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我在商店外面看见了一只猫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几天我回学校办点事儿,赶上时间匆忙,自己又磨磨唧唧,等完事以后已经是深夜,便随便找了个住宿的小旅馆落了脚,跑到隔壁小卖部搜刮些泡面啥的充饥,小卖部不大,昏黄色的灯泡照的屋子锃亮,插电的暖气片就在店主人腿边,付账时隔着远远的过道都能感受到大腿温暖的气息,老板是个四十好几的中年妇女,面善,话不多,眼神下垂,始终不看我。

然后,我就听见了一声明显的猫叫声,其实还没进屋的时候我就已经隐隐约约的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叫,但是声音不大,朦朦胧胧的,又不像是在屋子里,刚才的声音格外刺耳,我才警觉的四下观察了一下,果然,隔着小卖部的玻璃门,我看到了一张毛茸茸的肥脸正一本正经的瞪着我,严肃而又认真。

我独自在心里合计着,绝对不是发情,猫发情的动静我听过,像小孩子在哭,虽然它盯着我看的眼神如狼似虎,那扒拉门玻璃焦急而又无奈的动作显得春心荡漾,还有被风吹得凌乱的毛发,应和着它的骄傲,放纵,透着一丝丝饥渴难耐,但是我知道那绝对不是发情,虽然现在刚刚入冬,但是北方的冬天再刮上点西北风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尤其是在这样的夜晚。

一只猫如果对着人发情,想想也是挺吓人的。

面对这只流浪汉我有些许的心疼,但是我还有事情要忙不能久留,我快速的收拾好要买的东西,付完钱拉开玻璃门走出商店,那只猫没有迫不及待的钻进店里,也没有嗷嗷叫着向我扑来,它甚至磨磨蹭蹭的给我让出了一条道让我过去,像一个受过良好教育,彬彬有礼的小学生,我见它没有要进去的意思,便轻轻地把门带上,它也不叫了,只是安安静静的抬头看着我,满脸的期待,又不敢表现的太明显。

可是我的方便袋子里只有一碗泡面一袋榨菜和一瓶矿泉水,根本没有猫能吃的东西,我还要赶着去买烤冷面,去晚了人家要关门了。没有和它打招呼,甚至没能敢直视一下那个充满期待的眼神,充满罪恶感的我扭头走了,猫没发出任何声音,直到我走出很远,小卖部陷入一片黑暗的街道那头。

我有一些伤心,每走一步心情就又沉重了一些,我想起来我小时候养过的那条狗了,和刚才看见的那只猫一样,听话,懂事,也一样的命苦,它应该是不敢进店里,因为知道进去了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猫虽说不及人类,但是长记性,要脸面,宁可受冻挨饿也不能丢失了尊严,我不知道它就这样等着好心人来喂食等了多久,也不知道未来还会在那里等多久,像这样流浪的猫在小区里又有多少只。

想想烤冷面,我提醒自己不要去想那只猫,思绪却无法阻挡的让我想起来小时候养过的那条狗。

我当年养狗的时候是在农村,父母做生意,忙,偶尔回来也是忙着爷爷奶奶喂喂牲口干点农活,爷爷奶奶不亲孩子,不太会说话,也忙,基本没工夫搭理我,现在想起来,当时的那段日子还真是挺难熬的,周围也没有同龄的孩子,自己一个人静悄悄的站在屋子的中间盯着眼前能够看见的一切不会动的物体发呆,衣柜,梳妆台,电视,沙发,耳朵里只有墙上的钟声滴答滴答的响着,一听就是好几个小时,偶尔盯着窗台的一盆仙人掌发呆,就那么一直一直的看着,奶奶问我到底在看什么,我告诉她,我在看仙人掌慢慢地长大。

其实这些都不算什么,真正的导火索在后面,那天,我妈忙完工作回来,发现我就窝在炕的一角死活不出去,平时喜欢的玩具在周围呈弧形摆放,凡是伸手够不到的地方我都不出去,玩具掉到手够不到的地方就不要了,反正死活不出把自己围住的那个圈。

我妈问我为什么,我说我怕。

她说你怕什么?

我说我怕屋子里不会动弹的物体,我怕安静,也怕钟表滴答滴答的声音。

我妈托着腮帮子想了很久,晚上又号召家庭成员停住了手头上的一切工作,召开了一场紧急的家庭会议,最后大家一致得出了一个结论,据观察,这孩子脑子出问题了,八成是成天在家里待着憋傻了。

爷爷奶奶是觉得小孩子都这样,等大了,上学了,也就自然而然都好了。

我那独具慧眼的妈可并不这么觉得,她说我是太孤单了,厂房大院周围几乎没有住家,爹妈成天跑业务忙的焦头烂额,我和严肃的爷爷奶奶既玩不到一起去也说不到一起去,她说我需要一个伴儿,于是第二天,一只雪白雪白的,活蹦乱跳的小土狗就映入了我的眼帘,我惊呆了,有些不知所措,我不知道原来狗崽子可以这么可爱,像一个……..像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

从此以后,我的生活就从黑白静止变成了五颜六色的动态,我不再蜷缩在炕的一角,而是开始满院子乱跑,打滚,疯闹,爷爷奶奶跟我妈说我爱笑了,开朗了,也不害怕了,连饭都能多吃好几碗了,没事就出去疯跑拦都拦不住了,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唯一遗憾的是,我一直都没有给狗取一个像样的名字,每次叫它都习惯性的“哎”一下,它就疯了一样的跑过来,以至于后来我妈提醒我给狗取一个名字的时候,叫它什么它都不答应,只有唤它“哎”的时候,它才会耳朵一直,吭哧吭哧的跑过来摇着尾巴,后来我试过很多方法给它改名字,没有用,根本不听,狗子很专一。

没有给它取一个像样的名字还有一个主要原因,那就是我几乎从来不唤它,也不跟它说话,你们也能感觉出来,童年时期的我很自闭,说一句完整的话比上天都费劲,但是我和狗子之间也无需多言,它一个眼神,我一个动作,我们彼此明白,心有灵犀,早上,它会很自然的倒在我的怀子,嘴角上扬,用眼神偷偷的向下偷瞟我,我就知道它想梳毛了,还不好意思,表现的很含蓄,中午吃完饭我也会捋它的毛,从头到背部再到脚,它很享受,捋着捋着就趴下了,继续用眼神瞟着我示意不要停,捋着捋着就躺下了,露出圆鼓鼓,红扑扑不害臊的小肚皮,捋着捋着眼皮子就合上了,到最后居然放肆的打起了呼噜,它困了我也就困了,一人一狗占据了半张床,狗子很有礼貌,睡醒了从来不打扰我,每次我睁开眼睛它都在瞪着我看,或真诚,或期待,反正一直都在,我也学它,虽然我知道再怎么粗暴的打断它的睡眠它也不会生气,但是我不想,有时候我也在感叹,我人生中第一次学会彼此尊重,居然是跟一条狗。

偶尔我们也会争吵,虽然我很爱它,但我也需要一些独处的时间,比如吃一些好吃的,而它太粘人,总是缠着我不放,用一种可怜巴巴的眼神,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家里不知道谁送来的驴肉,爷爷奶奶做成了驴肉包子,所谓天上龙肉,地下驴肉,驴肉包子,说它是人间极品也不为过,此刻手捧包子的我是自私的,是无情的,而它的眼神是贪得无厌的,奋不顾身的,一开始它还很听话,彬彬有礼的在一旁直舔着舌头等着,有些小激动,小害羞,后来看我一口一口的往嘴里塞,也没半点分享的意思,终于开始憋不住了,伸出爪子开始上手,舌头不顾一切的搜索从我手中冒出来的油,眼睛里除了包子就是包子,我无可奈何,只能把它引诱到房间里然后把房门锁死,听着它在屋子里疯狂的挠门声,我有一丝负罪感,有一丝复仇的快感,大口大口的吃着包子,享受到哈喇子都快流到地上了。

等我吃饱了把门打开时,狗子已经睡着了,嘴边有着醒目的口水,这会儿做梦应该在吃驴肉包子呢,不忍心打扰它,我有些后悔了,是的,吃饱了之后才会后悔,心想不就是包子吗?至不至于,当然,睡醒了的狗子又活蹦乱跳的冲我微笑摇尾巴,它不记仇,你对它的好它就记得,不好望却忘得很快,长大了以后发现,之所以现在很多人过得不快乐,应该是因为他们和狗子的心态正好相反吧,所以狗子的生活一直是快快乐乐充满阳光的。

当然,也有它不开心的时候。

那一年,邻居家养了一窝鸡崽子,我和狗子都正处在懵懂的青春期,对未知的世界充满着无尽的好奇,所以,为了防止我们俩在小鸡还不能变成鸡肉的年纪里强行把他们玩夭折,爹妈对我发出了言语上的警告和通牒,当然,狗子只是一只狗,它听不懂。

所以好事的邻居就采取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方式让狗子记住,把狗子抱到鸡圈里,让它追鸡,然后再对狗子进行一顿暴打,这样它以后看见遛弯的鸡崽子就不敢去招惹了,我当然不同意,但是那个时候我还太小,根本就没有发言权,况且大人们说了不会下重手,我也就没有阻拦。

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从鸡圈里传来,我永远不会忘记狗子被拎出鸡圈时那无助而又迷茫的眼神,它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进了鸡圈,它只是对那些小鸡感到好奇所以兴冲冲的跑过去找它们玩,它的笑容,被狠狠的抽了好几个嘴巴子,它哭了,嘴角有血迹,我从来没有看见过狗哭,确切的说,我从来都不知道狗会哭,能哭,我惊呆了,这哪里是一条狗,这分明就是个有感情,有思维的人啊!

“说好的轻轻打呢?!”

邻居大叔也觉得自己下手重了,想来摸摸狗头,被我爸毫不客气的一把拦住了,这么多年来我就佩服老爸这点,不怕得罪人,难怪他在单位一直升不上去。我们一家人都没想到大叔会打的那么重,我们很生气,我们怕他们家的鸡出事,我们处处为他们家考虑,而他却只想着自己。

回到家后,我终于绷不住自己紧紧控制着的神经了,我捂着头号啕大哭起来,之后两顿饭没吃(迄今为止最高记录),我今年二十多岁了,讲真,到现在还从来没有一次哭的比那次更惨过,狗子就在我旁边看着我哭,它真的是无辜的,它没想到会被平日还算友善的邻居大叔残忍暴打,也没想到过作为家人的我们会袖手旁观,别人可能不懂它的想法,但是我懂啊,我们之间是不需要言语沟通的,当然,它不会记仇,可是我会记得,这种负罪感,这种没能及时站出来的没齿难忘的负罪感

可能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善恶终有报,苍天饶过谁,邻居大叔家后来幸运的赶上了禽流感,好几百只鸡一只也没活成。

这还不算,真正让我产生负罪感的,是我上小学以后,我还记得第一天上学,我和狗子都兴高采烈,我骑着自行车,它跟在后面拼命的跑着追,我太兴奋了,学着电视里少先队员的模样给自己用红抹布做了个红领巾,布料有点多,也给狗子撕一块系在脖子上,狗子骄傲的挺胸抬头,整只狗看上去很神气,由于学校离家实在太远,我就跟狗子说你先回去吧,我得去学校报到,狗子自然是同不懂人话,一直在后面跟着我跑,我怕它迷路,拼了命的骑车想要甩开它,可是在农村从小疯跑惯了的狗子体力实在是太好了,根本就甩不掉,最后,狗子居然跟到了学校,并且一直等着我放学一起回去,它没事就待在门岗大爷的屋子里,大爷面善,应该是个好人,狗子也一直很喜欢他。

上学了,离开了有狗有我的伊甸园般生活后,我的烦恼也随之而来,我和狗子从小相依为命,我没接触过多少同龄的小伙伴,这方面狗子也没有多少经验,作为一个怪人,我顺理成章的被欺负然后孤立了,作为被孤立者的狗,狗子也被欺负,被嘲弄,所以每天放学回家,一人一狗,夕阳西下垂头丧气被拉长了的背影显得十分落寞,每次我们垂头丧气的回来,我都很欣慰,幸好有你陪着我,即使是坎坷和不安,只要看着这张狗脸,给它顺顺毛,所有的恐惧就都烟消云散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荣辱与共,患难见真情吧。

直到那一天,我放学出来来到门岗大爷那里,没看到狗子的身影。

我来到它经常等我的那条路边,也没有看见那张直冲我笑着的狗脸。

一开始我以为它可能是去哪里玩了,或者是找周边的某个母狗调情去了,毕竟岁数到了,念想还是要有的,可是我没等到狗子,很久很久,狗子从来没有让我等过这么久,我有些慌了,去问门卫大爷,大爷也没多说什么,就是说没看见,过了许久才迸出几个字,听得我心结成了冰哗啦一下滑到了嗓子眼里。

“好像是有一台面包车过来给接走了,我没太看清。”

我听大人说起过,最近常有一些狗贩子在村子里出没,抓些没人要的流浪狗卖给镇子上的狗肉店。我当时并不担心,狗子这种小土狗不够塞牙缝的,况且它会卖萌,会装无辜,谁会忍心吃它?

我有些震惊,我被惊呆了 情绪有些激动,言辞也开始激烈起来。

“大爷,这种事情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既然都看见了,也知道那是我的狗,为什么不出去阻拦一下呢?您不是也很喜欢我的狗吗?”

大爷的脸色立马变了,明明上一秒还慈眉善目,和蔼可亲。

“谁说要给你看着狗了,你给我发工资吗?放学了就赶紧回家滚蛋!”

我被赶出了门卫室。

站在狗子经常等我的街道,我不愿意离开,我看着大家兴高采烈的推着车,聊着天走出学校,他们都有同伴,都有喜欢的人,是啊,人生在世,怎么会有人没有同伴?没有喜欢的人?怎么会有人独立一人,孤独的活在这个世界上?骗人的吧,只要一个转身,狗子就会舔着舌头,步履蹒跚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给你吃罐头,把黄瓜切成沫扔给你吃,把驴肉包子嚼碎了喂给你,听话,回来吧。

而我等来的,只有日落。

“我还没给你取过名字呢,你别走啊!”

“你让我以后想你的时候怎么办?叫你“哎”?”

负罪感占据了我的心头,如果我能阻止狗子来学校它就不会丢,如果我多留意一下大人们说的话意外就不会发生,如果我能早点给狗子取个名字.........

一滴清澈的眼泪滴落在马路上,无声的哭泣是一种绝望。

一滴眼泪滴落在我刚刚买完热气腾腾的烤冷面上,热闹的小吃一条街,叽叽喳喳,喧闹繁华,我的手里拎着一桶泡面一瓶水还有一袋榨菜,我津津有味的吃着烤冷面,我是来学校办事儿的,天太晚了留下住一宿,我在去商店的路上偶遇过一只猫……..

想到了这里,一种莫名其妙的负罪感,油然而生。我想到了小时候,想到了那些岁月,想到了被我唤做"哎"的狗子,思考片刻,我知道,我必须回去,我拎着泡面榨菜矿泉水,我吃完了手中的烤冷面,我再一次来到了商店的门口。那只猫还站在那里望着商店里面,眼巴巴的望了不知多久。

“又来了啊。”老板是个四十好几的中年妇女,面善,话不多,眼神下垂,始终不看我,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懂得了长得面善的人并不一样就真的是面善,因为一只瑟瑟发抖的猫就站在玻璃门外,羡慕的窥探着里面的一切。

“老板,有鱼罐头吗?还有火腿肠什么的。”

商店的玻璃门被拉开,我在挑罐头没有细看,一个女生的声音忽然在我的背后响起。

“哎!你在这儿呢啊!”

“哎?”我浑身上下打了一个激灵,那一刻,仿佛上帝给了我什么指令,也好像是忽然接到了某种暗示,有那么一瞬间我似乎觉得自己穿越回了过去,因为那个声音,像极了儿时的我在唤着狗子,我忽然油然而生出一种愚蠢的想法,蠢狗还在,它一直在天堂看着我,看我为流浪动物们所做的一切。

我转过身来,算是我好久不见的大学同学,不熟,我一般很少跟女生交流。

“怎么了?”她好奇的看着发呆的我。

“没事,就是觉得你刚才的声音很像小时候的我。”

"啊?"女生诧异的看着我,她当然不懂,我哑然一笑说:“你就当刚见面的老同学讲了个不好笑的冷笑话吧,还有,有兴趣陪我去喂猫吗?”

我们聊了一小会女生就要走了,本想问问她有没有意收养这只猫,旅店禁止动物入内,女生家住本地,也是自己一个人住,说不定会喜欢它,但是想想还是算了,她要是喜欢听我说明缘由后自然会把猫抱走,她要是不喜欢,这样的建议只会让她为难,不领走就好像她没有爱心一样,我不喜欢道德绑架别人。

猫在狼吞虎咽,火腿肠跟鱼罐头,很惭愧,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我走了,它抬头望了我一眼,继续吃东西,它一定经历过很多次离别,走就走吧,没有不散的宴席,食物留下就好,它看的很开。

“再见。”

小卖部,再一次陷入到一片黑暗的街道那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哈哈、经过上面的导入之后呢、我就在想可不可以把数据库楼里面的数据导出来、反正这些功能都是一起的嘛、 开始 首先js...
    我就呵呵哒阅读 238评论 0 0
  • 每个人都有个面罩, 隔离尘世的伤害, 呵护脆弱的灵魂。 每个人都有两个面罩, 一个给自己看, 一个给世界看。 一个...
    林德木阅读 178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