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余欢水,人人都是余欢水

赚钱很重要,身体健康更重要

余欢水去医院检查,说起“医院里的人比商场里的人还多”。

医院门口一个卖煎饼果子的阿姨说:

“这商场咋能跟这医院比呢?商场那是闲逛,那钱你是想花才花,在这医院你不想花都得花。

有些专家号你有钱,还不一定能挂得上呢?”

深以为然。

商场里的人逛的是开心,医院里的人逛的是堵心。

所以说,无论干什么工作,身体健康都是第一位。

医院是个好地方,但大家还是少去为好。


婚姻的基础,是爱

余欢水和甘虹离婚后,承认了甘虹对自己根本没有爱。

他受委屈,她从来没有安慰;

他被小舅子羞辱,她也从来没替他说过话;

他“生病住院”,她首先想到的是他身上的100万……

不爱,就踏踏实实地分开。

余欢水也想做个好丈夫、好爸爸,但是在这段婚姻里,他演砸了。

他的一段话更是令人心疼:

“没有人会真的同情我。

我难受的时候,睡不着的时候,只有黑暗会同情我;

走路的时候摔倒了,只有马路会同情我;

我死了以后,只有坟墓会同情我。”

当婚姻被生活裹挟,爱是基础。

有爱,共渡难关;

无爱,支离破碎。

当“痛苦”被迫营业,你的笑就是别人滴的血

余欢水的误诊闹了太多笑话,媒体抓住余欢水是见义勇为的英雄,又抓住他是“癌症病人”这个痛点大肆宣扬他的“感人事迹”。

就算已经被医生告知是“误诊”,媒体为了噱头依然不罢休。

摆拍、登报、开表彰大会。

余欢水被迫连开了15场表彰大会,最后大会开到了自己公司。

公司领导和同事大张旗鼓地迎接,人人一身黑,手拿白花,公司领导还提前给他买好了豪华墓地。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开追悼会。

当苦难被歌颂,那我们穷极一生追求的好日子还有什么意义?

把消费别人的痛苦当成是一种美德,再多的赞赏都是扎在别人身上的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