点多了,下班路上在超市买的打折的蔬菜,在白色塑料袋里,静静地躺在凌乱的出租屋里。她好像是来了精神又突然没了精神似的,把袋子里的菜拿出来,开始做晚饭,在这陌生的城市,黑漆漆的小屋子里,她是焦虑的,内心是焦虑的,没人的时候,脸上也会显露出来。

这大概是七八个平方的屋子,巷子里这样的民房很多,大多数是两层楼,破旧的楼被房东隔成这样的小屋子,出租给她这样的异乡人,房租便宜,破旧也就理所应当了。

小小的屋子,厨房,卫生间,卧室,客厅都在内,进门,旁边摆着一张长桌,长年累月的油渍,桌子已经看不出来本来的颜色了,上面放着一个电磁炉,还有一些锅碗瓢盆,下面也塞满了杂物,一张小的四方桌,可以折叠的,这就是厨房和客厅了,就在这长桌旁边,用塑料板子隔了一个小地方,里面有个马桶,这就是卫生间了,没有热水,要洗澡只能烧了水,放盆里,洗澡成了麻烦的事,再往里,有个布帘子,后面就是一张床,墙上贴着墙纸,是很多小爱心围着一个大爱心,床尾桌子上放着台式电脑,屋子里,各个空隙都被塞满了东西,一个简易衣柜也歪歪倒倒。

她切好了菜,准备炒了,门开了,他回来了。

俩人也没说话,他直接进来,像是很累一样倒在床上,“累死了!”

“饿了吧,你把电饭煲按一下,我米泡着的,按一下就可以了,我菜炒好就可以吃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