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犹可追,此梦会有期

96
予呓
2017.08.31 18:06* 字数 2167

本文参加#感悟三下乡,青春筑梦行#活动,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且未在其他平台发表过。

    从粗粝而平凡的人生中斩尽所有的温柔,悉数奉献予你们,我仍觉不够。                                                                                                                                      ——题记

      我要花上所有的经年累月,写一封长信。心里要有踽踽独行,有萧然尘外,有侠骨柔情。有暮冬斗罗的簌簌风雪,有残春枯尽的牧草茫茫,有初夏澄澈通透的月色晴朗,有仲秋灯火通明的四下长街,有江上漫漫的雾凇沆砀,有雾里濛濛的朝露春霜。我要把这一切的想念都写进信里寄给在皖南大别山间邂逅的那一群孩子们,细数尽这个夏天所有的记忆与挂牵。然后携着心底那一片他们带给我的小小柔软,继续礼敬万水千山。

一路向“北”,千与千寻

      作为一个在华北平原长大的孩子,对于山路的印象似乎只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歌中所唱的那样“山路十八弯”,对于大别山区的记忆仅仅是历史书中讲述了满满两页的“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对于心中那一份支教的情怀也不过是走上讲台给孩子们讲课而已。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它本该的模样。

      六月将歇的清晨,我和团队的成员们踏上前往安庆北中镇的大巴,跨越江淮汤汤,共赴这场与孩子们期待已久的约定。七八个小时路程,我穿过竹林、河堤、市集还有大街小巷斑斓的喧扰,带着好奇而些许忐忑的心情,期待着接下来为期十四天写下地故事与过往。

      丁酉荷月,大别山间大雨滂沱,支教伊始。望着窗外不知何时才会将歇的大雨,队员们站在教室的门口,心里断定孩子们不会前来上课了。“老师,老师,我们今天学什么啊?”“老师,我会背《弟子规》,一会儿背给你听哦”“老师,这是我折的玫瑰花,送给你啦”一声声清脆的孩童声音打破了小老师们的思绪,陆陆续续,花花绿绿的雨衣、林林总总的雨伞还有由远及近的鸣笛声让北中小学的校园里充满了生机。开学第一天的大雨,在那一刻,突然多了分活泼的生气。随后的日子里,我们将传统文化与科学技术有温度的连接,推动传统文化在新时代“活”起来,“美”下去。孩子们一起用轻罗小扇彩绘家乡之美,用设计脸谱探究情绪特点,用汉服表演领略盛世中华的魅力,用剪纸粘土开发美育新模式,用科技智能化支教为智教……教育的本质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去唤醒另一个灵魂。望着孩子们一双双好奇而纯净的双眼,那一刻,我不再奢求林动的暮色天光,只愿点亮孩子们心中关于知识与梦想的微束星火便足以让自己快乐。

轻罗小扇绘家乡,秀出身边之美。

稚肩担重任,美兮少年歌

      时光就像是上个世界八十年代泛黄的老电影胶片一样缓缓地在我脑海里放映着、重现着,“咔嚓”一声,我捕捉到这样一帧画面:在大别山深处,我们遇见了这样一位“山间最美少年”,那是我记忆里最深刻也最心酸的一个片段。从晨星时分到朝阳升起,我们辗转几里山路终于寻到余芳的家。“姐姐好”,初见余芳时是在一个寻常的天气里,她刚刚照顾爸爸起床洗漱完,山间的雾气还未散去,村落里回荡着喇叭播报新闻的声音,远方蜿蜒曲折的小河不知疲倦地兀自唱着“哗啦哗啦”的歌谣。父亲意外坠楼失去自理能力,母亲离家出走,奶奶年迈多病已无劳动能力,妹妹年龄尚小,这个摇摇欲坠的家就这样落在了年仅十一岁的余芳肩上。我望着灶烟中不足灶台高的余芳踮着脚费力切菜的模样,突然心里像是吞下了千根针一样的疼,顷刻间就湿了眼眶。“姐姐,你知道吗。其实我现在觉得,我能渐渐明白妈妈了,也许她也有不得已的原因吧。所以,我不那么怪她了。”余芳边吃着碗里的冷水泡饭便说着,话音未落,余芳就默默低下了头,言语之间,有一种小小年纪本不该有的“成熟”,她微微笑了一下,随即又抬起头说:“可我也是幸运的,至少我还有爸爸,有爸爸,就有家!”那一刻,我似乎看到了那个年仅十一岁的孩子心里固守的那一寸温暖而柔软的世界。

    “以后想做一名医生,可以医好爸爸的病,还可以帮助更多像爸爸一样的叔叔阿姨慢慢恢复健康”,牵着余芳和妹妹的手陪姐妹俩走在五公里外上学的路上,余芳向我分享着她内心关于梦想的模样。听着她讲述着她自己对于大山外生活的渴望、对于未来的希冀,一缕阳光刚刚好透过树梢的间隙洒在小姑娘的脸上,突然觉得,她在近林处携清溪款款,一颦一笑皆染了轻响潺潺,看她眉眼之间,恬淡而美好。

喂爸爸吃饭,成了余芳的日常。

  待到来年夏,花开满山间

      或许再也没有这样一个夏天,让我执着的奔赴山间;或许再也没有这样一个夏天,让我捕捉到这样质朴而纯真的美好;或许再也没有这样一个夏天,让我遇见这样一群和我志同道合的同路人;或许再也没有这样一个夏天,傍晚时候一起坐在操场的台阶上看满天星星都闪闪地眨眼睛。在两周时间里团队的小伙伴们同食同宿,每日课后会议室的讨论是我们一起在总结当日的进度,凌晨未眠的灯盏是我们在安排着第二天的工作,闲暇时分听着未名小河的流水声成了我们最快乐的娱乐方式。

      离开北中小学的那天,没有空欢喜,没有恨别离,只有抚平眉眼的风,只有冲淡愁绪的雨,行囊已经收拾好,我步步都回头,山是故人眸,柳是纤纤手,遇到这一群孩子后戾气被童真打碎了一地。或许所有的事情都有意义,所有的经历都值得庆幸。果实还给了泥土,霜色还给了月光,风还给了山谷,我把这段发生在这个夏天的故事,还给了大别山间的一草一木。

      时至今日,我仍会在梦里细数点点又滴滴,让我在初秋温柔的晚风中想念。梦里的孩子们眉目仍然青涩,在操场结伴玩耍,爽朗纯真的玩闹声,唤醒了山间地头所有的生命,再转瞬,变作无名的小吃铺门上那一阵叮当,顺着风飘到了山的另一边······

孩子们渴求知识的双眼,是我前行路上最大的动力。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