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睡了

空荡的房间里,坐在床边,小窗半敞,不时吹来灼热的风;

昏黄的灯光下,几只无头蚊子嗡嗡作响,啧啧不停;

手机屏幕碎成几块,仿佛贴过一层意象派的图案膜,丑出丝丝美感;

漂浮在空气中的声音,还有手机播放的一首老歌。

叫做《往日时光》。

没有征兆,回忆如泉涌。

前两天,我问过安迪一句话:“你还记得,我曾叫你看月亮么”。

如同最近几年我不得不习惯的惯例,她不曾理我。

沉默的力量是最强大的,可以秒杀很多深信不疑的事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