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读书笔记

字数 3971阅读 665
致敬林奕含

第61页,思琪,读到这里的时候我真的很想哭泣,我很理解你,你骄傲的自尊,你需要一个说的下去的理由,让自己继续骄傲呀。你不要是你被,而是你自己来。我知道的,请你活下去。

第62页,你说爱老师不难。

傻孩子,我想抱抱你。

第63页,思琪对妈妈说:“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妈妈诧异地看着她,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吗?”思琪一时间明白了,在这个故事父母将永远缺席,他们旷课了,却自以为是还没开学

我正在读着的这个故事,是千千万万个房思琪用小小的身体教会的教育的意义。

第64页,她明明讨厌他以为她跟其他中学女生没有两样。但她说:“可惜来不及了。我已经脏了。脏有脏的快乐。要去想干净就太苦了。”

如果有一个人此刻站出来抱抱她,告诉她,女孩子的贞洁不是靠性来评判,你依然可以让你的生活变得美丽该有多好。人在受到伤害的时候会本能地去找寻那个他当下最珍惜的怀抱,我不能说她刚好找错了,她找的即使是父母也可能将她推开。这让我想起了《嘉年华》,这种事情的发生本身就是悲哀,身边人不会想到要去做这样的心理准备,要随时准备好张开手臂去拥抱一个受过这样伤害的小女孩。

第66页,简直禽兽!

第68页,他剥了她的衣服,一面顶撞,一面说:“问啊!问我是不是爱你啊!问啊!”完了,李国华躺下来,悠哉地闭上眼睛。思琪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穿好了衣服,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以前伊纹姐姐给我们念《百年孤独》,我只记得这句——如果他开始敲门,他就要一直敲下去。”李国华应道:“我已经开门了。”思琪说:“我知道。我在说自己。”

李国华不配,连即使真的是相爱他都不配,他是一个假的文人,藏着真正庸俗不堪的恶俗腐臭的内心。这样一个人,让那么骄傲美好的思琪怎么去爱,怎么去恨。恨他,就是恨自己!可恶!!!

思琪是骄傲的思琪,是自尊的思琪,“如果他开始敲门,他就要一直敲下去。”所以他不敢扣下这扇问爱的门,要不就太狗血和恶俗了,那就不是思琪了。可是,为什么这样美好的思琪,怀着文学梦的思琪要受这种伤害?《素媛》里小小的她说着“为什么没有说我给他撑伞做的好?”的时候,很心痛。把美好的东西摧毁给人看,真是罪恶。

第69页,对于怡婷来说,作文日是一个礼拜光辉灿烂的开始。对于思琪而言,作文日是长长的白昼里一再闯进来的一个浓稠的黑夜。

思琪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她怎么也下不去手去抓住。她没有办法拉她灵魂的双胞胎一起入深渊。

第72页,伊纹说:“我们都不要说对不起了,该说对不起的不是我们。”

该说对不起的,从来都不是你们!!!

第76页,自尊早已舍弃,如果再不为自己留情,她就真活不下去了。

第81页,李国华发现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强暴一个女生,全世界都觉得是她自己的错,连她也觉得是自己的错。罪恶感又会把她赶回他身边。罪恶感是古老而血统纯正的牧羊犬。

饼干被她毁了,她不过是尊敬老师而已,她的男友在她即将沉下去的时候又踩了一脚,她彻底沉没了。

第82页,思琪用一种天真的口吻对妈妈说:“听说学校有个同学跟老师在一起。”“谁?”

“不认识。”“这么小年纪就这么骚。”思琪不说话了。她一瞬间决定从此一辈子不说话了。

第84页,可是她要活下去,她不能不喜欢自己,也就是说,她不能不喜欢老师。

第92页,思琪本应该享受到的少女在校园恋爱中的青涩和朦胧全都被剥夺。

第99页,我与那些女学生一样潜意识里以为女人一定维护女人,这真是太愚蠢了!蔡良简直侮辱了女人这个词。她竟如此歪曲是非来求心里安慰,简直无耻至极!

第105页,李国华常常说:“我们的结局,不要说悲剧,反正一定不是喜剧的,只希望你回想起来有过快乐,以后遇到好男生你就跟着走吧。”思琪每次听都很惊诧。真自以为是慈悲。你在我身上这样,你要我相信世间还有恋爱?你要我假装不知道世界上有被撕开的女孩,在校园里跟人家手牵手逛操场?你能命令我的脑子不要每天梦到你,直梦到我害怕睡觉?你要一个好男生接受我这样的女生——就连我自己也接受不了自己?你要我在对你的爱之外学会另一种爱?但是思琪没有说话,她只是含起眼皮,关掉眼睛,等着他的嘴唇袭上来。

她太懂得这个世界会怎样与有如此经历的女孩相处,所以她背负起了所有的罪恶和抱歉。她都懂但她只能放任,李国华真是残忍,他摧毁的不只是身体,还有她的精神,她原本可以绚烂的世界。

第167页尾,但是这正是晓奇追求的,她要糟蹋自己。她不知道她花了大半辈子才接受了一个恶魔而恶魔竟能抛下她。她才知道最肮脏的不是肮脏,是连肮脏都嫌弃她

让一个个少女如此看轻自己到绝望的李国华真该被千刀万剐。

第176页,无耻的骗子!

第182页尾,思琪说话了:“为什么这个世界是这个样子?为什么所谓教养就是受苦的人该闭嘴?为什么打人的人上电视广告广告牌?姐姐,我好失望,但我不是对你失望,这个世界,或是生活、命运,或叫它神,或无论叫它什么,它好差劲,我现在读小说,如果读到赏善罚恶的好结局,我就会哭,我宁愿大家承认人间有一些痛苦是不能和解的,我最讨厌人说经过痛苦才成为更好的人,我好希望大家承认有些痛苦是毁灭的,我讨厌大团圆的抒情传统,讨厌王子跟公主在一起,正面思考是多么媚俗!可是姐姐,你知道我更恨什么吗?我宁愿我是一个媚俗的人,我宁愿无知,也不想要看过世界的背面。”

痛苦就是痛苦,要歌颂的只是经历痛苦还活得洒脱的自己而已。

第190页,早上看见你穿着粉色运动家居服走下来,脚上套着毛茸茸的粉红色拖鞋,我在心里会自动放大你被厚近视眼镜缩小的眼睛。

晚上一起看电影。伊纹要拿高处的光盘,拉紧了身子,一面拉长声音说嘿咻。蹲在那儿操作光盘播放器,按个按钮,嘴里会发出哔的一声。我有时候都不忍心去帮你,你太可爱了。

感谢毛毛先生,不仅让伊纹也让我看到了幸福的样子,我想这也是林奕含所期待的幸福吧。

第191页,我想替这个世界向你道歉,弥补你被抢走的六年。

第191页尾,我看过你早起的眼屎,听过你冲马桶的声音,闻过你的汗巾,吃过你吃过的饭菜,知道你睡觉的时候旁边有一只小洋娃娃,但是我知道我什么也不是,我只是太爱你了。

毛毛先生,你辛苦了。

第192页,郭晓奇终于开始反击,把李国华和蔡良联合诱奸她的事情写成文发在网上,她带着公众一定会狠狠惩罚李国华之类的笃定和自己的无所谓名声的牺牲会拯救更多无知少女的决心。然而现实给了她一记更为惨痛的巴掌。

“所以你拿了他多少钱?”“当补习班老师真爽!”“第三者去死!”“还不是被插的爽歪歪!”

每检阅一个回应,晓奇就像被杀了一刀。

原来,人对他者的痛苦是毫无想象力的,一个恶俗的语境——有钱有势的男人,年轻貌美的小三,泪涟涟的老婆——把一切看成一个庸钝语境,一出八点档,因为人不愿意承认世界上确实存在非人的痛苦,人在隐约明白的当下就会加以否认,否则人小小的和平就显得坏心了。在这个人人争着称自己为输家的年代,没有人要承认世界上有一群女孩才是真正的输家。那种小调的痛苦其实与幸福是一体两面:人人坐享小小的幸福,嘴里嚷着小小的痛苦——当赤裸裸的痛苦端到他面前,他的安乐遂显得丑陋,痛苦显得轻浮

长长的留言串像一种千刀刑加在晓奇身上,虽然罪是老师的,而她的身体还留在他那里。

第203页,坏人先留下了痕迹,不仅用相片去伤害思琪,还要拿它去威胁千千万万个思琪。

第220页,伊纹跟怡婷说:“怡婷,你才十八岁,你有选择,你可以假装世界上没有人以强暴小女孩为乐;假装从没有小女孩被强暴;假装思琪从不存在;假装你从未跟另一个人共享奶嘴、钢琴,从未有另一个人与你有一模一样的胃口和思绪,你可以过一个资产阶级和平安逸的日子;假装世界上没有精神上的癌;假装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有铁栏杆,栏杆背后人人精神癌到了末期;你可以假装世界上只有马卡龙、手冲咖啡和进口文具。但是你也可以选择经历所有思琪曾经感受过的痛楚,学习所有她为了抵御这些痛楚付出的努力,从你们出生相处的时光,到你从日记里读来的时光。你要替思琪上大学,念研究所,谈恋爱,结婚,生小孩,也许会被退学,也许会离婚,也许会死胎。但是,思琪连那种最庸俗、呆钝、刻板的人生都没有办法经历。你懂吗?你要经历并牢牢记住她所有的思想、思绪、感情、感觉,记忆与幻想、她的爱、讨厌、恐惧、失重、荒芜、柔情和欲望,你要紧紧拥抱着思琪的痛苦,你可以变成思琪,然后,替她活下去,连思琪的份一起好好地活下去。”

这大概也是林奕含相对千千万万个读者说的话,你可以假装这些事不存在未发生,你也可以记住她、变成她、替她活下去,连她的份一起好好活下去。而她也在做着自己的努力,就是忍受写作过程的痛苦不堪,也要写下来。因为,这是真实发生的事。这竟然是真实发生的事。

第221页,忍耐不是美德,把忍耐当成美德是这个伪善的世界维持它扭曲的秩序的方式,生气才是美德。

第230页,路人骑摩托车经过,巍峨的大楼就像拔地而出的神庙,路人往往会转过去,掀了安全帽的面盖,对后座的亲人说:“要是能住进这里,一辈子也算圆满了。

你永远都不知道,你所仰望的那座大楼里正发生着怎样惨绝人寰的事,可笑的事,大楼里的那群人,正在假装不知道。

后记,

“整个书写让你害怕的是什么?”

我怕消费任何一个房思琪。我不愿伤害她们。不愿猎奇。不愿煽情。我每天写八个小时,写的过程中痛苦不堪,泪流满面。写完以后再看,最可怕的就是:我所写的、最可怕的事,竟然是真实发生过的事。而我能做的只有写。女孩子被伤害了。女孩子在读者读到这段话的当下也正在被伤害。而恶人还高高挂在招牌上。我恨透了自己只会写字。”

“你知道吗?你的文章里有一种密码。只有处在这样的处境的女孩才能解读出那密码。就算只有一个人,千百个人中有一个人看到,她也不再是孤单的了。

“真的吗?”

真的。”

我身上阡陌纵横,小小一张病床,一迷路就是八年。

谢谢你,虽然我早已永永远远地错过了这一切。自尊?自尊是什么?自尊不过是护理师把围帘拉下来,便盆塞到底下,我可以准确无误地拉在里面。

                                    ——致敬林奕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