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姐的花房 17

我“哦”了一声,没有继续接茬。

“花姐,你不问问他来干什么吗?”

“他能来干什么?当然是看我们活泼可爱的小枣咯!” 我就随口说说,开开玩笑。

“才没有,肖文问我能不能暑假在这儿打工,正好我想请假去西藏,你看行不行?”小枣充满期待地看着我,这期待,不比谈奖金的时候少。小枣很少出去玩,但是暑假总会请一个星期假,看来,今年至少要两个星期了。

“不着急,我们计划一下,计划一下。” 小枣不在,我就有得忙了。但是小枣不在,最优的选择是丁丁,而不是肖文。丁丁就是那个梦想着开花店的女孩,没课的时候偶尔会过来帮忙,比其他单纯兼职的学生更加上心。丁丁很好学,但是小枣显然更加喜欢肖文一些,因为肖文说话的时候从来都是客客气气,没有半点学历方面的优越感——小枣经常说自己没什么文化,没念过大学的她在这个大学生遍地的地方难免有点自卑。

“你哪天把丁丁和肖文都叫来,把你们的时间都对一下,把事情都交接好就行,反正还有我呢。” 对我来说,谁来都无所谓,关键是生意别影响,花房能正常地运行下去。况且,丁丁比起肖文,更加专业一些。在花房,我首先是个商人,虽然是比较底层的,挣不到王志那么多钱,甚至连那点志向都没有。

“花姐,你有没有觉得肖文看你的眼神不太一样?”今天小枣话好多哦,

“哪有?他是不是怕我?”

“不知道,我发现他总是瞄你,哈哈哈哈。”

“他瞄没瞄我我不知道,至少你一直在瞄他吧?要不你怎么发现的?”被我将了一军,小枣不说话了。呃,这是一不小心戳中了少女的心事?还是鉴于我老板娘的身份?按理说,我们一起同甘共苦了两年,是同一个战壕的战友,还都是女的,关系理应十分亲近才对,但事实上,我们之间的距离一直很明显——工作上搭档得很好,但是除开工作,没有其他更亲近的关系,说不上闺蜜。

小枣说的那个眼神,我也偶尔捕捉到过,但不是十分在意的人,对方也没有坏心,所以没有太放在心上。一个人的一生要接触的人很多很多,若是都要这么在意,那可要忙死了。而且有些人对你的关注是善意的,有些人的关注却是坏心眼儿的。想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王志的前妻,我的前塑料闺蜜——她曾经也是那样明里暗里观察我吧,然后找准时机直达要害。

肖文的眼神是善良的,没有坏心的,我已经忘了是几次,我们现在表面上还保持着以前的关系,他周一早上会按时来做兼职,只是我周一会尽量晚出现,吃完早餐再去花房,不会主动看他,出去送花的时候也再也没有叫上肖文。

若是他这个眼神是给小枣的,却是很好的。我大概能猜到小枣对他的一点好感,肖文在的时候,小枣显得十分活泼,肖文每次后脚离开,小枣的眼神里会有一些失望。也不知道我的感觉对不对,总觉得那才是年轻人该有的爱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是花姐,其实我不叫花姐,但是大家都叫我花姐,两年下来我也就习惯了自己就是花姐。我开了一家花店,在一个写字楼的一楼...
    晓初Tina阅读 1,865评论 46 51
  • 听到肖文的名字,我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来。 我的手机里躺着肖文的好几条信息。我倒没有故意不去理会,只是没有一直看信...
    晓初Tina阅读 1,285评论 32 49
  • 光天化日之下,两个女人扭在了一起,恶语相向,拳脚相加。 肖文把我们拉开的时候,我已经嘴唇破皮,感觉脸上还有一道长长...
    晓初Tina阅读 1,100评论 34 28
  • 文/一叶微语 这个夏天,不可能再让你现身 我的眼前。尽管,它一如既往地热烈 我知道,你的热情 去了别人的沙漠,燃烧...
    一叶微语阅读 1,062评论 29 31
  • 小时候还没有自主意识的时候,谁来决定我们吃什么穿什么? 是我们的父母。 他们根据他们的想法和意愿来选择我们的所有。...
    咸鱼和饭小姐阅读 44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