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天星

第十一章

    知闲就这样在墙角坐了将就一个小时,其实他心里知道既然都被主人遗弃了,怎么能还会有人在找它。这附近的流浪猫比他上次看见的又多出了几只,又怎么有好心人来收养了。他不过是狠不下心而已,不过是对李修远心存的眷恋放不下而已。

  既然做不到不要它,只好又抱着小猫往回走。刚走出角落,一道强光射了过来,知闲拿手挡住了眼睛,等眼睛适应过来才放开手。李修远竟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知闲此时见李修远真不知该报以什么样的心情。是立刻离开好,还是站着原地等着李修远开口和他说话。

  知闲略带朦胧的眼睛定定的看着李修远,踟蹰了片刻后还是决定离开,于是没等李修远开口知闲便转了身。

  李修远迅速拉住了知闲的胳膊道:“这几怎么没去NEE。”李修远虽然和知闲接触得不多,但他从知闲的行事风格来看,知闲定是闲不住的人,他以为知闲会带着伤去工作。可那天后知闲一直没有去,Ken也没有告诉他知闲在家养伤,他也没有去询问Ken。

    突然被李修远拉住,知闲怕万一顾微在车里被顾微看见,便挣扎开了道:“李总我还有事,要先走了。”

    被知闲摔开手,李修远皱了皱眉道:“只需要耽误你一分钟。”说完李修远看见了知闲手里的猫便又道:“小猫生病了吗?”

    知闲看了看手里的猫道:“我手不方便,去宠物医院给它洗了澡,刚路过这里。”

    “嗯。”李修远言闻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去医院的路根本就不会经过这里,李修远道:“手,好些吗?”

    “谢谢李总关心,好多了。”知闲看了看李修远道:“要是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没等李修远回应知闲便挪动了步伐。

  “等等。”李修远喊住了知闲道:“NEE要拍一个宣传片,想听听你的看法,明天出发要和我一起吗?”

    知闲怔了怔道:“我可能没有时间,Ken的广告还没有做完。”

    “Ken的广告,可能一时半会完不成。”李修远拿出了电话道:“你号码是多少,明天早上我去接你。”

    随着李修远的话所有的伪装都在此刻瓦解了,他怎么能拒绝得了李修远呢?于是期期艾艾的抱出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要我送你回去吗?”

    知闲看了看车里,万一顾微在车里,是不是会很显得很尴尬便道:“我想走走,李总你先回吧。”

    李修远眉头微蹙着道:“外面很热,不要呆太久。”

    对于李修远说的知闲没有太在意,他以为李修远只是说说而已,反正这几天也闲着没事可做,所以不打算起得太早。但这时电话却突然想,知闲拿过了电话。屏幕上跳动着李修远三个字,知闲愣了几秒才接通电话。然后迅速的草草收拾了一下便下了楼。

    上了车过了许久知闲才口道:“NEE,是要拍什么宣传片。”

      李修远道:“要和Hicks合作,在美国开一家分公司。”

    听到Hicks知闲有点难过,不由得又想到那次比赛,知闲道:“我上学的时候也很喜欢Hicks,还参加过他举行的比赛。”

      “结果呢?”

    知闲遗憾道:“可能是那时太年轻了,自信过头以为自己会得奖,到最后却落空了。”

      李修远皱了皱道:“你不是学广告设计的吗?”

        “我学的是珠宝设计,后来因为一些不得已的事去了New。”

      “人生就是这样,不会事事顺心如意,但喜欢的事不要放弃就好,设计不一定是非得让人看到。”

      知闲不置可否点了点头。

    很快就到到达了目的地,下了车知闲才发现过来的只有他们俩人,便问李修远:“没有其他人来吗?”

    “他们明天到,然后再开始搭建场地。”

    “有演员吗?”

      “叶熏和顾微。”

    听到叶熏知闲很高兴,上次庆功宴后他也有很久没有看见过叶熏了,自然想他在聚一聚。但是还有顾微,知闲有觉得这一次的拍摄于他来说是一中煎熬与折磨。

    李修远先和知闲去定好了酒店,酒店是一个别墅区,里面环境很好,尤其屋后还有还是一个大草坪,知闲很喜欢那个草坪,放眼望去碧绿幽静,是一个排解烦忧的好地方。

  白天李修远带着他去要搭建的场地看了看,环境也是很清幽静谧。薄雾轻绕群山,溪流镶嵌在群山之间,走在小石板路上,铮铮淙淙的流水声回荡在山谷之中很是悦耳。

    但在他们要搭建场地的地方,后面的山上却是光秃秃的一片,给人第一感觉有点破坏了美好的环境,但看久好像又觉得别有风味。

    知闲原以为要和Hicks合作,选景会是时尚的都市感,不料会是这种返璞归真的隐士感。便问李修远为什么会选这里。

  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李修道:“远离城市的喧嚣,永远不被世俗缠身,是很多人渴望的,但却是可遥而不可及的。自然要把千百年来最好精神文化传播到国外去,这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知闲很赞同李修远的说法,汲汲营营的一生,都是为了年老体迈的一点安宁。

  虽然山里很凉快,但八月未央,今年的盛夏又比往年要以往长了一些,外面依然很热。所以吃完饭下午他们就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但知闲没有午休的习惯,再加之心里始终觉得乱乱的,又是浮躁的夏天就更是无心睡眠了。于是知闲拿出了电脑,趁着现在有空闲的时间想想Ken的方案。但在电脑面前坐了许久却一点也想不出来,索性又关掉了电脑。

    知闲也不喜欢看电视,只好走去阳台上,看看那片碧绿萋萋,宜心的草地。正在知闲百无聊赖时,李修远敲响了他房门。

    知闲开了门,愣了一下。李修远见他不说话便道:“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知闲言闻赶紧道:“李总请进。”

      李修远坐了下来打开了电脑道:“方案我已经写好了,因为这次广告比较重要,所以想听听你的意见。”

    李修远如此这般,知闲也不知道该不该高兴,知闲道:“李总可以大概和我说说这次的主题。”

    李修远把电脑屏幕移向了知闲,然后再开始讲述自己的想法。

    知闲手握上鼠标,被烫的右手有些脱皮。李修远皱了皱眉道:“手,真的没事吗?”

    看见自己有些丑陋的手,知闲赶紧缩了回去道:“烫伤好了,现在有点脱皮。”知闲搓了搓手又道:“一定很难看。”

    李修远笑笑道:“难看不难看,要看怎么去看。美和丑都是一个抽像字,没人说的清楚。”

    看见自己手,知闲又想到了顾微便道:“顾微怎么没有和李总一起来。”

    “她是大明星,行程很忙。”李修远停了停道:“可能会和叶熏一天到。”

    “李总喜欢顾微吗?”虽然看见了李修远和顾微接吻,但知闲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李修远笑笑道:“顾微可能不太适合我。”

    知闲不明白李修远的说法,如果不喜欢为什要接吻了,那不是恋人之间才应该做的事吗?

    知闲道:“顾微好像很喜欢李总。”

    李修远回答得很从容:“我怎么没发觉。”李修远道:“你觉得方案还有需要修改的地方吗?”

    知闲言闻窘迫道:“我觉得整体都不错,这里稍微改改应该会更好。”

        讨论完差不多已是下午五点多,李修远离开房间,知闲瞬间觉得自己轻松了起来。那几天的乌云,被李修远的回答赶到了千里之外。可那个吻依然让知闲很不解,但是了既然李修远没有和顾微在一起,其他的也都不重要了。

    高兴之余知闲这才想起,今天很早被李修远接走了,还没有来得及告诉慕容轩。于是又给慕容轩打了电话,但慕容轩好像并不惊讶,说到最后慕容轩才告诉他,原来李修远早就给慕容轩打了电话。知闲言闻心里竟然有一丝说不出的甜蜜。知闲道:“我的我猫忙我照顾好。”

  慕容轩道:“那么恋恋不舍,怎么不带过去。”说完便挂了电话。

    搭建场地的工人是第二天下午到了,于是上午李修远又和知闲确定了一遍拍摄方案。下午便去场地,李修远把搭建图纸给了他们工头,他们两个唯一要做的就是等着完工检查成品。

    没事可做李修远便和知闲又往山下走,这里算是一个很冷门的风景区,所以这会便有稀疏的游客上山。

    他们刚走到山角下,就听见一阵吵闹声,原来是山下的住户被盗了。他们没有太去在意,只是听见一个年轻老妇说这附近小偷比较多。

      这件不知什么时候传到了工头的耳里,场地搭建到一半时,工头说要回家一趟,大多数的员工又因为有家室不愿留在工地守夜,因为听说有小偷工头不放心便和李修远商量,让他自己找人守。

    李修远比较体谅他们,便答应了下来。知闲因为不放心李修远就想和他一起去,但李修远不肯,知闲只好待在酒店里。

    知闲把李修远送出们后,天色有些阴沉。果不其然,到了九点多时天下起了雨。而且越下越大。

    知闲找了一个手电筒,也顾不得拿雨衣便出了门。到了工地,知闲去工头之前借住的人家,他们告诉他因为下雨李修远出去检查设施去了,去了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回来。知闲不由得有些慌,也顾不得雨大便跑了过去。

    找遍了整个工地都不见李修远的身影,这时外面的雨越下越急。知能只喊着李修远,又一遍遍的寻找。正当知闲感到绝望时,感觉到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知闲转过身,是李修远,便不由分说的抱住了李修远道:“雨这么大你去哪里了,我找了你好久。还以为你出事了。”

    猝不及防的被知闲抱住,李修远的双手不知该往哪里放,李修远道:“我没事,刚才看见那边有灯光过去看了一下。”

    知闲依然是紧紧抱着李修远不愿松开:“我若是和你一起来,就不用这样担心了。”

    李修远拍了拍他的背道:“若是真有什么事,我更不会让不你跟着来。”

    知闲言闻也不知现在心里是什么感觉,只是嘴里喊着他名字:“李修远。”

    李修远见外面雨任然没有要停的迹象,便道:“我们快回去,雨一直不停外面很危险。”

    说时迟,那时快。李修远刚说完,就听见哄哄的声音,疑似哪里塌了,赶紧拉着知向外跑,可已经来不及。李修远的那方建筑物已经倒了下来,幸好知闲反应快,迅速把李修远推到了一边,嘴里大声喊道:“李修远快走”知闲顺势倒了下去,旁边的一根细木头挂掉了右手腕上的手链,知闲想去捡回来,可这时上方的木头不断往下掉,知闲一下爬过去木头落在身上,细木头扎进了手掌里。

    等知闲醒来,已是第二天下午两点多了。看见床边的李修远也不顾自己身上的疼痛,可以动了那只手,拉着李修远检查一遍,李修远没有受伤,才安下心来。

    李修远见他乱动迅速把他按到床上道:“别乱动,你右手伤得有些严重,一个木棍扎进了手里。”李修远拧了拧眉又道:“幸好其他地方不严重。”

    知闲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只要李修远没事,这点伤也算不什么,知闲道:“我睡了很久吗?”

    “救出来之后一直到现在才醒。”李修远道:“饿吗?”

    知闲点了点头,虽然一直昏迷但在那个事故中体力也消耗了不少。

    李修远拿过了保温桶,盛了一点粥道:“医生说,这两天饮食要清淡一点,暂时喝点粥。”

    知闲伸过可以动的那只手,李修远却没有递给,而是直接拿了勺子喂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本文参加#感悟三下乡,青春筑梦行#活动,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且未在其他平台发表过。 7月20日凌晨5点多,好...
    郭小胖丫阅读 1,141评论 5 10
  • 1/女友相貌平平不入眼遭父母反对苦不堪言。 你好。爷爷看到你的来信了。 你的文字很有古风啊。不知年龄几何,工作情况...
    MABEL梅阅读 807评论 0 0
  • 第十章 对于李修远知闲一直觉得是崇拜,当做自己的偶像,人生奋斗的目标。但这种感觉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变...
    星如雨雨雨阅读 239评论 0 0
  • 前期内容手边呢喃满天星「一」 —呢喃着梦想,但的确如此迷茫 落英缤纷的落花,风扬在了书本上,形成了天然的书签,带着...
    佐罗先生阅读 114评论 0 2
  • 李嘉诚被奉为投资界的神级人物,他的任何一举一动都能引起风吹草动,大有草木皆兵的意思。这或许也就是李嘉诚的威力所在吧...
    哈思琪阅读 8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