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国殇逝(二)

上一篇(1)

异国殇逝

X月X日晴

我很矛盾!我不知道自己应该不应该生气,我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事先挖好的陷阱里。登记结婚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但我还是草草地登记了。因为我的准岳父提出了一个无法拒绝的理由。我去学校开学生证明,学生处王处长明确的跟我说:

“按照目前学校的规定,学生是不允许结婚的,想结婚只有退学。”

我刚刚大三还得两年才能毕业。英子能够理解我吗?

X月X日小雨

英子好像很理解我,她说:“别理他、他尽瞎操心!”可我看得出来,英子比她爸爸还要急。

(此处省略若干篇)

日记里提到的英子我很熟悉,大学时她经常来寝室找徐武。徐武一开始向我们介绍时就笑着说:

“这是我女朋友,你们得叫嫂子。”

同寝室的七、八个伙伴儿都喜欢这个面目清秀的小嫂子,她每次来都会带许多好吃的东西。我们这些穷小子跟着徐武借了不少光。听说英子的父亲很有点办法,是一所大学的一把手(党委书记)。看来徐武的毕业分配是没问题了,大家伙都开玩笑地说:

“徐武算是攀上高枝了。”

可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临近毕业时徐武闹出件让人不敢相信的事情。他的前女友英子跑到学校大闹说:

“徐武就是个狼心狗肺的“陈世美”,学业有成便同糟糠之妻闹离婚。”

学校上下一片哗然……徐武可是个未婚的小伙子,又是班干部,组织上正在安排他入党呢。这才叫风雲突变!入党的事就泡汤了,学生处处长发下话:

“三好学生必须撤销,按理应开除学籍,念他4年间作为班干部对学校有一定贡献,给他一纸毕业证书就算照顾他了。”

徐武竟毫无异议,默默地接受了一切就提前离校了。当时大家都为毕业分配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也就没人注意他了。等到毕业方案一发表,令人吃惊的事情出现了。徐武竟然被留校任教了,这连徐武自己也没有想到。

听说学校领导们也发生了激烈的争论,最后一致认为徐武在婚姻问题上应该有他的自由,这不违反婚姻法,不存在道德上的争论。而从专业角度和工作能力上讲,他足以胜任教师的工作,徐武又被招回了学校。天天来闹事儿的英子也自觉无趣,转眼间就消声匿迹了。

X月X日 天有些凉了。

毕业后百灵每天都来学校找我,晚上要谈到十一二点,时间过的真快!虽然我感到很幸福但事后还是有些后悔,这样下去,我们都会同归于尽的。今天我鼓起勇气同她说了,各自都节制一些。先把工作做好,站稳脚跟之后再商量结婚的事!她好像有些不愿意,临走时悻悻地说:

“那么我们就不要再见面了,别影响了你的工作!”

我有些难过,她为什么不能理解我的一片苦心呢?

X月X日 凌晨

今天我差点就干出过格的举动,百灵在与我厮守的时候情绪有些激动,屋子里很冷,我将百灵的双脚放在我的胸口上,一边为她冰凉的双脚取暖,一边揉搓着她冰冷的小腿心疼的说:

“天气凉了,这么晚了还跑来干嘛?我这连取暖设备都没有,真委屈了你了!”

百灵瞅着嘴里吐出来的白气,呢喃着说:

“人家想你吗!”说完收起了双脚搂着我的脖子,趴在我的耳边说:

“今晚儿我就不走了!”哈气吹得我的耳朵痒痒的,看见她雪白的胸脯在灯光下若隐若现的起伏。我感到了心在颤抖,热血一下就充满了全身,我变得有些焦躁......我不知道我们是如何一起滚到了床上,我几乎是有些疯狂的吮吸着那对雪白而富有弹性的山丘,我想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具魔力的山丘了。我迷失于这温热的,不停起伏的山峦之间,已经忘乎所以了。

“啊~哥,我有些受不了啦。”

百灵突然挺起胸脯,把我的头紧紧的拥在她的怀里。

“今晚儿,就让我做了你的女人吧!”

白灵不断的呻吟着,她那神志不清的媚态和娇羞的呢喃,像把重锤一样敲醒了我。

“不行!你得回去了。”

我急忙给百灵穿好衣服,不再理会她嗔痴的目光。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把握心平气和的面对百灵了,心底涌起了一种近乎野性的欲望。占有、占有、占有,脑袋瓜子里面全部都是占有的欲望。我鄙视这种原始的欲望,对于百灵我绝不会想到简单的占有。女人我并不陌生……可是,我仰视爱情!对于我就像一个小学生崇拜女音乐老师时一样的神圣。这种神圣感远远超越了野性的欲望……

出门时收发室的老李头用怀疑的目光盯着我们,我连连道歉:

“李师傅,对不起,这么晚还打扰您!”

老李头嘴角微微上扬,浮起了一丝令我们很难堪的坏笑……

XX月XX日 天终于晴了

今天是我和百灵约会的日子,天空是兰兰的,没有一丝风,接连几天的大雪纷飞,大地就像被盖上了一层雪白的厚棉被,走起路来脚下吱呀呀、吱呀呀的作响。我的心也变得很烦燥。 百灵一大早来电话说:

“妈妈想要见你,说要跟你好好谈一谈。你一定要有心理准备,妈妈可是代表我们全家的意见哟!”

百灵似乎是有些担心,电话里传来了她的哭音,我赶紧和她相约第二天见面。老天爷好像都同情我们,一大早 天就晴了。太阳照在我的脸上,温温的,暖暖的,甭提有多受用了。可我的心还是七上八下的,百灵和我相处的事情遭到了她全家里的一致反对。理由非常充分,一个大姑娘为什么要当一个第三者呢?百灵向我气愤地说:

“他们怎能这样说呢?我们才是真心的相爱,为什么说我是第三者呢!”

“百灵!”我直视着她的眼睛,很真诚的说。从事实上说,你确实处于第三者的地位上,你的母亲说的一点儿没错,百灵近乎惊恐的看着我。

“你怎么能这样说!难道你所说的只爱过我一个人是谎言吗?”

我无言以对----

X月X日 天,真的是冷极了!

我没有勇气去见百灵的妈妈,我放弃了自己的幸福。几天来我一直认真的想着这个问题,都说爱是自私的,可我却觉得“爱”就不可能自私。为了百灵,为了我对她真挚的爱情,我必须得放弃。

这颗爱情的苦果,只有我一个人来吞下才公平,百灵太无辜了。

百灵来信了,她的母亲将她软禁了起来。听起来有点可笑,我却一点儿也笑不出来,百灵说,妈妈闺蜜的儿子一直在追求她,现在已经被全家人都认可了。问我怎么办?并提出两人一起私奔的主意,一起到南方去,去闯出一片自己的天地!方案很诱人,我几乎有些动摇了---

X月X日 零星小雪

在百灵家附近的小饭馆里,我见到了百灵说起的男朋友,意外的并不让我讨厌。天气很冷,我带着一身的寒气钻进了这家小店,店内还没有客人,显然离中午饭还有一段时间。他坐在门口靠窗的位置上,大概是一直看着我走过来。在我推开门的一刹那,他站了起来,神情有些慌张,脸变得红红的。

“你好!”

他伸出右手,手很温暖也很大,他握着我的手摇了摇,做了个请坐的手式。

“你可能不认识我,可我见过你。在我听百灵说过你和她的事情以后,我忍不住去学校看过你几次,只是没有机会认识----”

他就这样一直讲了很久,我只是静静的听着。听得出来他很爱百灵,并且一再强调他们是两小无猜,从幼儿园时起,他就认定百灵一定会是他的新娘。一直到知道了我的存在----

“你真的爱百灵吗?”

他突然抬起头,眼睛里充满了怀疑,就像两个大大的问号,直视着我的眼睛。我浑身一阵颤抖,咽了一口唾液和着口水将激烈的话语吞了回去。

“我明白了,你们是青梅竹马 两小无猜。我很高兴百灵有你这样一位朋友或者未婚夫,我已经决定退出了。”

我把早已想好的话重复了一遍。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和他分手的,外面雪越下越大,天空中飘着大片大片的飞雪,几米之外就像一个雪白的未知世界,我神情恍惚的走在大街上,眼前像信号不好的电视机屏幕,黑黑白白的闪动着,耳边是刺耳的刹车声和汽车啦叭的轰鸣。各种叫骂声不绝于耳,我只是固执的向前走着、走着,没有目的,没有方向,两条腿带着我已经掏空了的躯壳机械的走着,也许通往极乐……

那里也许是天堂?

下接(3)

老顽童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