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高于暴力

14日深夜,在法国尼斯英国人漫步大道上人群拥挤,正欢欣鼓舞地庆祝着国庆日,一辆长四米的白色卡车突然闯入,在两公里内肆意乱撞并扫射人群,民众惊慌失措,死伤一片。据事后统计,总共伤亡84人,其中15名为儿童。

16日凌晨土耳其突然传出政变的消息,凌晨四点多,发动政变的军人在首都安卡拉先后控制国家电视台、交通要冲以及议会大厦前的空地,他们在议会大厦前部署坦克,并开上街道。紧接着他们单方面通知接管政权,要求民众听从指挥,实行宵禁。

当时土耳其总统正在地中海度假胜地度假,获悉这一消息,他通过CNN在当地的新闻中心视频讲话,声称政变是非法行为,政府有信心有能力尽快解决这一问题,并呼吁民众走上街头抵抗政变。

在总统的发言被播出后,有不少民众走上街头,爬到坦克上抗议政变,狗急跳墙的政变军人进入CNN在安卡拉的新闻中心,命令中止报道当地消息。

政变发生6小时后,据权威人士宣布局势已得到控制,共有103名军人参与了政变,主要来自空军和宪兵队。

法国恐怖袭击和土耳其军队政变爆发的时间间隔不超过24小时,均在全世界范围内引起广泛关注和热议。它们以暴力流血的野蛮形式出现,说明在处理文化冲突和阶级利益冲突时,仍有不少人会轻率地采取不文明的手段解决矛盾,以损害无辜群众的人身财产利益为代价也在所不惜,结果只会让矛盾升级激化,得不偿失,两败俱伤。

比如尼斯的恐怖袭击活动,虽仍没组织出面宣称为此负责,但明显是一起仇恨西方文明与文化霸权的暴力报复行为,期望以此方式解决在应对西方文明文化入侵时的无能和失败,演一出杀鸡儆猴的戏码,让文明世界扩张的脚步望而却步,顾虑重重,这便是恐怖活动策划者的真实目的。

再看土耳其的军人政变,这很可能是利益划分上的不满让部分人耿耿于怀,也许是曾寄希望于走正规途径解决,但未果,不得已预谋了这一一劳永逸的法子,即发动军事政变,逼迫民选政府彻底交出分配利益的权利,为己所用。天不遂人愿,政变倒行逆施,违背了广大国民的根本意愿,在暴风骤雨的6小时候后匆匆拉上结束的帷幕,其戏剧效果堪比小丑。

文化冲突不可避免,所以在文明世界的主流态度是博爱,接受文化多样性的存在。武力夺取政权让人民生灵涂炭,生活中水生火热之中,因此,民选政府成为当今更为提倡的政权形成模式。

然而,总有那么一些人,在全球化大潮席卷而来时,他们裹足不前,闭关自守,一旦自认为己方利益受到侵害或遭遇潜在威胁,便挥舞起手中的长刀,见人就砍,沿用着几百年前我们祖先使用的问题解决办法,实际上落后而愚昧。

现如今,和平稳定是全世界人民期望并为之付出奋斗努力的目标,面对矛盾冲突时,采取公开公平和开放的态度应对,以对话、协商和合作的方式解决实际问题。任何违背这一主流模式的人或行为都会为世人所摈弃,并最终惨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