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那么多,要怎么做?

当所有人都在竭力传播时,传播本身便只是传而不播了。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做公众号的人已经远比看公众号的人多,最近更是得到消息,身边朋友陆陆续续开通个人微信公众号,而且大家都抱着雄心壮志,要把这东西做好。

我的两位大学同学就找我合计要不要再搞一个微信公众号,而好友西瓜一天下午也突然向我咨询开通微信公众号的事,说是向我请教,实际上我哪儿来的经验呀,也不过是摸着石头过河,踩着自己迭代更新前的尸体,别人的“尸体”一步步往前挪罢了,前途在哪儿真的不知道。

今年听罗胖的跨年演讲“时间的朋友”后,对公众号的未来就更加担忧。罗胖说,现在每个人都有传播信息的机会,但这也就意味着你想要传播的信息可能压根传播不出去因为它会被直接淹没在信息海洋,如果没有半点特色的话。

未来将会有很多垃圾信息,如果个人没有半点判断力,便很容易被牵着鼻子走。

这结论让我想到上初中、高中时,老师、家长总是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们要远离网络,那时的网络被他们看作是一个毒枭世界,因为它上面的信息实在太多,要了解清楚其中一点就得花很长时间,那时候的时间除了奉献给学习,一切都会是错误。

然而到现在,当我们长大,看到曾经告诫我们要远离网络的一代人也逐渐加入到这个战队中来,我们终于明白互联网的丰富世界,谁也逃不掉。

作为互联网时代下的内容消费者兼创作者,我能做到的就是选择优质内容学习,产出有特色、能服务大众的干货文章,尽量少制造垃圾信息。

去年二月份,帮电视台张老师做微信公众号,我们很清楚的认识到我们的公众号开始于红利结束期,如果是一名有经济头脑的商人,一定不会再这个时候选择进入这一块。

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坚持要做,并将公众号的发刊词写得气宇轩昂,最后结果不过是经营一个月,关注人数上不去,百般折腾也无法起死回生,最后让见人就推公众号的张老师失望至极,放弃了。

订阅号没做成,我想是有以下原因的。如果把它定义为一个产品,在产品诞生之初我们就没有找准消费者诉求,都按自己的意思创作。其次,我们公众号上很大一部分内容是转载别的平台,压根没有特色。你忽悠读者,读者也忽悠你,所以一个月之后我们便关门儿大吉了。

而零壹圈是我16年8月开始运营的微信公众号,它其实早在15年初就已经申请了,只是一直没有经营。后来决定在上面更文,只是想提升自己的写作能力,与大家分享一点自己的思考,因而很少推广,至今公众号关注人数也仅停留在两位数。

我的想法是前期先把内容做好,后面再进行推广。但是接连几次与朋友聊天都被问及这尴尬的微信公众号关注人数时,突然觉得,是不是该改变策略,边做内容,边推广了。

我不擅长做推广,但又想像经营产品一样把零壹圈做起来。所以我还得不断学习推广方法,想各种方法拓宽推广途径:我想过轰炸朋友、建零壹圈社群、撒文(豆瓣、简书)、聚会地推、将好的文章多形式创新等。

总之,今年这些想法都可能一一落实,先干着,边干边摸索,边干边总结。不是有句话说,很多重大决定都是当初凭着直觉走下来的结果吗,我现在只想把这事儿做好。

所以,问我经验的朋友对不起,我真不知该如何回答,就先干起来吧,相互搀扶着前行。踩着别人的尸体,踩着自己在更新迭代前的尸体,一步步往前爬吧。但记得尊重每一位失败者的躯体,因为有它你才可能爬向光明。

    文|零壹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