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190326(一)

笔者按:很少有文章写好了题目还想不出来的时候,只好等等看,看写(二)的时候能不能有灵感。

半个小时前,易琪在微信里发来聊天邀请,难得地开了视频正儿八经地举着手机,我这里能看到的只有她一张脸在深夜的酒店房间里映射出一种诡异的光。现在,她不说话,我们只好陪着她面面相觑。

这半个小时里,易琪总共只讲了一句话,“他要结婚了。”一进入这个话题,我和小小就不敢接话,易琪和他纠缠了这么多年,我和小小从一开始的兴致勃勃八卦直到越来越小心翼翼旁观,实在也是担惊受怕良多。

我和小小一开始认识易琪的时候就知道她有一个好得不得了的男朋友,他们同一个大学不同专业,法学系的才子和文学系的系花,这种偶像剧般的人设由不得旁观者不八卦。

所以我和小小在发现要来和我们合租的女生是易琪之后,根本就忘记了我们之前商量的努力提高房租的对策。

那天,小小跟着来看房间的易琪把三室一厅逛了个遍,并大方地告诉她:“易琪,你想要选哪个房间都可以,房租我们三个人平摊。”

易琪笑得特别灿烂:“我真的都可以,你们有些东西都已经搬进来了,我住空着的那个房间就行,我会遵守你们的规则,不带男生回来的。”

易琪真的没带翟越回来过,哦,我忘了说了,易琪的前男友叫翟越。我记得曾经有一次,我们三个人坐在房间的阳台聊天,易琪突然说,要是冠夫姓的话,我嫁给翟越之后应该叫“翟易琪”,是不是特别浪漫啊。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那么天真地憧憬未来,满眼都是期待,比她身后浓重的墨色天空中那颗星星还要耀眼。也不知道这个脑洞她开了多久了。

爱情里的女孩真是美好啊,即使平时高冷沉稳,可只是想想与你的未来,心就跳动得失了方寸,并且从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中蹦出来,把没喝酒的脸庞都映红。就是这份美好,让人永远期待爱情,自己的或者别人的都行。

当然,翟越也不是从来没来过我们家。易琪搬家的第一天,是翟越送来的。刚毕业的大学生,最多的行李就是书,易琪又是文学系的,大部头打包了一箱又一箱。翟越搬得满头大汗,狠灌了两瓶水,又不好意思借用我们的厕所,跑到外面的公共厕所洗了把脸,回来时就恢复了谦和端方。一脸淡淡的微笑让我和小小愣是不敢上去搭话,哪怕熟了之后也不敢当着翟越的面开他和易琪的玩笑看热闹,足见初印象的重要性。

“他就是这个性格,不是很会和女生打交道。”易琪事后和我们解释。他们在一起之前,基本上都是易琪主动约他,上自习、逛操场、看电影,到看他打辩论、陪他打篮球,好像就是这样,大家渐渐习惯他们成双成对,他们也就顺其自然在一起了。

在一起之后,他依然谦和有礼,不愣头青也不油腻。易琪也感叹过,他看上去真的比实际年龄沉稳很多。所以他们安安稳稳牵手走到毕业,没吵架没分手。

临近毕业的时候,易琪正在忙一个赶时间的项目根本顾不上找房子,易琪的朋友则都以为易琪毕业之后会和翟越一起住,所以找人合租时从来没考虑问问易琪。等到易琪抽出空来的时候翟越说他父母给他找了一个借住的地方,言下之意,并不能带上易琪。易琪倒是也没想过一毕业就同居,刚好又看到我们的帖子,就来和我们合租了。

我们现在也会看一些文章说,一个男人如果爱你,不可能做到冷静自持,坐怀不乱。听起来世俗又油腻,可是也许事实就是如此,而你还在为他的不主动不黏腻感觉受到尊重。我当然不是在鼓吹什么以爱为名的性或者以爱为名的矜持和委屈,每个人对于“爱情、婚姻、性”的看法都不一样,既然法律不管成年男女之间自愿发生的性行为,道德也对此有不统一且越来越趋异的评判,我更不会把我的观点强加给任何人,只要不后悔或者后悔了能承担得起结果,这都是个人行为。

欸?说着说着就有点扯远了。

现在我们要说的是,翟越要结婚了。可是易琪是怎么知道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