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锁红楼:宝黛偷看禁书

你看书,我看你

青春岁月之所以成为成年人心底梦寐不忘的瑰丽记忆,恰恰在于它的神秘与不可知。而宝玉偷看禁书,其实仅仅因为禁书对于宝玉来讲,是神秘的,是不可知的另外一个世界。同样的,禁书对于曾经青春过的我们而言,也是神秘的,是不可知的,那么,你有没有偷偷看过禁书的经历?有没有和你最喜欢的某个人一起偷偷去看大人们不允许的书籍?

我记得十几岁,我们这一代青少年时期,恰好是岑凯伦、琼瑶小说、席慕蓉、汪国真诗歌最盛行的阶段,这些书因为与学习无关,所以大人们是不准我们看的。可是,即便我这样公认的乖乖女,也偷偷的看过这些书籍。那时候,不像现在这样很容易就能买到各种书籍,尤其穷乡僻壤这种地方。庆幸的是,我有个在市区工作的堂哥,他是个非常调皮又很不听话的男孩子,所以我就背着父母,央求他在市里给我买琼瑶的处女作《窗外》,已经不记得是他给我买的还是他在别处要来的,他把书给我邮寄过来,我就趁着父母都睡了,拿着手电筒在被窝里偷看,因为第二天还不能表现出困意,否则很容易被母亲发现。所以,不能看太久,一本书要好久才能看完。

后来,我又开始看汪国真和席慕蓉,尤其席慕蓉的诗歌,对我影响非常大,我最初写诗歌的风格,大抵类似汪国真和席慕蓉,但汪国真的诗歌太浅显,后来我就只喜欢席慕蓉了。只是很遗憾,我没有黛玉那样的幸运,可以有宝玉这样的知己一起陪着看禁书。

宝玉和黛玉是幸福的,他们不只是偷看过禁书,而且是在沁芳闸桥那边被桃花包围的石上一起看的。每次看到87版黛玉笑着看《会真记》,而宝玉深情的望向黛玉这个剧照时,我都会非常感动,我想,这大概是他们生命中只属于他们二人最美好最幸福的时刻。

宝玉的爸爸贾政一直认为宝玉不求上进,因为他不爱学习。实际上,他不是不爱读书,而是不喜欢读四书五经那类书。他看自己喜欢的书,就能够很快记住,并且现学现用。所以,他在沁芳闸桥那边看《会真记》,恰巧被黛玉碰到,等黛玉也很快读了几出《会真记》,两个人一起探讨的时候,宝玉能够马上应用恰当的词句,来形容他跟黛玉之间的情感。你看,当黛玉不顿饭时,已看了好几出了后。宝玉笑道:“妹妹,你说好不好?”黛玉笑着点头儿。宝玉笑道:“我就是个‘多愁多病的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的貌’。”


87版宝黛

这其实是宝玉借用书中的词句,来表白自己对黛玉的暗恋。黛玉也不是不懂他的心思,但那个时代,女孩子是不能随便思想婚嫁之事的,会被贴上“淫荡”这个终身都撕不掉的标签。所以薛蟠冲动之余讲宝钗爱上宝玉,宝钗为此哭了一晚上,而金钏儿被撵出去宁愿跳井自杀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之身。所以,那时候的女孩子,面对这么多的礼教规矩,是相当压抑的。这也是为什么一直坚持做自己的黛玉,抑郁寡欢的原因之一,虽然黛玉在礼节上从未差过分毫,但她的内心,有着与当时传统思想反抗到底的倔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种风骨,始终贯穿着她的生命当中。

而有时候,黛玉又不得不遵从某些礼教规矩,比如不能接受拿《会真记》里那些艳词来形容自己和自己的爱情。因此,当宝玉这样明显的表白心迹时,黛玉恼了。黛玉听了,不觉带腮连耳的通红了,登时竖起两道似蹙非蹙的眉,瞪了一双似睁非睁的眼,桃腮带怒,薄面含嗔,指着宝玉道:“你这该死的,胡说了!好好儿的,把这些淫词艳曲弄了来,说这些混帐话,欺负我。我告诉舅舅、舅母去!”说到“欺负”二字,就把眼圈儿红了,转身就走。

黛玉的恼怒,实际上带有撒娇任性的成分,父母相继早逝,黛玉一心一意念着的,除了贾母再就是宝玉。而她又是和宝玉,从小一处吃、一处住、一处玩着长大的,宝玉又时时处处让着她,所以,她在宝玉面前,是最容易做自己的。又恰好,人性中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在最爱、最亲的人面前,往往会不自觉地撒娇、任性起来。一旦这样,口不择言或不断拿话试探的情景,就成为两个人之间的一种特定的互动方式。

所以,宝玉这样表白,黛玉未必是不开心的,但当时的礼教规矩,是不能随便说出这类艳词的。宝玉自知唐突,赶紧给黛玉赔不是,又开始哄着他这个心尖上的妹妹了。估计黛玉谁的好话都听不到心里去,然而,只要宝玉哄她,她便能很快转怒为喜,宝玉急了,忙向前拦住道:“好妹妹,千万饶我这一遭儿罢!要有心欺负你,明儿我掉在池子里,叫个癞头鼋吃了去,变个大忘八,等你明儿做了‘一品夫人’病老归西的时候儿,我往你坟上替你驼一辈子碑去。”说的黛玉“扑嗤”的一声笑了,一面揉着眼,一面笑道:“一般唬的这么个样儿,还只管胡说。呸!原来也是个‘银样蜡枪头’。”瞧,黛玉也不小心就使出《会真记》里的词来了。这就是宝黛之间无人可取代的亲密感,这是童年与青春期特有的一种亲密,不是爱情二字可以一概而论的。就像年少时,大家说一起出去玩,你可能最关心的,不是玩什么,去哪里玩,而是和谁一起玩。或者,像一起旅游住酒店,你最关心的是谁和你一起住或者就住在你隔壁房间。

记得重读初三那年,考试前老师在讲台上念谁谁谁被分配在哪个考场,我一点儿都不关心自己会在哪个考场,但我却竖起耳朵认真的听着,当听到他也被分到和我一样的考场时,我一边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句:“太好了”,一边回头看向他,而他也特别开心的笑着看着我。对视的那一瞬间,感觉全世界都是甜蜜蜜的。


87版宝黛

写到这里,突然就明白,为什么我用了20几年才慢慢的淡化掉因他而痛苦的那些感觉。原来,我们之间,有着太多类似宝黛之间的那种亲密,我们可以共同分享很多细小的、微妙的,并且在大人眼里不重要的缺关乎生命中的琐事。比如,因为父亲突然离世后,我整个人陷入悲痛中,却因为顾及母亲而不能表露出来,只好以听歌发呆这样的方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悲伤一下。这个时候,只有他在身边,他不言不语,就那样静默的坐在我旁边。那时候是用录音机,把磁带放进一个小匣子一样的里面,再按下开关就可以听歌的,A面听完了,需要手动换成B面再继续听。他会在我右手刚抬起时,就把磁带从A面换到B面,再从B面换到A面,而我,依然一动不动的坐着发呆或想自己的心事。有时候,觉得口渴了,我刚要站起来还没从凳子上站直了双腿,他就先我站起来帮我倒水,并递到我手里。我也会非常自然的接过他手里的水杯,几口喝完再继续听歌发呆。

即使有些事情,哪怕当时不见得有多愉快,却因为是我们共同参与其中的,仍觉得很美好。或许,这就是很多人仍念兹在兹的缘故,也是宝玉最终选择出家的因素。宝钗太理性,她不会和任何人去分享生命中这些细碎的美好,所以,无论她多完美、多努力,仍无法参与到宝玉的生命中,更不可能割断宝黛之间的那份来自心灵的隐秘连结。

文/费漠尘  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感恩您的支持与喜欢!

尘锁红楼:从宝黛的三生三世看因果不虚

尘锁红楼:宝玉爱黛玉并非只因三观一致

尘锁红楼:“小心眼”的林黛玉如何得人心?

尘锁红楼:晴雯为何能躲过宝玉的性骚扰?

尘锁红楼:黛玉早亡,最根本原因只有一个

更多尘锁红楼请点击下面链接:

尘锁红楼系列文章总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