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梦醒时见你


“你要穿过很多件衣服,才知道其实最美的是你穿着最舒服的那件;你要化过很多浓妆,才知道素颜的你才是你想要成为的样子;你要穿过很多高跟鞋,才会不舍得运动鞋的身轻如燕;你要喝过很多饮料,才会知道白开水的清淡健康;你要去过很多地方,才会想要回到故乡。你要错过很多人,才知道抓住对的人。”

这是好朋友小美结婚前发我的一段文字。

小美离开了北京,回到了她的故乡w市,那是一座南方的小城。她要和她的树先生在那个小城相守着过一生。

我发自内心的替小美开心,她终于在32岁的时候遇到了对的人,回到了她真正想去的地方。

作为小美的好朋友,我见证了她整个青春期的成长。

我看到过她在黑板上把狼狈为奸写成“狼被围奸”,看到过她情窦初开的样子,也看到过她为做好工作废寝忘食。她每次失恋,总会找我疗伤,她的每次进步,我总是第一个知道。

其实,小美认识树先生之前,还有两个前任。


第一个前任,是小美的初恋。

那个时候,小美刚上大学。有一次,小美正在认真听讲,后面有个同学戳戳她的背,递给她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一行字:交个朋友吧!字的下面是一个qq号。字条上面没有任何姓名。小美回头看看,她也不知道是谁写的。

怀着好奇的心情,小美去学校网吧加了那个qq。刚刚加上,qq马上弹出一个视频信息。小美打开了视频,一个男生有些害羞地看着她。原来是一起上过课的别班的男生。这个男生名叫王小光。两个人就这么认识了。

认识了三个月之后,王小光试探着让小美做他的女朋友,小美没有拒绝。

爱情故事总是那么的相似,一开始,都是那么的甜蜜。可是,没过多久,就会出现打碎所有美好气氛的坏情节。可惜,真实的爱情,也会遇到这样的结局。

小美终于发现了王小光不只她一个女朋友。

当小美在马路上,看到王小光牵着另外一个女孩的手向她迎面走来,看到她又猛然甩开手时,她愣住了。她听到自己的心碎裂的声音。以前她也曾想过,要是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她会怎么办?她以为她会哭会叫会大喊大闹,可是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她只觉得浑身没了力气,明明很大太阳的天气,她却感觉浑身都在往外冒寒气。王小光甚至连分手都没有说,拉着那个女孩的手从小美面前走了过去。

小美一个人在马路边像个傻子一样一直站着,一直站到我将她带回去。

小美终于知道了,为何她喊王小光跟她去上晚自习,他总是不肯去。

她也终于明白了,她感冒时,打电话给王小光,他的语气里为何那么敷衍和不耐烦。

她知道她和王小光已经完了。她知道自己根本不该再去理那个渣男。可是这是她的初恋啊,她终究打了电话过去问王小光为什么?

王小光对小美说,他觉得跟她在一起不快乐。

小美问他:“那你跟她在一起快乐吗?”

王小光回答她:“是的。”

小美终于挂了电话。她找到我,哭倒在地上拉都拉不起来。

她一边哭一边跟王小光打电话,求王小光继续和她在一起。

我实在看不得她这么作践自己,强行帮她挂了电话。小美继续打,只是王小光不再接她电话。

过了很久,小美告诉我她很看不起那个求王小光继续跟她在一起的自己。我知道她终于忘记了那个第一个伤害她的人。我也知道那个把爱情幻想成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的少女,终于在慢慢成长。


小美读大三的时候,认识了张奇。张奇是音乐系的,他在学校组建了一个乐队。乐队经常在学校的一间废弃的小房子里排练。小美每次走过那里,都会被里面传来的吉他声、击鼓声、笛子声等声音所吸引,她想着里面弹奏乐器的少年都长什么样子,是否和乐器发出的声音一样迷人。

一个秋天的傍晚,橙黄色的夕阳透过树叶,洒在乐队排练的房子的墙上,在上面细细碎碎地跳着舞。墙的那边正传来好听的吉他声,是《爱的罗曼史》。小美鼓起勇气走进了房子里。

房子里只有一个少年,他低着头正用心地弹着吉他。他就是张奇。听到响声,张奇抬起头看了看小美,他细长的眼睛,弯了弯,薄薄的嘴唇抿了抿,没有说话。

小美走了过去,坐在他的边上,看他弹吉他。张奇早就见惯了各种各样的人来排练室听他演奏。所以,他并没有停下来,继续弹着。小美看到他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灵活地舞动着,一串串好听的音乐就如溪水流过石头一样,流淌了下来,她看得入了迷,直到张奇停了下来。

那个傍晚,小美认识了张奇。她开始总往排练室跑。没有多久,她就告诉我,张奇成了她的男朋友。

谁也没有料到,张奇那双弹吉他的手,后来开始向小美借钱。小美仿佛受了蛊惑一般,她把自己的生活费基本全给了张奇,又来找我借。我问她张奇找她借钱做什么?她说张奇他们要去录歌,需要制作费。再后来小美总向我借钱,我终于知道了张奇借钱从来不还,他借钱的理由也越来越敷衍,甚至连“没钱吃饭了”这种理由也说得出口。我问小美,你又不是他妈,你要养着他吗?小美说他只要跟她一开口,她总是没办法拒绝他。那好吧,那只好由我来狠心啦,我不再借钱给小美。小美甚至因此生了我气。

小美再次来找我时,她的脸是肿的,胳膊上也有伤。我知道了这个张奇因为小美不借钱给他,找了别的女孩鬼混,被小美撞到,小美跟他闹时,他居然打了小美。

我拉着小美要去找他算账。小美却抱紧我不让我去。她抱着我哭得浑身发抖。我安慰她:“比第一次失恋进步多了,没有趴在地上哭。”小美边哭边忍不住笑。

虽然小美依旧傻傻的,但我想这就是成长吧,小美终于开始知道有些人真的不值得那么伤心的哭泣。


小美花了很长时间来修复自己。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总是遇到渣男?是不是自己也是一个渣女?

没等我回答,小美又很快地说,她绝对不是渣女,她一定会遇到真命天子的。

只是,原本那么单纯的她心里受的伤到底有多深,大概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我只知道,

从跟张奇分手起,一直到小美遇到树先生之前,她一直没有再谈过恋爱。

但是,小美也并不缺乏喜欢她的人和她喜欢的人。

只是小美每次只是跟别人大概认识一下,一旦别人想要再靠近她一点,她就会一直往后退,后来干脆退到家里不再出来。无论是谁,喜欢她的人还是她喜欢的人,小美都不再愿意跟他们靠近一些。有时候,遇到她非常喜欢的人,为了远离他,她甚至想要换个城市生活。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了十年,直到小美遇见了树先生。

树先生是小美的同事。

从他来公司应聘的那天起,他看到周围的人都闹哄哄地凑在一起,只有小美一个人默默地坐在角落里,他就想要了解这个孤僻的女孩到底在想什么?

树先生是个非常温暖的人。他对所有人都很好。但是他对小美,是另外一种好。比如,有什么工作需要小美做时,他能做的就偷偷自己做了。有时候,小美来上班,发现桌子上有零食,可是就是不知道是谁送的。其实就是树先生悄悄地放的。遇到小美跟别的同事起了冲突。他也会默默地在背后替小美处理。

要不是那个同事喝醉酒跟小美说起树先生在帮她,她大概还会继续以为那个跟自己吵架的男同事是突然醒悟了才来跟自己道歉的。

小美没有去找树先生感谢他。她只是开始留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那些好运气,是否真的只是好运气而已。小美发现了这些好运气大多跟树先生有关。

半年后,就快要过圣诞节的时候,小美知道自己一定会收到圣诞礼物。圣诞节前一天下班时,她鼓起勇气抄了一首小诗放在桌子上:

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梦醒时见你。

第二天早上,桌子上的纸条不见了,但是多了玫瑰花和巧克力,还有一张小卡片。小卡片上面有字:

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

这是小美抄的那首小诗的后两句。小美笑了。


公司不允许内部员工谈恋爱。尽管小美和树先生的恋爱已经非常隐蔽。但还是被一个暗恋树先生的女同事发现了。她向领导层告了密。领导层找小美和树先生谈话。树先生承担了所有责任。为了小美能够保住工作,他主动辞了职,去了另外一家公司。

小美32岁生日那天,树先生扮成了一棵树,站在广场上向她求婚。小美哭了,而且越哭越厉害,树先生吓坏了。不过,这次,我没有再去安慰她。我知道她从少女时期就盼着这一天,这一盼就是十来年。她走了那么远,等了那么久,终于等到了对的人。她是该哭泣,为那些不值得的眼泪哭泣,也为那些值得的快乐哭泣。

厌倦了大城市生活的小美和树先生,决定一起回到小美的故乡,在那座以安逸著称的小城,安安稳稳、平平淡淡、快快乐乐地过下去。

虽然这个世界并不完美,虽然我们的人生也许会曲折离奇,但是当我们穿山越岭、走过春夏秋冬、经历过雨打风吹之后,我们还是要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遇到那个对的人,和我们一起治愈自己。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