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流水线上的人生》第02章 嫁人的宿命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    录|流水线上的人生

上一章|自命不凡的资本


文/逆旅飞扬

孟竹走得很快,她不想等谁。

这里是市区,创华厂有一栋厂房和一栋行政楼,厂房宽广,行政楼高耸,在这一带,它属于口碑不错的工厂。

从厂房到宿舍大约要走十多分钟,中间要经过三个红绿灯,如果遇到下班高峰期,车多人多的,就要走二十多分钟。这个点,人还不多,孟竹很快便到了宿舍大门口。

宿舍楼一共有9栋。从大铁门走进来,左边是一、二栋,右边是三、四栋,另有4栋在三、四栋的后面,这8栋每栋8层,每层12个房间, 没有电梯。第9栋正对大铁门,在最里面,很高大上,有电梯,住的全是有规格的人。

虽然宿舍楼有些年月了,但干净整洁,特别是自己那小窝,钻进去,全身心放松,满满的舒适和踏实,孟竹最爱这种感觉。

孟竹住在四栋五楼最右边的512。宿舍一共五张高低床,靠门这边并排两张,正对门并排三张,每个人的床是四面床帘,封得严严实实的。南边是洗手间和阳台,北边的大窗户下,摆着宿舍里唯一的一张桌子,桌子两边放着大家的水桶、脸盆及行李箱等。除此之外,宿舍里只剩下一条窄窄的人行通道。

孟竹睡在正对门口中间那张床的上铺,她在自己的床尾放了一个三块木板订起来的简易书桌,睡觉的时候,脚就伸到桌子底。但凡有空,她就拉上床帘,趴在桌子上看书。

宿舍还没有人,下个早班,难得清静。孟竹把外卖放在桌子上,赶紧去楼下的水房提热水,准备先冲凉。她要赶在其他室友回来之前,否则,人多了,指不定什么时候能够冲上凉。

热水房在四栋的正对面,下楼便到。这时候没什么人,不用排队,孟竹很快就接了大半桶热水,越歇越重,索性一口气拎到五楼。

冲完凉吃饭。刚吃几口,曾真喜滋滋的跑过来,她想找孟竹逛街。

曾真,小巧玲珑天真烂漫的湖南妹子,爱笑爱玩,她是孟竹在这家工厂里最铁杆的玩伴,无论逛街还是有好的去处,或者漫无目的的闲逛,每回必定来叫上孟竹,哪怕被拒绝,下次照样乐呵呵的来约。

这要搁在以前,下早班,孟竹肯定会出去闲逛,早早的窝在宿舍里多没劲。但是,现在,对孟竹而言,时间太宝贵了,她必须抓紧每一分每一秒。

孟竹说,已经冲完凉了,不想出去,想早点睡。她要充分利用休息时间,啃高等数学。没有人知道她在学习,她也不想让人知道。已经25岁了,这么大一把年纪,别人都在忙着养家,养孩子,她不仅孤家寡人,还想着读书。她也觉得自己不可理喻。

曾真手舞足蹈的嘲讽几句,欢快着跑去约其他人。瞅着她调皮的模样,孟竹发自心底的微笑,好生羡慕,羡慕她的没心没肺。

曾真的老家在山区,家境虽一般,但自给自足,吃穿不愁。她有一个哥哥,兄妹两人都在外打工,父母不要求他们寄钱回去,过年回家也什么都不让他们买,挣的钱自己花就行。父母对他们唯一的要求就是好好照顾自己,开开心心过日子。父母的豁达,造就曾真的乐观率真。对曾真而言,在外打工玩耍几年,回到老家,找个人嫁了,相夫教子,就是她的人生。

晚上八点,宿舍很吵,舍友们大都回了。孟竹来这家工厂差不多两年时间,去年原宿舍楼整修,她才搬到这间宿舍,宿舍里没有人跟她一条拉上。

睡在五个下铺的舍友,都是这的老人,最晚来的,都来七年了。她们有个习惯,每日回到宿舍,放下东西,第一件事便是打开收音机,好像是在互相炫耀着:我也是有收音机的人。后来住进来的舍友,也顺延了这个习惯。因此,每日宿舍里除了说话聊天的声音,还有好几台收音机的此起彼伏。

孟竹也有收音机,为了能够专心的看书,她总会把收音机调到粤语频道,音量放大,因为听不懂粤语,所以它能有效的屏蔽噪音。

孟竹很少跟舍友们聊天,不在一条拉,没什么可聊的,聊其它的,又说不到一块去,年龄大了,都有自己的小天地,很难主动去融入别人的圈子。不过,看书闷的时候,孟竹也会躺在床上静静的听她们聊天。

睡在下铺的韩羽已经结婚多年,没有小孩,她偶尔会提一下老公,但有关孩子的话题从来不说。按理说,结婚了就会到外面租房住,但她一直住在宿舍。她皮肤白白的,没什么血色,大概是化妆品和加班浸出来的。她长相和身材还算不错,吃穿讲究,举手投足自带傲骨。

睡在孟竹右边床位下铺的张姐,年龄最大,嗓门也最大,粗狂有磁性。她有两个小孩,都在老家上学,公公婆婆照顾着。她老公也在这里上班,为了省钱,没有去外面租房住。平时,除了冲凉和睡觉,她很少呆在宿舍,都在老公宿舍呆着,她说那边人少地方大。

睡在孟竹左边床位下铺的程艳,年龄也不小,她同睡在她对面下铺的张小姝一样,来这家工厂十年有余,两人正愁嫁。

程艳话不多,孟竹见她,总在收拾,要么是自己,要么是床和衣服。她最爱捯饬的,是她稀疏的头发。她脱发很厉害,每次洗头,脸盆都是黑黑的一片,抓起一大把。用了各种方法仍然不见改善,看了中医以后,只能控制不掉,但长新发,几乎是不可能的了。她说,那是前几年上夜班太频繁造的孽。

张小姝跟韩羽是一条拉上的,两人天天叽叽喳喳的,说得最多的就是男人。在这里,最缺的,就是男人。全厂几千人,95%以上的女工,放眼望去,几乎看不到男人。所以,像程艳和张小姝这样,年龄到了,却还没有男朋友的,比比皆是。孟竹有时候会拿这个安慰自己,似乎自己的25岁,还可以凑合着多混几年。

无非是嫁人生子跟着老公过日子,或许嫁人了就没自己了。所以,晚一点好。

暂时做自己。好好学习,让自己变得更好。

今年年初的某一天,孟竹在街上闲逛,有人递给她一张宣传单,她顺手接过来,无意间瞄了下。这是一张教育机构成人教育的宣传单,孟竹越看越有兴致,看完便有了想法。

她要参加自学考试。

孟竹觉得,自学考试很适合自己,它没有入学门槛,没有时间限制,不需要辞去工作,只要自己努力,通过全部课程,便可以申请毕业证书。她没有所谓的大学梦,只是觉得,有了那纸文凭,自己可以更好,有机会找个好工作,拿多多的钞票。

那天之后,脑子里回响着这个想法,孟竹走路都会不由自主的笑笑。真的很大胆,简直是不可思议,自己1996初中毕业以后,到今年已整整九年了,除了闲暇时看看小说,基本没学过什么,重新拿起书本来学习,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但努力试试又何妨,万一成了呢?孟竹这样给自己鼓劲。

新生报考是在7月份,虽然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但孟竹知道的太少,所以需要早做准备。

真正开始了,她才体会到困难重重。

首先需要选择专业。孟竹发现,几乎所有的专业,在专科阶段,或者要考高等数学,或者要考英语。本科阶段全部专业都要考英语,本科太遥远,孟竹压根都没考虑。

读初中时,孟竹的学习成绩还算不错,除了英语始终在及格线上下徘徊以外,其它科目学得还挺好。她在自考书店翻了翻厚厚的英语教材,看着陌生的英语单词,立刻在心里排除了所有包含英语的专业。然后她买了一本高等数学,打算硬着头皮开啃。

第一次捧着教材,孟竹觉着很亲切,好像回到了学生时代。翻看第一页,立刻觉着不亲切了,懵了,一张表格里,摆放着需要用的数学符号,没一个会认。

孟竹把这张表格抄下来,贴墙上,前面符号后面是它代表的含义。即便如此,一段时间之后,她还是傻傻分不清。但报名还早,她需要给自己一些时间来适应和克服。

有了这个计划以后,每天晚上,无论加班多晚,孟竹都会抽出时间学习,哪怕一小会,也要坚持不懈怠。而周末,更是力所能及的,全利用上了。

未完待续。


目    录|流水线上的人生

下一章|从此,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第一次尝试写连载,根据个人经历改编,一来练笔,二来怀念过去,勉励未来。如有不妥之处,欢迎简友指正,谢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