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是一只动物

如果我是一只动物,我想做一只鸟。

王家卫的《阿飞正传》里,时常被人们提到的,【从前,有一种没有脚的小鸟,一生都在飞行,即使累了困了,也只会睡在风中,一生只有一次降落,那就死亡来临的时候。】

阿飞想象自己就是只没脚的鸟,一生都在飞行,从不安定。但在我看来,他也不过是徘徊、游戏在形形色色的女人之间,困在男男女女的游戏之中,把自己画的那个圈,当做了整个世界。

世界很大。


最初,嗷嗷待哺时,我希望自己可以会被家人照顾得很好,收获爱,亲情,家与温暖。

成长过程中,希望自己能长得美丽可爱一些,像是故乡的沉湖湿地,芦花烂漫,百鹤起舞,每每忆起真是极其美丽的景象。不过鹤的嘴未免尖锐长了些,略显孤单。做一只可爱温存的小鸟,我便会很快乐。


长大一点,我想学着早一点去飞,在半空盘旋,吚呀鸣叫,是一只小鸟的小小梦想。

我可能不是很聪明的小鸟,但是我愿意多花一点时间。做一只鸟,体验成长的过程,摔跤的痛楚,成功的愉悦,当疼痛和愉快游走在我无主的体内,会变成不被驯服的飞翔力量。

平时,我会常常练习飞翔的姿势,飞翔在薄雾轻尘,我猛吸一口气,并不苛求柔顺的灵魂,也不愿被谬误审判,我的快乐是感叹今天的空气真清新脱俗。

等我熟练了,我便能够飞过平原,大海,深海,星空,飞到遥远的撒哈拉。举目望去,能否看见三毛书里写过的【无际的黄沙上有寂寞的大风呜咽的吹过...大地化转为一片诗意的苍凉】这般景象?


秋季时,我想和我的家族一起飞去温暖的南方。我很畏惧寒冷,也不喜欢穿厚厚的衣服,那样小鸟的羽翼会变得很沉重。

为什么我不单独飞呢,因为鸟和人一样,也要靠群居来生活。自然书里写着,【在前面的鸟通过时,鸟后面的空气会略微的稀薄一些,破开的空气会比较集中与后下方。后面的鸟就会有个向上托的力,向前进也会更加轻松。】

和大家一起,我们在寒冷与温暖间,倾听大地与山河的呼吸,观看自然与万物的瞬息交替,感受当下最美好的时光。


我也期待能遇到我的伴侣。不过我并不期望它是王尔德书里写的那只殉情得到快乐王子怀念的燕子,也不要是那只和用血染成的玫瑰一起被遗忘的夜莺。【深情真是一桩悲剧,必用死来阅读】这样的虐恋,我是排斥的。

希望我的伴侣说起话来简洁,平实又温柔,不靠冠冕堂皇的词语吸引我,不靠刻意的伪装和虚荣吸引我。白天,我们时而共同探险,时而分开旅行,黑夜时分,回到温暖的筑巢,像爱复苏的晨光那样,对待埋怨又热爱的生活,用叽叽喳喳的鸟语来探讨眼中的大小事。这样的彼此度暖,足以了然偶然想要逃避痛苦的心,安慰偶尔艰辛,生硬的灵魂。

想必,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吧。毕竟,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但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桃花终将开在春风里,骆驼懂得恋慕甘泉,而同样高飞的鸟儿总有比翼的那一天。

若你梦见我,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梦醒后却不见我,请抬头看看天空,稍纵即逝的云朵的丰硕,便是我希望你在我身边的心情。




看看自己想做一只鸟儿的理由,却是和人十分相似的。或许本身,我对此生生而为人这件事,也是非常满意吧。

回到最初的话题,很多人想象自己是只没有脚的鸟,想自由自在的飞翔,但是却被那么多的世俗绊住。

可人生并没有那么多身不由己,没有那么多所谓的牵绊和借口。时光依旧如流水般飞逝,我们也还要经历生老病死。何不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管它有脚没脚,先飞了再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