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

晚饭后,我联系了在上海的一位老友。

一起夜宵。

许久不见,乍看,彼此都觉得对方沧桑了许多。

不过我们不沧桑谁沧桑呢?

毕竟年龄到了。

现在社会上的主力军已经是95后了,甚至是00后了。

坐下,开啤酒。

我问,女朋友谈好了吧?

他说,在谈。

我问,那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呢?

他说,我的计划是2022年。

我说,为啥还得几年呢?差不多不该结的结嘛?

他说,房子买不起呀。

我说,你们家里经济条件不挺好的嘛,付个首付问题不大。

他说,首付问题是不大,但像我们硕士毕业刚出来的,一个月没多少工资的,这按揭可还不了啊,地段稍微好一点的,一个月按揭款都得三四万。

我说,那可以在稍微偏一点的地方买嘛。

他说,你不知道做我们这一行的,位置很重要,我们需要经常跑,你说你若住在郊区,来一趟市里都得两三个小时,每天啥也不用做了,净把时间耗在路程上去了。

我说,那倒也是。

一向青春焕发、激情四射的老友,这次见面,明显感觉到了他的压力,以及他的无奈。

之前的我们总觉的在上海的那些朋友过的很好,每天可以接触最前线的信息,最潮流的产品,最高端的享受,但是呢,在这些“最”的背后,的确是很多的不容易,首先需要迈的就是金钱关。

你说上海不好吗?它是真好。但是这个好是建立在一定的经济基础之上的。

否则,你会过的很难受。

这个难受倒也不是自身的难受,而是经过对比后的难受。

懂者自懂。

几瓶酒下肚后,我问,最近的上海是不是萧条了很多?

他说,可不是,大家伙都不敢消费了,一向拥挤的外滩,你再去,人已经很少很少了。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人均收入都降低了,我身边有个朋友在银行,还有个朋友在医院,按说是那种旱涝保收类型的吧?这不,前段时间集体降薪30%。

我说,这倒也是,薪水的打折,直接导致了生活质量的打折。

他说,但这只是对于普罗大众是这样,对于那些真正有钱的人来说影响并不是很大,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你说那些本身就有几个亿资产的人,一年就算不赚钱,也不影响他的正常生活。

我说,这就是大上海滩呀。

他说,上海的奢靡是很多人想象不到的,有钱人的常态是一顿饭就是几万块钱,这还仅仅是吃饭,再加上衣、住、行,你说你能理解吗?一个月开销个几十万简直再正常不过。

我哈哈一笑,说,我现在还不能理解,等我成为亿万富翁后兴许能理解点。

我接着又问,那像你和你女朋友俩,一年收入四十万,在上海属于什么级别?

他想了一下,说,估计是中等偏下,甚至还没有哦,你就算一个数字就好了,上海位置稍微好一点的房子在六百万左右,面积还不是很大,你首付个三成月供就是小三万,你说你这个收入是不是就等于还月供了,连自己生活都不够,还谈啥其他方面消费?!

我说,难怪你们压力大,你们这个水准在南京已经过的很滋润了,但是在上海也只够糊口饭吃。

他说,所以我们身边很多人是真的不敢结婚,更不敢生小孩,真正的消费大头其实是在孩子身上,就说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吧,他们家孩子今年刚上幼儿园,一年的学费就是15万,还不加上生活费及其他费用。

我说,高投入就意味着高回报嘛,不管是在自己身上还是孩子身上这些投入都是值得的。另外,就是你刚说的这些种种开销,其实也是值得的,钱并没有白花出去,而是换回了一种享受,一种品味,一种物理隔离,就是在上海无形中就把人分成了三六九等,以至于能留在上海的都是些很优秀的人,要么高知高学历,要么高财,在这种环境氛围下,你想不优秀都难,是不是这个理?

他说,这么说也对,要不然就不会有这么多人愿意留在上海了,所以它叫魔都嘛。

啤酒喝完,我回酒店房间休息。

在躺上床的刹那间,我想到了一个问题:同样是城市,为什么不同的城市却给人完全不同的感受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