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文招亲——【陌上烬染·千年结】01.比文招亲始收信

比文招亲专题投稿
简书接龙客栈第二期活动
【陌上烬染·千年结】

组内成员:G小妞老猫solo录人赵字儿


总目录

故事开篇序
老板一鸣在许多年前收养了孤女拓桑后,拓桑的性子就像极了一鸣,粗汉子,虽然说拓桑是个女子,但是打小就被一鸣带着,身边也没个温柔女子,所以啊,拓桑就变成了实实在在的粗汉子,老是和客栈的一群妖魔鬼怪玩在一起。
转眼,拓桑已长大成人,是时候该出嫁了,可是如此粗汉子的性格,又怎会有男子喜欢上?就如接龙客栈山下的官员胖达的儿子阿板,原本他们两个,一个你未娶,我未嫁的,可以撮合在一起,谁想他们两个像兄弟一样,整天黏在一起玩耍,这不,这天,阿板来找拓桑,说一起去游历……
“桑桑,阿板,记得在后天回来啊,那天给你们俩安排了比文招亲呢!”一鸣在门口对着出门的两个人叫道。
“知道啦,父亲。”拓桑还扮了个鬼脸。
谁知两天后,拓桑和阿板都没有回来,接龙客栈倒是接到了一封匿名信……

“桑桑,你什么时候来我家看猫啊?”

“明日吧!”

第二天,拓桑一早就躲在门后,听脚步声一点一点靠近,待约摸着阿板走到门前时,猛地跳出来“吓!”看着阿板大惊失色,忍不住哈哈大笑。

阿板倒也不恼,跟着她一起笑起来,边笑边递给她手里的水信玄饼,“喏,你最喜欢的蜜渍樱花水信玄饼。去我家看猫吧!”

拓桑便跟着阿板去山下,阿板的家就在那里。

甜的刚刚好的玄饼,百说不厌的烂白话,有时候看着身旁臭屁的阿板,拓桑总有一种永远也不过如此的感觉。

而今,拓桑躲在大牢的角落里,无数次回想起曾经屡试不爽的游戏,只不过这次是战战兢兢,唯恐脚步声响起。

看着身边那个。曾被自己躲在门后吓一跳的人,拓桑一阵懊恼,陷入了回忆。

不过是一天半的功夫,一切都变了。

若是时间能够倒流,哪怕一天时间,也要快快的回到父亲一鸣的身边,乖乖的听从父亲安排。

两天前,听到父亲说要给自己比文招亲,心里很是抵触,总觉得自己还是那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想要长长久久的陪在父亲身边,怎么转眼,父亲就急着把自己嫁出去了?

下午和阿板去山下玩,像以往每次那样,阿板一路兴高采烈的说着什么,连桑桑应付性的点头都没有注意到。

阿板家的大管家不远不近的跟着,许是怕他们出意外。

桑桑心想:既然这么担心我们,为何还要安排招亲,分明知道我们一点都不乐意。

越想越气,桑桑忍不住打了阿板这个傻子一下,“父亲要给我们安排比文招亲,你就不担心吗?”

“担心!我……我怕……我……”阿板吞吞吐吐。

阿板的话还没有说完,管家已经来到他们身边:“桑桑,阿板,虽然惋惜你们没有感受过大自然的美好,但是你们父亲的安排倒也让你们生活安定,也不错啊。”

管家的来由也是奇特,那天一鸣在闹市之中闲逛,正优哉游哉的走着,就看见人群在一个角落围的里三层外三层,里面还不时传出惊呼和人群的笑声。

一鸣本就是一个喜欢猎奇热闹之人,分开人群,探头看去,原来是一个游方的乞丐。

那乞丐虽是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可谈吐不凡,嘴里的新奇故事一个接一个的往外蹦,加上双手惟妙惟肖的比划着,他脸前的小碗里的铜钱,是越来越多!

一鸣摸着下巴,看着碗里的铜钱被他收走了一次又一次,只这一会的功夫,这乞丐的收入就不知道比普通的乞丐收入多了多少,一鸣心中暗想:“这要是找到自己的客栈来,做一个能说会道的管家,那自己客栈的钱还不像流水一般的进?”

一鸣等着人群渐渐散去,赶忙一把把他带到了僻静的角落,看着他茫然的眼神,带着有些施舍的口吻说:“我看你谈吐不错,办事利索,这行乞也不是个办法,你到我客栈里来当管家,我每个月给你,二……不,五两银子!”一鸣怕他嫌少,连忙改口,边说边抓着拽着他的衣袖。

“啊?五两?这……这……多谢老爷!多谢掌柜!”这乞丐确实机灵,狂喜之下,还不忘改口称呼,一鸣更加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

说来也怪,这管家到了一鸣的客栈后,这一鸣的生意真的可称得上是日进斗金,不光客房住的满满当当,连楼下吃饭的人,都被他肚子里的奇闻异事所吸引,仅仅一年,一鸣就给他提了大管家,这工钱,也就翻了一倍!

而管家对于拓桑来说,也和旅馆里其他呆板规矩的人或是妖魔鬼怪不同。

他平时给拓桑和阿板不光讲着惊心动魄的故事,还教着他们做很多外地特有的游戏,而桑桑和阿板在他口中听到最多的是云南。

管家说起云南的故事的时候,总是把那里描绘成一个山清水秀的世外桃源,让桑桑和阿板每次听了都吵着管家要去,而管家总是用年龄太小作托词。

也许管家觉得拓桑以后会忘记这件事,可桑桑和阿板都记得清楚,自从他们听说了父亲要给自己招亲,他们就知道,自己是彻底的长大了,可以完成当年的愿望了!

所谓幸福,就是客栈里每一个琐碎又平常的日子

“阿板,我不要比文招亲,我才不要嫁人呢,我决定偷偷逃出去。”桑桑趴在阿板耳边偷偷的说。

“啊,你要……”阿板还没有说完,桑桑就赶忙捂住了他的嘴。随后,用眼神看了看管家,将阿板又拉远了一些,示意阿板不要让管家听到。

“桑桑,你走了我怎么办啊?”

“我哪管的了你,反正我不要招亲。”

“那我跟你一起走,你不让我去,我就去告密。”

“那好吧。但是路上必须听我的。”

“嗯嗯嗯。只要跟你在一起就好。那我们回去收拾收拾。告诉父亲我们不要招亲,要出去玩。”阿板像孩子一般知足猛点头。

“你猪啊,你告诉了父亲不招亲我们还出得去吗。”

“那怎么办说啊。”

“阿板,我们就说我们要趁着招亲以前好好逛逛,要不以后都没有机会一起出去玩了。”

说完,两人就朝着家走去,打算回去招呼声就出发。

不远处,管家看着桑桑和阿板窃窃私语,脸上出现了一闪而过的诡异笑容。

桑桑和阿板成功的骗过了父亲一鸣和胖达踏上了路程。

“桑桑,父亲说后天让我们回去比文招亲,我们真的回去吗?”

“你个傻子,答应他们只不过是障眼法。要回去你自己回,我才不回去呢。”

你不回去我也不回去,我只想和你在一起。”阿板认真的对桑桑说。

“可是我们要去哪里啊?”阿板又说。

“我们去云南好不好?管家说那里好美,我早就想去了,正好那里也不是特别远。”

“好,那我们就去云南。”

看着渐渐远去的两个孩子,路边树林里走出一对带着面具的男女。

“多年不见,你的计谋更胜往昔了。用孩子当诱饵让一鸣和胖达上钩,真是高明啊。”女人怪声怪气的说。

“姬长老过奖了,这次要不是你们同意联合,我也不敢妄自动手啊。”男人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

不是联合,只是各取所需,说好的你要宝藏我要人。咱们之间的账,还没算清呢。”

“呃……都是过去的事了,多亏贵族长宽宏大量,咱们合作愉快,合作愉快……”男人讪讪的笑着。

“哼~”女人白了他一眼,接着化为一条蛇,向拓桑和阿板远去的方向爬去。

男人收起笑脸,冷冷的看着她越行越远,随后转身消失在远处的大山之中。

桑桑离开家之后像一只刚从笼子飞出的小鸟,尽情的享受着自由,心情甚好。路边佳木葱茏,奇花灼闪。

桑桑兴高采烈的拉着阿板奔走在美妙的景色里,她时而鼓起腮帮,时而嘟起樱色双唇。阿板从未看见过桑桑如此高兴过,他看着桑桑心里激起了一波又一波涟漪,久久无法平静。

“阿板,你快来看这儿的花好漂亮啊。”桑桑边说边伸手打算去摘。

“桑桑,小心。”阿板看到花丛耸动,随之花丛中露出和花相似颜色的蛇头,他跑过去推开了桑桑,自己的手臂被被咬。

看着阿板的嘴唇开始发青,身体也越来越虚弱。她慌了。

“桑桑,我没事,一会就好了。”阿板强忍着难受说完这句话便晕了过去。

桑桑看着晕过去的阿板,顾不上三七二十一直接将嘴对着阿板的伤口开始吸阿板体内的毒素。

十五分钟过去了,阿板依然没有醒来,桑桑的意识却越来越模糊,最后也跟着晕了过去。

桑桑和阿板再次睁开眼,看着陌生的环境和眼前的景象,才发现被关押在大牢之中。

“一鸣,快下来!出事了!”胖达拿着信跑向正安排招亲现场的一鸣,胖达急的直跳脚!

半个时辰前,比文招亲刚开始,飞镖带着这封信突然扎上了招亲的蟠旗。

“你慢慢说,什么事这么急啊?”一鸣奇怪的看着胖达,这大喜的日子,有什么比给桑桑招亲还着急?

“一鸣,这是蛇族寄来的信,说桑桑和阿板被抓,让我们去蛇族基地!”

一鸣拿过信纸脸色瞬间大变。他看着信纸上熟悉的字迹,急切中夹杂着一丝莫名的欣喜。沉思片刻后说:“胖达,你说是真是假?”

胖达也安静了下来,看着一鸣,想了一会,又摇了摇头,说着:“不会的,当年的事,应该已经解决了,她不是早已经……”胖达没有往下说,他知道这是一鸣最不愿意提起的事情。

“也许她还活着!”一鸣摸了摸信纸,是蛇族独有的软皮信纸,上面的字迹也是再熟悉不过的!错不了!这是蛇族的信!

一鸣捏着信纸,往日不愿提起的一幕幕,再次飞快的在眼前闪过,一鸣狠狠的摇了摇头,一把抓起胖达的手:“走!不管是真是假!我们先去!”

一鸣和胖达收拾好却怎么也找不到管家。又想到事不宜迟,两人便匆匆上路。


一鸣和胖达向蛇族大本营奔去,这一路,他们遇到什么呢?
信到底是不是蛇族寄出的?一鸣为何看到信悲喜交加?
许多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拓桑和阿板被救出来了吗?
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下一章:赴身蛇谷突遇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