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这里见到了最励志的失足妇女

过了那么久,那一次的骇人听闻的经历依旧会在我的脑海里跑出来,是我见过的失足妇女交易最欣欣向荣的景象。

一次意外的机缘,我在一个物流城附近各种旅馆招待所宾馆住宿部林立的城中村呆了几天,见到了刷新我三观、前所未闻的景象。这里的旅馆一般由民房改造而来,一幢楼,七八层,每楼有四五个房间,狭窄的楼道,房间布置成标间,白色的床单泛着黄色泛着漂白粉的味道,卫生间墙上的水垢顽强的粘着,劣质的洗漱用品,暗淡或昏黄的灯光,窗帘一定是遮光的。

那是省会城市的一个大型物流城,进出该城的各种货物几乎都经由这里中转,这里集聚了大批五湖四海的货运司机,他们操着天南地北的家乡话,有的时候旅馆老板和他们只能通过价目表来交流,合适则住不合适转身就走。

周期短的一周来回,住个一两天,碰着货物销不出去长达一个月的也不少,这段时间他们就驻扎在这个城中村,生活所需全在村里解决,村里一应俱全,各地方口味的餐馆,新疆的大盘鸡、兰州拉面馆、陕西的肉夹馍、四川的水煮鱼。还有菜市场、诊所、超市、理发店、洗衣房、甚至特殊服务。

有的货运司机会带着自己的妻子,但很少,货运司机大多25-45岁之间,家里想必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带着的也未必是妻子,路途上捎来打发旅途寂寞的女伴。经常的情况是,货运司机来住店,议好房价后追问“有没有小妹,帮我叫一个”,老板回答“你先上去,马上帮你叫”,有的时候货运司机会加上一句“要年轻漂亮点的”或“要清纯点的”或“要丰满点的”或者是其他要求,老板总是满口答应“放心,包你满意”。

旅店老板几通电话后,会有一个或几个打扮艳俗的女人来,不需要多余的言语交流,老板看了来人一眼后报给房间号,她或者她们就径直上去了。

如果上去的是几个,没几分钟,多余的就会被退回来,满眼都是失望,老板还不忘安慰她们“下次啊,下次再叫你”,她们会回“老板,下回一定叫我啊,谢谢你了啊”,而后踩着高跟鞋噔噔噔的走了。

整个过程自然的就像菜市场卖肉一样稀松平常,瞠目结舌的是我们这些少见多怪的看客。

半个小时后或者更短,被选中的女子脸色泛着潮红下来,神色平常,给老板递了两张20元的纸币说了谢谢,请老板以后多关照。

问旅馆老板这一单她能有多少,一般100吧,也可能高点,但不会超过200,过夜不超300,但基本没有叫过夜的客人。给老板的提成一般是单次收入的五分之二,我说要是她收了200,只给你提40,你也不知道啊!老板说,一般妹妹们都是讲信誉的,还指着下次有活叫她们,即使她们真的耍滑,那我还可以问客人呀!

我叹妹妹们生存如此艰难,旅馆老板说,多的时候她们一天接个7,8单,少的时候3,4单,平均下来3-400,月收入轻松过万。

在这里她们统称为妹妹或者小妹,真的是妹妹般的年纪,十五六岁到二十六七,大多来自偏远农村,学历初中及以下,家里的年收入也许赶不上她生意好时一月的收入。她们身材姣好,或者说是早些年营养不良的结果,打扮时髦。她们也住在村里,租个四五百块的单间,日常就是工作、睡觉、逛逛逛买买买吃吃吃、化妆、再工作。工作时间不定,白天工作量少或不工作的时候就睡觉或者三五成群的在村里逛,买些三五块的指甲油睫毛膏黑丝袜等工作装备。

晚上天色开始暗下来后,是他们的黄金时段,巷子蜂拥人潮,灯红酒绿,各种莺莺燕燕如赶集一样来来往往,夹杂着刺鼻的香水味,好一番热闹景象。有经纪公司的妹妹三五个的坐在经纪人哥哥或姐姐或妈妈的小电动车后座上满巷子蹿,停在各家旅馆门口问要不要小妹或者直接下车自己招揽客人,自立门户的妹妹则在村子的主要入口或旅馆附近自主招揽生意,自立门户的好处就是不必像经纪人缴纳收入20%的管理费。

有经纪公司的一般是刚入行的或者外来人口,这里的外来人口多来自越南,他们语言不通,但性格温和、身材娇小玲珑有致,服务态度也好,旅馆老板愿意给他们介绍生意。入行久的那些自立门户自己有主意的主儿,碰着客人要求多或者奇葩的她们甩脸子拉上裙子就走人,留下满脑精虫的客人让旅馆老板善后。

村里常住人口的另外一部分就是那些做正经生意的小商贩,多是拖家带口的家庭或者50来岁的中老年妇女,他们卖菜卖水果卖小吃开黑车给旅馆招揽生意,村里还有两所幼儿园和一个尼姑庵,幼儿园的小朋友会来尼姑庵的小花园做早操,是一天中尼姑庵里最生机勃勃的时候,其他的时候就只能见着一对围着煤炉子的老夫妻。

我一直很想采访一下这些妹妹们,我太好奇了,虽然不抱希望,但后来我又去了一次这个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