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那时青衫薄

01.闹学堂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长大的。

准确的说是不记得上学期间的许许多多细节。

我印象中的学校树立在云端,我努力地想踩着被哥哥姐姐们踩的溜滑的脚窝想到学校去,结果滚下来好几次,最后还是在不记得哪一位哥哥帮助下上去的。学校面北朝南一个大房子,沿着中间走道是两排低矮的厦子房。

黄昏时分我们大概十多个简易班的嘎嘣豆,来到教室就像是来到花果山。时间还早,老师没有到,我们就一个人选择一张桌子,赤身露体地躺着课桌上神侃。然后又一个男同学把守教室门,防止女士混入。

事与愿违,能拦住女生的同学却没有拦住老师,暴跳如雷的老师狠狠地在我们这些不守规矩的学生屁股上按了几个红印子,算是颁发给我们的录取通知书。

02.搬砖

小树在长,我也长。

当我们确信可以毫不费力地爬上高高的半坡上的学校去上学时。破四旧之风席卷大地。那些入土为安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坟都被挖开。老祖宗给我们贡献了许多砖石,政府决定用他们修建新学校。

人力有限,老师就组织我们搬运墓地的砖到工地。

因为从妈妈那里听过很多鬼故事,我那小小脑袋装了很多惊悚画面,平时胆小的我,一个人都不敢在自己家待,晚上去厕所也是拉着大人的手才敢出门。村上谁家死了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