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章

“请坐。”

鹿晗战战兢兢地坐下来,大脑一片空白,屁股像是被牢牢钉在沙发上。这种被压制的感觉让他透不过气,他快要说不出话了。

“我叫陈伟霆。”男人的眼神一直盯着他看。

“我,我叫鹿晗。”鹿晗没敢和他对视,看了他一眼又转开了眼神,余光瞥到男人的左手正有节奏地打着节拍,食指根部纹了个“W”。

“我们见过。”

“您记得我啊…”鹿晗活过来一般惊讶地反问,他抬起头对上那双眼睛,连忙又低下了头。

“吉他弹得不错,”陈伟霆笑了,“歌也唱得挺好。”

或许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别人对于他这方面的夸奖,鹿晗小声说了谢谢,脸突然就红了,他的手紧张地握在一起。

陈伟霆去酒柜给他倒了杯酒,鹿晗摇摇手推辞,想了想又接了过来,小心翼翼地放在面前。

“这是甜酒,度数不高,你不用担心。”

鹿晗不好再推辞,拿起酒杯抿了一口。他酒量很一般,只能吹个两瓶啤酒那种水平。这么喝一口倒没事,只是他太紧张了所以呛喉了。

看他手忙脚乱地捂着嘴咳嗽,陈伟霆觉得有些好笑,眼睛眯了起来。

“你有什么要求现在可以提,或者有想做的事,都可以说出来。”

“什么都可以吗?”鹿晗咳得眼睛通红,反而没最开始那么紧张了。

“什么都可以。”

“那,我想,红起来,我想出唱片,嗯,我想开演唱会,这些都可以吗?”他鼓足勇气抬起头,和陈伟霆对上眼神,大言不惭地把积压在心底的愿望告知给对方。

陈伟霆点头,“还有呢?”

“还,还有,我有一个请求。我在这里这件事,可不可以不让别人知道…”鹿晗这次没有躲避他的目光,只是声音越来越小。他知道第二个要求有些过分了,可他就是忍不住想说出来。

你要问他是否后悔曾经所做的决定,他还说没有一定是在嘴硬。

只是假如时光倒流却依旧不会改变他现在的窘境。

有些人的固执与生俱来,是混着基因长进骨髓里的。

这不过是他徒劳的求救,是他最后一次尝试自救。

陈伟霆没有说话,鹿晗想他或许生气了,或许会把自己扫地出门。

“你甘心吗?”他突然问道。

“我不想后悔。”鹿晗不假思索地回答。

“你真的清楚你提的要求意味着什么吗?”

鹿晗轻轻地“嗯”了一声,听着毫无底气,手心潮湿一片。

这时候电话响了,陈伟霆起身,“我接个电话。”他把酒杯搁在茶几上,拿起电话走到窗边。

鹿晗躬身把脸埋进手心里。

温醇沉稳的男声回荡在休息室里,一口流利纯正的英语很是好听。这人的语速不快不慢正好,语气明明很温和,却给人莫名的压迫感。

“Ok, see u.”

鹿晗知道他已经转过身来重新看着自己,但他却没胆子抬起头。因为当他抬头的时候,他要做出决定。而他没勇气做出选择。

沉默的气氛酝酿着越来越不安的情绪,脑海中有个声音一直在提醒他,这是你现在唯一的机会,也是你遇到过的最好的机会。

抓住它吧。否则就放弃吧。

“介意过来一会儿吗?”陈伟霆终于再次说话了。

鹿晗抬头看了他几秒,犹如抓住救命稻草似的走到他身边。

陈伟霆看着他,眼神微妙,然后他慢慢拉上他们两人正对着那扇落地窗的窗帘,转身突然伸出手触碰了鹿晗领口的扣子,鹿晗一愣,眼看着他解开了自己衬衣的第一颗纽扣。

再一颗。

细长的脖子露了出来,陈伟霆的指尖轻柔地滑过他的喉结,移向锁骨,再往胸口。

鹿晗有些绝望,他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眼睛却不由自主地闭上了,手在身侧捏紧裤子,微微颤抖着。

想象中的过程没有继续。

陈伟霆的手从他衣服里收了回来,替他整理好衣服。

“我知道,有些事对你来说很困难。不过,这个世界很简单,你只有遵循规则,才有进入游戏的资格。但也不是非得勉强自己做不喜欢的事,”他做了送客的手势,“你不妨再考虑一下。”

“等等!”看着即将离开的身影,鹿晗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追出一步从身后拉住他的手臂,“没有困难…我…可以…”他的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

抓着对方手臂的手指渐渐收紧,鹿晗低着头,长长的刘海遮住了眉眼。

是的,世界很简单。是他想得太复杂,才会走到囚徒困境的地步。

陈伟霆不说话,只是仔细端详着他,眼神似乎在暗示他这句话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鹿晗渐渐发怯,最终却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着去解陈伟霆的领带,拉了两下不见松动,只好转而去拉扯他中规中矩系进西装裤腰的衬衫。

这种事鹿晗没有经验,这种装束也不是他经常会穿在身上的。

他不知道该怎么讨一个男人的欢心。

质地优良的衬衫下摆被他抓得起了褶皱。他很紧张,每次呼吸都在颤抖,全身的毛细血管都在抗拒他格格不入的行为。

他不知道他生疏的举动会不会惹得眼前的人不高兴,在反复摆弄衬衫失败后,他的手慢慢移到了这人的皮带上。

他低着头,觉得一股温热的呼吸顺着他的太阳穴攀爬到耳根,烧得他的耳垂几乎融化。

手心的汗让他的动作不断打滑,他急得想哭,怎么也解不开那个金属搭扣。

陈伟霆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鹿晗像是被惊醒般甩开了他,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退后了半步,继而又像意识到什么似的抱歉地抬头,一副做错了事的模样。

“对,对不起…”

陈伟霆却摇了摇头, “我不是要这个。”

“陈先生,”鹿晗窘迫地开口,“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过程很重要,任何事都要循序渐进有个度。”

说着,他的手穿过鹿晗的腋下搂住他的后腰,将他往自己这边带,另一只手抬起他的下巴。

鹿晗的目光在头顶吊灯的照射下熠熠生辉,眼神纯粹,带着不甘心和无可奈何。

他没有犹豫,吻了上去。

非常干净的触感,紧紧闭起来的嘴唇略显生硬,但依旧清甜诱人,带着甜酒的香气。怀里的人好像僵住了一般一动不动,呼吸都要听不见了。

试了几次都没撬开他的唇。

他放开他,“接吻,不会吗?”

鹿晗为难地看着他。

陈伟霆显然是意识到了什么,他笑笑,引导他道:“张嘴。”

鹿晗没有任何反应,看样子有点懵了。

陈伟霆无奈地看着他笑,伸手用拇指按住他的下唇,在他嘴唇开启的那瞬间重重吻了上去,舌头像条灵活的水蛇撬开他的齿关,滑进了他嘴里和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鹿晗挣扎着往后踉了踉跄,反而被抓回去牢牢按在身上。

屋里只有沉重的呼吸声和他因为窒息轻微的哼声,每一样都带着情色的浓郁味道。紧贴着的身体很热,后腰上的手手心滚烫。

“放松。”

鹿晗怔了怔,身子慢慢软下来,僵硬的手不自然地攀附上男人的臂膀。

清新雅致的须后水味道萦绕鼻尖。

这人穿戴整齐,应该有场重要的约会要赴。

“进入游戏的规则很简单,每个人都需要资本,而这个东西没有不劳而获,那便是你为此付出的代价。”

陈伟霆说罢放开了他,“你做得很好。”

他用拇指替他揩去了嘴角沾染的唾液。

“我给你一年的时间。这一年里,你要尽你所能实现所想,而我会无条件为你提供支持,并对我们的关系保密。你只需做到一件事,就是对我诚实。”

“嗯…”鹿晗的大脑还转不过弯来,但看到陈伟霆放到他手里的空白合同时,他想也没想就在甲方签了名字。

陈伟霆看他这副心无城府的样子,突然皱起了眉。

“合同此刻开始生效,有问题吗?”他问,接过鹿晗递回来的文件放在一边。

“没,没有。那我以后怎么称呼您?先生?可以吗?”鹿晗的脸红扑扑的。

“可以,或者你也可以叫我的名字。”

“那可不行,”鹿晗尴尬地摇摇手,“我能再问个问题吗?”

陈伟霆点头示意他继续。

“您为什么会答应我的要求?坦白说,我觉得不太合理…”

陈伟霆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一脸有趣:“我没有经历过这种事,对我来说是一段没有经验的留白。我需要充实自己,填补空缺,这样生活会比较完整和有意思。作为对你的答谢,我们互相交换需求。所以,你不用介意。”他坦然地回答,“没事的话,我派人送你回去。”

“不用了,楼下有人在等我。”鹿晗连忙拒绝。

“那好。”

鹿晗道了谢又说了再见,立刻站起来往门外走。他一刻也不想再和这个人单独待下去了,他需要冷静一下。

电梯乘到十二层他就下了,一路从楼梯慢慢踱回到一楼,长时间的思考依旧不能让他的心脏停止狂跳。

他很难想象刚才的他和现在的他从本质上完全不一样了。

他魂不守舍地走进谭黎的车子,手机收到了秦羽然的短信。

【小鹿先生,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我随叫随到哦!】鹿晗甚至能想象那一弯月牙似的眼睛。

回家路上下起了雨,鹿晗一直在想,陈伟霆说的没经历过的事究竟指什么,到底是包养情人还是接受男人。

他抿抿嘴。终于意识到刚才初吻没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走廊上一扇玻璃门被打开了。 鹿晗没有按计划去找陈伟霆。他站在会场外面的露台上,倾盆的大雨把他浑身淋得湿透。 这几天...
    焦者阅读 157评论 0 0
  • 陈伟霆平时多数住在近郊的排屋里,偶尔才会回老宅,今天正好赶上家中有事。这会儿他正洗完澡看书,听到客厅里仲伯能大呼小...
    焦者阅读 87评论 0 0
  • 慢慢人生路,我在路上求索,用“忙”来求着。 可能是缺乏智慧吧,低着头“忙”了好多年。忙着上学,忙着毕业,忙着上班,...
    蚕豆湿诗阅读 43评论 0 1
  • 这几天心情比较纠结,甚至难熬。 分数出来了,本来还挺满意的,但是一开始填报志愿,才发现太尴尬。多一点就好填,少一点...
    阿连DYX阅读 37评论 0 3
  • 磬安阅读 80评论 2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