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的盛宴

米粒走上了一条艰难的路,她是双重的,无法摆脱,让她痛苦不堪。

像中了魔咒,她的亲戚接二连三地死去,象一场瘟疫,她笑着继而埋怨,为什么会死,为什么是我的亲人,像恶梦一样夜夜吓醒,像恶魔的魔爪无法逃离,她窒息害怕地要死。

她来回地奔走在他们之间当个信使,她不想走过那座走了无数次的山,一条小路坑洼不平,跌荡起伏如抖起的绸带,两边的树林阴森无人,风像鬼哭,满眼都是坟冢,大大小小,新的旧的。

死气沉沉,米粒每次都惊恐地扫视着两边,望着弯曲的小路飞快地跑,她希望遇见一个人,活着的鸟,牲口什么的也好,风呜咽,撕扯着树,一切都死去了,一座新坟吓得她不敢走了,看着别处想着高兴的事她跑了过去。

坟冢的惊吓和它种种的猜想又像一根钉子一样钉在米粒的心上,伴着她长大,只要想起梦起,都大汗淋淋抖索不止。

一个个的离开似悄无声息,留下的阴影总难抹去,无论时间长短,米粒患上了一种病,只要想到看到恐怖的一幕,她喘不过气来,窒息地要死去,有双无形的手扼着她的脖子,如影随行。

她无法向亲人诉说,别人也不信,无法和正常的小孩一起玩,有时她讨厌她们,害怕她们,笑声,漂亮的衣服,玩具她们谈论的每个话题,她只想一个人躲起来,和她的影子,躲在她的王国,她的城堡。

大多时候她是孤寂的,她渴望走进家人的热切的目光中,同学的热闹的打闹中,渴望别人的关切和爱,她试过许多次,都悻悻而归,别人异样的眼神扫视着她,划清了界线,她不寒而栗她的躯壳空空的,没了魂。

她一次次地成了俘虏,成了那个影子的奴隶,无法正常的生活正常的学习,每天都有那么几次,窒息着害怕地抖索不止。

不敢独自呆在房间,总是有种种怪异的想法,她会死去,没人会发现她,会起火会漏电,她的思维无比活跃,许多以前的怪梦不时浮现,死去的人也在脑海闪过,她想逃,逃脱那个魔掌,逃脱它的魔咒

谈何容易,看不见却时时都在。

她焦虑不安,有时狂躁地不想理人,排斥着周围的一切,目光游离精神颓糜,无论白天黑夜她都醒着,做着一个又一个的恶梦,那些恶梦像鬼一样纠缠着她,她觉得生不如死。

她无神的眼睛望着周围在热闹地谈话的亲人,在身边来来住往的人们,他们都是那么鲜活,那么无忧地活着,触手可及却又隔着一道墙,他们都是正常的人。

她们痛斥着米粒,指责她的种种怪异的行为,学习上的愚笨无法正常交往的无能。

米粒躲在黑暗中啜泣无论白天黑夜,她瞪着那双不想合上的眼睛,不敢照镜子,镜里的人不是她,是她死去的姐姐,和那些模糊又清晰的亲人的意念,隔了那么长时间,她记不起,却又无比清晰。

米粒患上了失眠症,头昏脑胀生不如死,行尸走肉地活着,每天和无形的影子纠缠打斗动刀动枪。

生不如死,如若死就不那么痛苦何不去,黑夜里,空荡荡的房间里,走过的林中小路,模糊的字里行间,一个声音在喊着,来吧,很轻到我们这来,没有痛苦很快乐,是那死去的亲人,陌生的鬼魂,她少时走过的山中的坟冢,阴森的风,都在向她招手。

米粒迟疑地走向它们。

她爬上高楼想着那如花飞舞的唯美,落叶划着的弧线,流星的瞬间烂灿,轻轻的,只要那么一跃就可以,象鸟儿象白云一样,或撞上急驰的车,沉闷的声响穿透空气的好听的急刹车声,地上红色的如水一样流淌的,一切都可以一了百了,没有痛没有回忆没有恶梦。

她害怕了,她退缩了强烈地无比坚决地知道,她不想死,虽然她总是感觉自己每天都在死的边缘,闻着它的气味,听着它由远而近的脚步,近了近了,又远去的声音。

她挣脱着它,不让自己去想不单独待着,让自己忙起来,和家人大吵大闹,和同学打球,看电影逛街,可总有那么一条缝隙,它会钻出,在一句话结尾时,在眨眼的忽闪中,在想着一个问题一首歌中闪出,占据她的灵魂,思维会全部被它统治,又害怕地窒息喘不过气来。

她不想每天都陷在它的包围里,成为它的奴隶,她投降了她便彻底沦落,她不想她要和它争斗,那一刻这种想法无比强烈。

米粒试过,她都失败了,有时她好累和一个讨厌的人可以大吵大闹,打一顿,受些皮肉之苦也都可以,可那黑暗中的那无形的影子,怎么打。

去念一个强大的人的名字,一个爱的人的名字也阻挡不了它的见缝插针,谁会去爱她,一个神经兮兮的人,连读书合上书本的刹那,它又钻出。

一次无意地在书中看到,谁都有那个无形的魔鬼的影子,让人害怕让人痛不欲生,那一刻米粒哭了,她不是异类,她是正常的孩子,他们也和她一样,只是没表现出来,虚伪地掩饰着,他们也很累,有时也很痛苦只是程度很轻。

米粒发现书中介绍,许多的知名作家,科学家,演员企业家…许多无数的人都有过和她类似的困惑,严重的可以吃药,从此依赖上药物,精神上时好时坏,轻的可以进行心理疏导,进行心理治疗,无论哪种,关键是靠个人的毅力,怎样走出,摆脱它的掌控,米粒感到迷茫又跌入更深的深渊。

她不再排斥它的随时到访,何况也是赶不走的,何况它在自己身体内根深蒂固了,不再去想,不再害怕地面对它的降临,平静地接受它。

没事时米粒大多时间都在看书,只要有空,她都把自己放在书中,在书里她便不再害怕,没有恐惧没有窒息感,没有各种无止无休的想法,那一刻她是轻松而快乐的,时间总是溜得太快,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她在书里忘了出来。

米粒爱上读书,她慢慢地平静了下来,放下了许多固执的偏见,放下对周围仇视的目光,心中充满了许多美好的愿望,对一个人微笑,和蔼地和家人说话,心平气和地听完别人的请求,她发现自己在黑暗的角落里待得太久,发现每天的阳光那么美好,鸟儿的鸣叫,汽车的汽笛声,孩子的哭声,风吹过花丛,枝头萌动的新芽,世界这么美好,她似乎苏醒了过来,活了过来。

她有时对着一朵花,对着满天的星星,对着蓝天白云大喊,活着多好,健康阳光快乐地活着多幸福。


          后记:还有许多和米粒有类似遭遇的朋友,希望你们都能早日走出那团阴影,快乐幸福地生活,虽有些黯淡望对你有帮助能引起你的共鸣,它真实存在于每个人的心里,不要害怕,勇敢地面,望你快乐幸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那天下了第一场雪,那是她日思夜想的雪,只要下了雪,她就可以放肆地疯一回,在雪里可以细细地回忆起少时的点点滴滴,她的...
    蓝小愚阅读 436评论 6 23
  • 那么忙, 我们只是在逃避死亡。 无法逃避的, 无论如何忙碌, 也逃脱不了死亡。 停下脚步,与死神对望; 放下不安,...
    佛羽心阅读 230评论 0 25
  • 别怪我太荒诞的想法 它生长在这绚丽的年华 我能想到落叶的风姿 却看不到春天的发芽 我的世界雪总是纷纷而下 它们覆盖...
    那戈_1124阅读 21评论 0 0
  • 红烛燃,柱身渐短 蜡光应,心头微暖 前陈梦,依昔相伴 今顾察,曲终人散 论政法,吾可一纳法道鉴古今 怎抵君一句,非...
    皇氏三墳阅读 21评论 0 0
  • 汉代的李延年曾经写过一首歌。歌的内容是“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
    捂脸sloth阅读 3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