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翼传说(34)

        魔里再现

  阿思靠着石壁,紧跟在桑炫旁边,两人走了没几步,刚转过赤甲银矛军过来的转角,桑炫便听得背后一阵轻微的风声,他还没来得及转头查看,那阵风便已到其身后,一只手掌闷响一声,拍到了他的右肩上。在这种危险的环境下,突然有人拍你的肩,这显然没什么好事。

  桑炫不待回头,微微一侧脚将阿思挡在身后,同时直接右手一转,长剑携着低沉的劲道以极其流畅的速度朝后削去,范围之广,暗劲之强,足以使他身后一丈内的人或物,变得残缺不全。果然桑炫肩上力道霎时松开,只听得“嗤啦”一声,是布料被划破的声音。一个身着赤色软甲的人影闪避到了桑炫斜前方的位置上,衣袖已经被白虹撕裂。饶是如此,桑炫心中还是有些诧异,这个赤甲军成员竟能避开他的剑,身形之快,着实有些本事,仅仅一百六十年的时间,赤甲银矛军的身手就能提高这么多,念及此,桑炫心里不免蒙上了一层阴影。

  那赤甲军见到桑炫再欲攻击的阵势,一手掀去头上的蒙面软甲:“是我。”

  听到这个声音的阿思忍不住从桑炫身后探出半个身体:“二哥?”

  蒙面软甲取掉,果然最先滑露出来的是云缺那头耀眼的棕色长发,然后是那张俊秀绝独的脸。他的头发散散乱乱地搭在肩膀、胸前,束腰的长袍把他清瘦结实的身材衬托得一览无余,配上赤红软甲,他整个人看上去清秀中不失英气,英气中又透着威武。

  阿思一见是云缺,兴奋得蹦出来,直接扑了过去,像个小孩子撒娇一样拉住云缺的手不停地晃:“二哥,你没事就好了。担心死我们了。”

  云缺见到阿思却皱起了眉头:“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和桑炫他们想用蓝灵珠救你,却中了妖族的圈套,就被吸进来了。”

  “简直是乱来。你什么都不会,怎么和蓝灵珠扯上了关系?”云缺似乎有些生气,语气也重了一些。

  “可是,蓝灵珠不知道怎么了,就只听我的话了。为了救你,这也没有办法嘛。”阿思一脸无辜。

  “我宁愿被困一辈子,也不想你和危险沾上哪怕一点点。你明不明白?”

  “云缺。”桑炫见云缺为了阿思擅自涉险这事,情绪有些激动,便开口叫了他一声,“我知道你护妹心切,但我希望你考虑考虑阿思的心理,她同样把你这个哥哥看得重于一切。在得知她有能力,也只有她可以救你的情况下,她怎么会置身事外。为自己在乎的人牺牲奉献,这是一种本能,根本用不着考虑或者明白。”

  阿思听到桑炫为她说话,连忙头如捣蒜地点:“嗯嗯嗯。”

  云缺在桑炫的一番劝说下,冷静下来想了想自己刚才的态度,似乎是有些过激,对阿思也不公平,便道歉道:“对不起,阿思。哥哥刚才太过火了。一想到这里的危险程度更甚于它上面这块土地,我就有些为你担心过度。”

  阿思鼓着腮帮子使劲摇摇头,就连眼角都挂满了天真烂漫的笑意:“我们是亲兄妹嘛,哪里用得着道歉。再说了有人这么为我着想,我心里可高兴了。嘿嘿。”

  阿思自顾自地高兴,她只听到云缺原谅她,不再怪她硬要冒险来这里。可桑炫却从云缺的话中听到了另一个事实。

  “你刚刚说这里比迷雾森林还危险,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云缺点点头:“我本来就要带你去看看。等你看过就会明白了。不过我们得先安顿好阿思,她绝不能跟着去。”

  二人达成一致,找到了一个由两块石壁交错而形成的夹落,让阿思进到里面后,外面便用法力结出一个仿形与保护的综合结界。外面若有人经过,看这个夹落的位置不过也是石壁而已,阿思的气味也都被紧紧包裹在结界内,不会散发出来,且就算有人发现,想要打破这个结界也绝非轻巧的事。

  云缺站在结界墙外仔细地观察了一下,确认和石壁融合得天衣无缝后,才引着桑炫往另一个转角转了过去。

  阿思站在结界口,看着桑炫和云缺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后,心里突然升腾起一种无以名状的失落与寂寞感。她往夹落里走了几步,也不管地上有什么,只是用脚试探后,觉得尚且平整,便在黑暗里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阿思就在黑暗里静静地坐着,玩耍似地一会儿看看左手,一会儿看看右手,虽然在一片漆黑中她什么也看不见,一会儿又抬头看着结界口那被微弱火把映照出来的光亮左右摇晃。

  “是的,又是这种感觉。我在黑暗里凝视光亮的地方。”阿思自言自语道,她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她只知道自己还颇为喜欢这种感觉,甚至有点着迷。

  “小丫头。”一声呼唤突然响起在阿思周围,把阿思吓得抖了一下。她胸前装着蓝灵珠的小香囊开始透出微弱的蓝光,一圈一圈地荡开,让黑暗都蓝得梦幻起来,这下子阿思也已经猜到刚才是谁在叫她了。

  她一拍胸口,心头大石落了地:“我的天,你出现的时候就不能提个醒吗?”

  蓝光越发强烈,一个人影也慢慢在阿思身边成形,正是魔里。

  “那声‘小丫头’,不算提醒吗?”

  “我是说,给个不那么突然的提醒。”

  “不突然?”魔里想了想,嘴上开始念道,“小……丫……头……”声音拖长无力,犹如阴森鬼哭。

  阿思听得头皮一紧,身上汗毛直竖:“行行好,别叫了。这比刚才还吓人,跟见鬼了一样。”

  “冥族公主怕鬼?我们族人可是天天和那玩意打交道。你还能更惊讶我一下吗?”魔里到阿思旁边大大咧咧地坐下,嘴上仍不忘调侃阿思。

  “你就笑话我吧。这些日子我还以为你失踪了。一点动静都没有,怎么这个时候想起出来了?”

  “我离开圣域,灵魂过于虚弱,需要吸收蓝灵珠的力量来回复元气。这是个很严肃的事情,你以为闹着玩呢,闭几天关很正常嘛。”

  阿思听到蓝灵珠,脑海里灵光一闪,急忙问道:“蓝灵珠现在不正常,能量忽有忽无,连桑炫都控制不了它了,是不是因为你这个原因。”

  “纠正一下,蓝灵珠的能量一直都在它上面聚集着。创世神所造神物,天地精华便是其能量来源,只要天地不灭,它们的能量自然生生不息,永不枯竭。你当我在吸血啊,还有吸光这说法?”

  “那……那为什么你附上去不久,蓝灵珠就这样了?”

  “我干的啊。”

  听到魔里以满不在乎的语气说出这句话,阿思愣了愣,以为自己听错了,或者是魔里故意讽刺她怀疑他:“你……你说什么?”

  “我说蓝灵珠变得不正常是我干的,没有开玩笑,我很认真。当蓝灵珠在你之外的人手里,我便用我自身的灵力压制蓝灵珠的外溢能量,与其互相抵消。所以在他们眼里,蓝灵珠就不会发光,也感觉不到能量。当蓝灵珠回到你手里,我就什么也不干,任由它的能量发挥。虽然我的灵力和蓝灵珠外溢之力还算均衡,但抗衡过程中力道强弱不定,难免溢出痕迹,所以随谓才会感觉到有股冥族的灵力在上面,他还以为是你。”

  阿思听到这里才确信了是魔里故意导致的那局面,大为不解:“可为什么呀?”

  “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你。”

  “又是为了我,我怎么觉得我这短短时日欠了不少人情债?”阿思皱了皱鼻子,一脸认真思考地样子。

  “你命该如此……我呸,看被你给带到哪儿去了。我放弃了回复元气的宝贵时间,专门等到你一个人独处时才来找你。可想我要和你说的话多要紧,你必须记牢了。”魔里顿了顿,收起了他一贯邪性的微笑,“不管发生什么事,就算天崩地裂了,你也不能让蓝灵珠离开你的身体。”

  阿思见到魔里这么认真,心里知道这件事肯定不简单,然而她还有自己的顾虑:“可是,蓝灵珠不是我的呀!我一个借东西的人总不能掌握归还时间吧。万一人家找我讨要,难道不给啊?”

  “保命和仁义道德,你选哪个?”

  “这么严重?”阿思刚问完,后脑勺就被谁赏了一巴掌。阿思吃痛,抱着脑袋,一脸纠结的表情看向仍微微泛着蓝光的魔里,魔里闭着眼睛,一副眉毛都在被怒火燃烧的表情,这也算默认了阿思心里那个‘强者是否光凭灵魂也能打人’的问题。

  “你个丫头,直接说你知道了,保证不把蓝灵珠给任何人不就行了吗?哪来这么多问题?好吧,我举个例。”魔里叹了口气,在阿思依旧好奇而“顽固”的眼神里服了软,“你的病症就好比一根弹簧,在你得到蓝灵珠之前,它发作,弹簧被拉伸了一截。然后你得到蓝灵珠,这就像一股外力,非常强大的外力,强行把这根弹簧压到了底,你的病症销声匿迹,可它不是好了,它只是被压制住了。这个时候,你再把蓝灵珠给了别人,松掉了这股外力,后果会怎样?”

  魔里手指向上一指:“弹簧反弹,甚至超过最原始的拉伸幅度。”

  “所以……我的病会比刚开始发作得更厉害,甚至,有可能要我的命?”阿思表情凝重地说道。

  “没错。所以你千万记住,在找到圣天翼之前,绝对不能让蓝灵珠离开你半寸。”

  阿思慎重地点点头:“嗯,我懂了。先祖,哦,不,魔里,我能不能提个要求?”

  “说。”

  “以后,我偷偷叫你的时候能不能给我点反应,别让我像个笨蛋一样一直叫?”

  “你是说像前天晚上,你锲而不舍地喊了我六十八次那样吗?”

  阿思一脸愕然:“你都知道?”

  “我差点就被你烦死了。大不了这样,以后哪怕是在积聚真元灵力,不能现身,我也出个声让你知道好了。”

  “那一言为定。”阿思得到这个承诺,心里有种安稳得多的感觉。

  “行了,行了,真不明白,我居然在这儿陪你一个小孩子玩一诺千金。我是魔里诶,我的话还不够可靠吗?你是不是还要打钩啊?”

  阿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我能不能再提一个要求?”

  “说吧。”魔里一脸无奈。

  “你有办法让我们出去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噗通。”这已经是阿思往河里扔的第一百六十三块石头了。 “珞珈。你说他们怎么还不出来?”阿思坐在河边土墩上,双手托...
    楚冬阅读 61评论 0 0
  • 结界之内 “好了。”桑炫轻轻拍了拍紧抓住他衣袖不放的阿思的手,示意她可以睁开眼了。 阿思睁开眼,借着四周的...
    楚冬阅读 20评论 0 0
  • 撒谎不脸红的误导 阿思一踏进去,便发现里面是一个封闭的石室,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唯除了中间那一个毫无打磨迹象的...
    楚冬阅读 17评论 0 0
  • 我最佩服的,大概就是看淡一切,包容一切甚至藐视一切的人。我总认为他们就是神仙,毕竟他们连最起码的憎恨、讨厌、埋怨都...
    庄庄日记本阅读 163评论 0 1
  • “我承认,在爱情方面我很小气,喜欢吃醋,可这些都是因为爱你。既然我和你上了同一趟车,我就不允许你爱上别人。我们说好...
    简明估阅读 6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