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般青年餐厅》(6)

二般青年餐厅项目众筹成功,全班40多人,弄了16万,加上张家伟的21万,一共37万,钱到账了,张家伟就和了缘大师开始寻找开店的地方。

了缘大师先给张家伟推荐了一个70平米的二手店,原先开的是袁记肉夹馍连锁,店面重新装修过,老板开了不到半年,发现生意不好,就打算以20万价格整体转让。小店内部装修看着不错,干净整洁,但营业面积还是有点小了,20万的转让费好像也有点贵,张家伟实地考察后直接摇头,说是不能生意还没有开张就背上20万的包袱。张家伟否决的理由听着勉强有点道理,了缘大师也就没有坚持己见,心想张家伟虽然是做生意的新手,但成本意识还是挺强的,现在张家伟是二般青年餐厅的唯一大股东,说到最后还是要由他拍板,想着应该先把张家伟的心理底价问清楚,免得像没头苍蝇到处去看。从袁记肉夹馍连锁店出来,了缘大师问张家伟道,

“家伟,你给我交个底,租店面你准备花多少钱?我手里还有一家没有装修过的店面资料,400平米,位置和环境都比较好,在前进路上,区人民政府附近,只是租金有点贵,一年16万,要不要现在过去看看?"

“算了,一年租金16万,还是没有装修过的,也太贵了,一个装修好的店面,租金上我也不准备超过总资金量的三分之一,也就是12万左右吧。”

张家伟给出的心理底价有点出乎了缘大师的预料,了缘大师刚才还热腾腾的心一下子就凉了,

"那,只有你家附近,之前你给我说的阳光商贸街的那家了,上下二层,100平米左右,一年租金2万,但周围环境太差,已经被@秦家大娘否决过了。”

“阳光商贸街的那家店面,二层楼,我花5-6万先装修一层,等开张后达到收支平衡,我再花10万把二层精装修,加上2万租金,18万搞定所有的事情,留了19万作为备用金,这生意应该可以做下去。@秦家大娘虽然否决了在这里开店,但那是她的生意经,我有我的套路,我看就定这家吧,也不用到处去看了,浪费大家的时间。”

“你现在是二般青年餐厅的老板,你定哪里就哪里,我没有意见。现在店面定下来了,你去找@官家帮你注册一家小微公司吧,这是最先需要办理的事情,有了餐厅营业执照才可以去和房东签合同。”

张家伟和了缘大师分手后,直接就给网上人称@官家的牛主任打电话,

“牛主任,我张家伟啊,现在你在单位吗?我找你帮我办点事情。”

“我知道你找我办什么事情,你下午过来,我让秘书带你去办。”

牛主任是区政府的官员,正好主管工商管理这摊工作,高中的时候就是张家伟的好朋友,几十年的交情,他也在微信同学群里,只是碍于国家对公务员的纪律,平时在群里基本都是潜水状态,没有参与二般青年餐厅的众筹,但也知道张家伟最近弄的那些事情。没有多和张家伟废话,二人就约定了办理二般青年餐厅营业执照的事情。

下午,张家伟如约去找牛主任,牛主任有会要开,和张家伟打了一个招呼,就让秘书带着张家伟去办理开餐馆的各种手续,熟人好办事,这话一点不假,这社会就是你帮帮我,我帮帮你的办事逻辑,只花了一个下午,张家伟就办好了所有手续,拿到了营业执照。在办公室等到牛主任开完会回来,张家伟邀牛主任晚上一起去吃饭,牛主任笑着摆摆手,说道,

“家伟,你不用和我客气,我让秘书带你去办个营业执照,也是顺手的事情,今天我没有提前和你嫂子打招呼,晚饭我得回家吃,不然你嫂子会发脾气的。”

“如果只是为了感谢你帮忙,我们就改天约,二般青年餐厅马上就要开张了,你也知道我是做生意的新手,没有任何开餐馆的经验,我是想趁着你今晚没有什么安排,抓你给我出出主意,嫂子那里,我现在就打电话替你请假,她要怪就怪我,改天我上门给她赔罪。”

张家伟说话间,就拿着手机给牛主任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向牛夫人说明情况,算是替牛主任告了假。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牛主任只得跟着张家伟上了他的车,张家伟顺道接上了缘大师,三个人一起向西安城区赶。

“家伟,就我们三个人,你不用带我去酒店,我知道一个叫久味熊家的私房菜馆,挺有特色的,我建议你去看看,借鉴一下,以后可以开一家类似性质的餐馆。”

主随客便,张家伟按照牛主任的指点把车开到西安城墙附近的顺城巷,七拐八拐地找到了那个久味熊家,餐馆开在一所民宿里,走过窄窄的楼梯,他们上到二楼,找了一个临窗的包间坐下,有伙计很快过来招呼,

“牛大哥,您带了二个朋友过来啊,今儿喝点什么,还是六年西凤吗?”

牛主任和店里的伙计很熟,估计常来,

“今天不喝白酒了,你们的一锅闷配啤酒喝也很舒服,先拿一扎青岛啤酒,对了,家伟开车,你不能喝酒,这里的鲜榨果汁不错,给来上一大杯,其他的老规矩。”

这时的西安城已经华灯初上,小店窗外正对着西安古城墙,加上夜空一轮淡淡的新月,三个好友围炉夜话,倒是别有一番情趣。

“这家店就一个主打菜名叫一锅闷,味道很好,也不用客人在点菜上花心思,进门就吃,我因为喜欢这种简单粗旷的风格,所以经常过来,算是这家店的老主顾了。”

一锅闷还真是名副其实,伙计端上来一个大铁锅放在餐桌的架子上,打开锅盖,张家伟看到满满的一锅肉,牛蛙猪蹄排骨都煮在同一铁锅里,浓浓的酱香肉香随着锅盖的打开飘满了整个房间,让人顿时食欲大开,再喝点啤酒,真有大快朵颐的舒爽感。酒过三巡,菜也吃得差不多了,张家伟对已经喝嗨的牛主任说道,

“牛主任见多识广,你来做我们二般青年餐厅的顾问吧,我给你20%的干股分红,怎么样?”

“我说过帮你一是我们的情分,二也不违反规定,现在国家经济在艰难的转型期,总理发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给像你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免税免费,你开餐馆是响应总理号召的好事,我看你在微信群里说以后还想办二般青年养老酒店,这是帮助政府解决社会养老的大好事,更是受政府扶持的项目,我支持还来不及呢,你们二般青年餐厅现在是起步阶段,我不能顺手帮了点忙就白拿你的股份,这也不合规矩,更不是我这个党员干部能干出来的事情,以后这话就别在我面前提了,不然我以后怎么去你店里玩啊,你只要把二般青年餐厅做好,以后我带朋友过去吃饭别给我丢面子,就算我没有看错你了。”

“好,老牛够意思,有你今天这句话,我张家伟一定好好干,争取把二般青年养老酒店这件事情也办成,了缘大师,我们一起再敬牛主任一杯。”

三个人正喝得高兴,张家伟的手机铃突然响起来,张家伟一看是水上漂江大川的电话,面前都是同学,张家伟也不避讳,拿起手机就接了,

“家伟,听说你那不省心的小姨子讹了你50万,你现在手头紧了吧,不如我掏一半钱,我们俩合伙开二般青年餐厅,你还是老大,我来做你的CEO,怎么样?”

张家伟没有吭声,用眼睛瞄了一眼了缘大师,干脆把手机调到免提模式,另一头的江大川以为张家伟在考虑他的提议,继续毛遂自荐地说道,

“了缘大师的材料+调料包模式行不通,开餐馆最重要的是菜品的味道,哪有不请大厨的道理,再说酒水在餐饮业利润是最大的,怎么能放弃做酒水生意呢,我认识做酒的,有渠道搞到批发价的酒水,你让我来做二般青年餐厅的CEO,肯定不会亏损的,家伟,你在听吗?你考虑一下我的提议。”

江大川的话让一旁坐着的了缘大师听得一会儿脸白一会儿脸红。张家伟关了免提模式,想了一下,给江大川回话道,

“大川,你想出资的事情你也不早点说,我今天下午已经去老牛那里把餐馆的营业执照办了,出资方只写了我一个人,现在也没有办法再加你进来了,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如果白天空闲时间多,你来给我们做店长看店,你说咋弄就咋弄,还是让了缘大师仍旧挂个CEO的名,有事情你们师徒也可以互相商量商量。”

那边的江大川听张家伟这样安排,有点失望,

“算了吧,我白天也要上班,还是做我的饭票股东吧,这事情,你也别和我师傅提了。”

等张家伟放下手机,牛主任拍了拍身边不爽的了缘大师,

“你这徒弟不错啊,也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和你抢二般青年餐厅的CEO了。”

“这小子就是跟我在九鼎新材的股票上赚了钱嘚瑟呢,凭他那点道行,我不提点着他,我敢打赌只要江大川还在股市里玩,不用二年都会再赔进去的。”了缘大师为刚才的尴尬辩解道。

“别看家伟以前没有做过生意,刚才的应对却很老道,以我多年的观察,餐馆这种小生意,和人合伙做必败,一定要独资经营,才能有效地把控经营的方向,打造稳定的文化氛围,这是很重要的。家伟,我现在更看好你了,加油!”

牛主任拿起啤酒瓶喝了一大口酒后,点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