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行走我们"追"什么

这些年我们一起“追”的教育行走,“追”的什么?今年怎么“追”?两位发起人有话要说,6月20日晚八点,关注直播间,一起来“追”……

看到娇娇发这条消息的时候,不知有多少人心里唤起了涟漪?陷入了沉思?

很多参加过教育行走的朋友,都说自己在教育行走现场,像个小火山一样爆发。说自己实现了很多第1次。说想都不敢想,原来自己可以如此优秀?

很多朋友参加过了,还想再参加。

今年当刀哥发出行走信号时,很多人便期待着营员招募信息的推送。有好几个老师私信给我,询问着征召信息何时推送?说已经备好了教育随笔,一直担心错过报名信息。

为什么教育行走如此让大家喜欢呢?我想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答案,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每个人也都有每个人特别的点。

作为教育行走的两位发起人——张文质和谢云老师,他们会怎么解密教育行走?6月20日,又一个周日,是教育行走直播专栏播出的日子,也是一年一度的父亲节。两位中年父亲,两位发起人,会分享什么内容呢?在他们的眼里,这些年大家在追着教育行走,究竟是追什么?

今年疫情防控仍然不可松懈,但有一点比较好的是,很多教师都已经打好了疫苗。我的健康码不只是绿码,还有了金色的加持,这表示我已经打好了完整的两剂疫苗,成为群体免疫的一员。我想还有很多老师跟我一样。这应该是一个比较好的消息。

当学校通知所有老师打疫苗的时候,我就特别期待着今年的线下教育行走。觉得成行的概率非常高。

当知道张老师和刀哥已经在对接线下教育行走,当刀哥发出指令——今年仍然有人赞助近百名的乡村教师,当接到任务——确定一下"教育行走一起写吧"挑战成功者和教育行走一些资深志愿者名额,我觉得线下教育行走实打实地来到了,欣喜了好几天。

后来,安徽和辽宁爆发了疫情。再后来,广东又爆发疫情。尽管我们相信,这些地方的疫情都处于可控状态,要不了多少时间,就会消除警报。但是,接下来还会不会有哪里突然爆发,谁也说不准。

尽管我比任何人都希望线下教育行走顺利举行,尽管我已经对踏上上海和平双语学校期待了两年,但在防疫和生命健康面前,就算再扎心的决定,我也会接受。

今年线下教育行走如果能如期举行,那是最好不过的事了。就算最终决定只能开展线上教育行走,我也是很期待的。

在好几个月前,闲聊时,张文质老师曾说过,就算今年只能线上教育行走,也会有不一样的状态,有不一样的课程设计。

随着教育行走法定日越来越接近,大家更加想知道确切的消息。6月20日,本周日,在父亲节这天,相信在教育行走直播间,张老师和刀哥应该会给大家一个比较明确的答复。

这么多年,我不管有没有在教育行走现场,都深度地参与每一届的教育行走。见证着教育行走的精彩,见证着每个行走美仁的变化,也一直在探寻着教育行走的能量源,写了不少相关的文字。

教育行走我们"追"什么?张老师和刀哥对教育行走的本质会有怎样的思考?两位发起人会带给大家什么样的触动?

特别期待他们两位在6月20日的对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