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二十三章 人生岔路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爱的俘虏

全章目录


真心相爱的人真是幸福啊!连分别都美的让人羡慕。望着这对有情人难舍难分的场面,小普心中又是一阵悲凉。一想起自己遇到的那个骗子人渣,简直就是穿肠毒药。她的心一阵一阵地纠着疼痛,痛到恶心反胃,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依依如绽放的百合花,摇曳在甜蜜的爱里,温润如玉般美好。所有的委屈和难过,统统都在今天释怀。得到爱情滋润的她,显得更加美丽动人。

她轻盈灵动,像只蝴蝶般来到小普身边,整个人由内而外散发着青春的活力。绰约处子的漫妙身材记录着生命的美好,白嫩如霜的脸庞泛着粉红的光彩,微翘的嘴角按奈着心中的欢喜。

内敛的她尽量不让自己在失意的小普面前显出得意,她的骨子里散发着无法掩藏的美好。

依依这两天在医院,公司,家里来回奔走。她实在太忙了,无暇顾及家里的卫生。现在终于有空,她一边同小普聊天,一边搞清洁。

“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依依用力地拖着地板,示意坐在沙发上的小普抬一下脚。

“还了公司的钱,好好上班,努力赚钱,其它的要看造化了。”小普瞅着电视,表情呆滞。

“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你要生下他吗?”依依拄着拖把,定定地望着小普,等着小普说出真实的想法。

“你认为还有留下来的必要吗?再说我吃了这么多安睡药,这个孩子既使能存活下来,估计生出来也是个迷混蛋。”小普望着柜子上的小猫储钱罐,心痛又无奈的样子。

“哦,那意思就是不要了?”依依拿着摇控器调低了电视音量,以便站在远处也能听到小普的声音。

“这个星期天,你陪我去把他打掉算了。”小普语气坚决,没有一丝拖泥带水,眼里充满了仇恨。

"哦,你身体现在还没彻底康复,迟些日子再说吧。把身体搞坏了,一切都完了。”依依伤感地望着小普。

拖完地,依依将洗干净的抹布递给小普,希望通过劳动来缓解她的痛苦。依依开始做饭去了。她想快点吃了饭,下午赶紧去上班。这些天老是请假,老板的脸色都不好看了,再不去上班恐怕要丢了饭碗。

下午两点,依依和小普一起出门,分别向各自的公司赶去。

小普这段时间精神状态很不好,工作一点动力也没有。她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业绩大不如前。她还挪用了公款,自己心情不好,又和同事发脾气吵架。

小普的遭遇成了整间公司茶余饭后的谈资。大多数的人并不可怜她,反而觉得她活该,自作自受。因为以前吾康送她来上班,她总是要等公司门口人多的时候才下车,巴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找了个有钱男友。她每去一处吃饭都要发个朋友圈晒给大家看,小礼物排成圈圈等人点赞。现在落得这种下场,也难怪大家看热闹。

小普本以为还了公司的钱就可以万事大吉了,没想到她这才几天没去上班,自己的职位就已经被新人代替。

小普曾经是领导眼里的红人。现在却突然被打入冷宫,她很不服气。当众撒泼,气愤地去找顶头上司询问缘由。因为心情不好,出言不逊,三言两语竟和领导吵了起来。得罪了大B0SS,自然没有好下场。

小普的冲动和鲁莽换来的是一张理由充足的辞退通知书。她无奈地去财会部结清了之前的工资,灰溜溜地离开了这间曾经赋于她梦想和希望的公司。

捏在手里的4500元成了小普在这座城市生活下来的全部支柱。陈嘉豪和依依两人借给她的钱都还没有还上,眼下却把工作给弄丢了。那张被渣男刷爆了的银行卡,还等着她还款。要解决掉肚里的这个累赘,也需要一笔钱。

一切的一切都要把她逼疯,人倒霉起来总是会更加倒霉。“祸不单行”这个词语到了小普这里,已升级为“祸成串行。”

小普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回走,满大街的人似乎都比她过得好。就连那个又胖又丑的姑娘,也正被一个男孩牵着手走向精品店。一个个走在时尚前沿的姑娘,正随心所欲地购买着自己想要的物品。而她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将要认真地计算,该怎么合理利用这仅有的4500元。

如果去医院做人流,可能最少也得休息一个月,自然是没有收入了。如果想马上去上班,也还得重新寻找到工作才行。小普陷入了深深的迷惘中。

小普最近一直胃口不好,总想吃点有味道的东西。她很想去饭店里吃顿麻辣火锅,然而这并不高的要求,对现在的她来说,却成了奢望。以前每次领到工资,她都要好好犒赏自己一顿。可现在手里这点钱却要派上很多用场,她只好向超市走去。

货架上的货物琳琅满目,小普却只选了五袋麻辣无穷鸡翅,两袋盐焗花生。她落寞地走向收银台。

走出超市,门口站着一个香气浓郁的女子。她招手向小普打招呼。

“呦,你也来这里购物呀!”这女子戴着墨镜,手里提着名牌包包,打扮时尚又前卫。一看就知道是个有钱人。

“呃,你认识我吗?”小普有些惊讶,情不自禁地瞪大了眼睛。好象在哪里见过此人,但一时半会却又理不出个头绪来。

“你是依依的好朋友小普吧?我是陈嘉豪的表妹黄华溢,说起来我们还算是校友呢!”黄华溢妩媚地扭了一下细腰,娇里娇气地做着自我介绍。

“哦,怪不得觉着有点眼熟。”小普心里很纳闷,这个有钱人家的大小姐,怎么会主动和自己打招呼呢?小普刻意地收了收腹,挺了挺胸,拿着鸡翅的手不自然地背向身后。

“我表哥最近常上你们那儿玩吧?”黄华溢古灵精怪地转着眼珠子,上下打量着面容憔悴的小普。

“那是他和依依的事,和你我有什么关系呀?”望着黄华溢手里的宝马车钥匙,小普气不打一处来。她又想起了那个可恶的骗子吾康,一阵酸水又反了上来。她感到头晕目眩,只想快点离开此地。

“看你脸色不太好,你身体不舒服吗?我送你回去吧。"黄华溢一脸真诚的样子。

小普望着停在路边的红色宝马,心里充满了憎恨,但身体却疲累地想找个东西靠靠。不知以后何时才有机会再坐上一次宝马,想想又有些难过,那就再借一次光吧。她虚弱无力,垂着头跟在黄华溢身后,上了她的车。

“你知道我住哪儿吗?”小普出神地望着黄华溢耳朵上那七颗彩钻耳钉。

“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你们住几号房。加我微信吧,以后你和我就是朋友了。有机会一起出来喝杯酒。”黄华溢打开自己的微信,让小普扫码加她为好友。

小普想都没有想过自己竟然能和陈嘉豪的表妹拉上关系。以前黄华溢可是学校里的风流人物,她是那么嚣张,那么高傲无边。今天她又怎么看得起同一个和她身份悬殊的人做朋友呢?这事怎么想都让人觉得有些古怪。这一天的经历真是太戏剧化了,但不管怎样,能和这样的千金大小姐做朋友,她还是觉得有些得意。

小普一下车又恶心地吐了起来,吐完后她拖着无力的双腿艰难的向住处走去。依依已买好菜在家里等她回来。

小普正想把碰见黄华溢的事讲给依依听,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因为她知道黄华溢曾经百般叼难依依,这个时候她却和黄华溢交了朋友,这不是明摆着要和依依反目吗。唉!还是先别让依依知道这件事为好,免得大家闹得不开心。

知道小普突然失去了工作,依依也很是同情,但她觉得这个结局并不意外。她明白,这就是社会。公司是不养闲人的,一个人要想在公司立足,就必须创造出应有的,甚至更大的价值,不然随时都有出局的可能。奈何你曾经多么出色,领导要的是你今天的业绩。

“依依,你说我该怎么办呀?这绳怎么就从细处断了呢?”小普一脸委屈,带着哭腔。

“别怕,暂时失业而已,我养你。等你生完孩子,找到工作了,你来养我,让我也好好休息一下。”依依一边洗菜,一边宽慰小普。

“你哪需要我养,你已经找到陈嘉豪这个长期饭票了。以后就算你失业,也不用发愁啦。”她眼神哀怨。

“人呀,千万别把希望建立在别人身上,尤其是男人身上。我还是觉得靠自己稳当。”依依正要铲菜出锅。手机又响了,当她将菜铲入盘中,那边却已挂了电话。

屏幕又闪了一下,原来是陈嘉豪见她不接电话,又发微信过来。

陈嘉豪明天过生日。他在提醒依依明天晚上要陪他一起庆祝。想起卡上的密码,却没有记住他的生日。依依不由得对陈嘉豪生出一份愧疚。

“明天你想在哪儿庆祝?”依依发微信问陈嘉豪。

“在我家,我们两人共进烛光晚餐。”

“就我和你?不请其他人吗?”

“是的,今年我谁都不请。只要你来,胜过全世界狂欢。”

陈嘉豪发过来一个搞笑版的求抱抱图片,依依被逗得忍不住笑出声来。


第二十四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