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 我死

假如我死于癌症

假如我死于意外

我的死因应该只有这两种。还有一种,老死。

假如有一天,医生告诉我,应该是云淡风轻的告知,(因为医生已经看过太多的生老病死,他们对于患者的死亡已经麻木,再说,那么多的人都得了癌症,凭什么你就不能得?)你患了某种癌症。我不会痛苦震惊的犹如五雷轰顶和手足无措的脆弱无助。因为在此的很久之前我已经给自己做了死前心理建设,虽不特别的专业但绝对的因地制宜。因为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我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所以,我将平静的接过医生手中的诊断书,到底会不会如我想象中的平静,我此时并不很确定,毕竟那一天并没有真正的到来,我无法百分百的预测出那时的我真正而不加掩饰的状态。但我会和医生说谢谢,接过诊断书而离开。

然后去看看我妈,给她留些钱,告诉她我要出差一大段日子。再去找我姐聊聊天。然后去单位请个长期病假。再去陪女儿,她应该不会让我陪太久。

这时我发现,在我死前,这个世界最离不开我的居然是小月亮,我妈有姐姐照顾,女儿有爸爸还有以后的爱人孩子和朋友们以及她的人生。只有小月亮,她离开我谁会收养她?猫界?我没处放她,想了又想,我觉得我去求婆婆,婆婆也许会答应帮我养她,她是一个粗心但善良的好人。

这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可以没有我,我也没有留恋任何人。每个人都是一个个体,终将独自的来,独自的去。

此刻的我,或许是从所未有的轻松,或许是从所未有的孤独,也或许是从所未有的不舍。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哭。即使哭了,哭过之后我也将鼓起勇气甩掉今生曾经的所有,从此独行天涯。我会有勇气把一切扔掉,在生与死的临界点,做一个全新的自己,我不怕孤独,这一生我都是孤独的,我不在乎这另一种孤独,所以我不担心从此以后的我的一个人,对一个将死的人,也没有任何可怕的。临行前,我将送给所有走进我生命里的人以最美好的祝福。

于是,我走了,在这个我曾经活过的世界,我死了。虽然我现在还没有真正的死去。但是,我已经没有了。

我现在活在另一个有着我的世界,死之前我就不去医院了,手术我是不会接受的,插满管子或者吃着掉光头发呕吐不止的药,这样残破不堪的肉体我要她何用?我会去一些不冷的地方让自然来决定我生命的长度,并没有我特别想去的地方,我会找一些暖和没有冬天的地方。走走停停,一些不冷的地方。

另一种意外死亡,不在我计划之内。

至于老死,那是我的运气,我居然生于自然,死于自然。

无论怎样,死亡无非是一种完成两个空间转换的手段而已,大家都会死。

在死前我要和医院签订器官捐献,把我这个肉体安顿好。然后遗书就不写了,没啥可说的,这一辈子说的足够多了。朋友欠我的钱我就不要了,我很开心能够帮过她们。最放不太下的妈妈有姐姐照顾,历经风雨的她即使无法面对也要必然经历。女儿有个富有的爸爸和她即将迎接的她的人生。

此生,我尽力了。力所不能及之处请海涵。

此生,永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