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传·情》在B站火出圈,戏曲又看到了希望

物道君语:

戏曲距离我们这么远,有什么用呢?

然而美不需要有用,而当越来越多青年人喜欢与爱护它,戏曲就有了希望,我们也有了希望。

今天的年轻人到底爱不爱看戏曲?我在B站看到了答案。

近日一条粤剧电影《白蛇传·情》的预告片,在B站火爆了起来。

播放量近300万,评论1.3万条,和满屏弹幕:

“冲这特效就要去看”

“听这唱腔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水墨画风好有感觉......”

因为一波年轻人的助推,《白蛇传·情》的排片逐步上升,影院排片也渐渐多起来,截至目前,票房已突破千万大关。

当然相比动辄破亿播放量的视频,一天票房破亿的电影,它的数据不过只是一个零头。

可在过去,戏曲电影最高票房不过一百万,有的甚至五位数。

5月20日《白蛇传·情》上映,这一天也是粤剧列入国家非遗的日子。

过去总有人问:“为什么要写非遗啊,这么远又古旧。”

我们曾说,有些事情不是因为看见了希望才去坚持,而是坚持了才有希望。

现在我想说:幸亏他们的坚持,今天我们看到了希望。

为此我们采访了美术指导李金辉老师,与他一起谈谈《白蛇传·情》。

【 景 】

看《白蛇传·情》是非常享受的,电影一出来,就像轻轻走进了宋代水墨画卷。

似某一个清晨,水汽迟迟不散,悄然间窥见了西湖断桥上,若隐若现一对良人,白娘子与许仙初初相遇。

电影里有很多留白。一座桥,一把伞,两个人;或天蓝蓝,水涟涟,一朵莲花妍;甚至仅仅一叶竹青,随风轻落。

一切都很平淡,却有嚼不尽的意味,就像只要你看见过烟岚,就会被莫名地烙在脑海里很久,很久。

采访中,李金辉老师说,这在水墨中叫“妙有”。

以往我们看西方的《爱丽丝的梦境》《指环王》《哈利波特》,他们的世界也很美,但是场景搭建太真实,这种美就不是中国人的浪漫。

《白蛇传·情》里没有把所有场景都按实还原,“只是选择我们想让大家感受到的。”哪怕是白娘子的家,一座江南园林,其中青瓦房子、古蔓围墙、月洞门、圆月窗,都是实景搭建,但在最后的呈现会加上“水汽”。

“因为当你想让人们感受得更多的时候,呈现的内容反而要少。这就是妙,它不仅仅是美。”李老师如是说。

从我们的生活里也能窥见一二,比如少许盐,一点水,“少许”是多少,“一点”又是几多。好像无法量化,讲不出一个具体,但是中国人明白。

“这也是一种超越。”人们在生活中,领悟到了高于生活的东西。这也是中国戏剧产生的原因,也是外面人看着戏曲高深莫测,可是当你走进影院,听到了,看到了,默默地就会有一种感动。

《白蛇传·情》不是一部西方式电影,它属于中国,是水墨电影。

【 境 】

最初看到《白蛇传·情》是粤剧电影时,心怀忐忑“到底要不要看?”毕竟不止戏剧距离我们古远,粤剧作为地方方言,限定更大。

最终决定去看,却又因为其一段插曲《圆我的愿》,“圆~我的~愿,心事~千年。”虽不懂粤语,但那样的婉转曲折,让人觉得就像河里一条小波浪,荡呀荡的,有如唱诗般的韵律美。

采访时,李老师讲到一个词,“气韵生动。”方言有这样的魅力,它代表了那一片土地的人情与文化,也有着那里的人的气韵。

在《白蛇传·情》里,气韵最极致的表达是白娘子舞水袖。

她只身一人持剑冲入佛堂救夫,与众僧殊死搏斗,却一次次被打退,就在即将退出门外时,白娘子愤然起身,抛开两出水袖,开打!

想不到水袖原来也可以当作武器,又可以舞得那么美。一甩而过,给武僧一个响耳光,向后踉跄几步;又卷起了燃烧的佛灯,狠狠甩出。

“水漫金山”是大特效,气势宏,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紧张,但李金辉老师称,水袖长舞才是这部剧的“戏眼。”

在低沉的大提琴吟唱下,彷佛一切都在收敛呼吸静定,只有白娘子拼尽全力上下翻飞。它不是剑枪那种铿锵的力量,长袖是“蛇”的幻化,在心爱的人面前恢复真身,“告诉你我是妖”,就是一种温柔而坚韧的勇气。

中国人的造境,不是振臂高呼,声嘶力竭,而是有力量的含蓄。就像不必强调有多深的“爱你”“不能没了你”,而是不声张。

李老师说:“它讲究的是一种感染。”因为真正动人的东西,不必声张,也不必强势。

【 情 】

《白蛇传·情》有很大的创新,但内里非常传统,沿用了同名舞台版粤剧的底本,和原班演员。

不少人在豆瓣评论留言:“底本还是旧故事”“意识甚至比50年代还有保守”“还是老”......然而在看过电影之后,给我更大震撼的,却是这些传统。

寺里,法海就这么把法杖一杵,念一声:“白素贞!”便瞪大眼睛,大义凛然,怒目金刚令人生畏,但不会令人害怕。

有一个细节,水漫金山法海斗赢了白娘子,天空下雪了,法海伸出手心接下了一朵雪花,轻轻“哎”了一声。这一生叹息是他的情,守护苍生是职责,而她夫妻俩确实是真心相爱。

“这里没有一个是坏人。”许仙劝喝雄黄酒,也真只因为那天是端午,家家户户都喝,他的恐惧是人之常情。白娘子对爱,就像我们恋爱的勇敢,却也在放开的时候,舍不得。

故事虽没有创新,无可否认的是中国人在情感上的一脉相承,爱的勇敢,身不得已,也害怕脆弱。传统故事可以流传百年,有它的隽永在,如一碗老面,在每一个当下,都读到闪光的地方。

深长的情,最能时时回味,乍见之欢,久处不厌。

采访最后与李金辉老师谈到,《白蛇传•情》现在火出圈了,票房也突破千万大关,不过在他看来:“电影不仅一个票房数据,它其实是一个文化的载体。”

虽然这不是一部影片就可以做到的事情,需要大量戏曲电影共同去做,但今日走进电影院,看到越来越多青年人,喜欢戏曲,喜欢中国美,喜欢文化的隽永,实际上,我们就已经有了希望。

电影里小青与姐姐说:“这一趟人间,我们来错了。”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这一趟人间,我们来对了。

感谢:《白蛇传·情》美术指导李金辉老师。

文字为物道原创,图片由《白蛇传·情》方授权提供,转载请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