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自我、活出自我、整合自我——爱丽丝的“英雄之旅”

【01】

首先声明:以下这些长篇大论,只是我个人对电影《爱丽丝梦游仙境》“脑洞大开”的理解,你听听就好。

两部《爱丽丝梦游仙境》结合起来看,其实讲述的是“个人成长”的主题,从寻找自我、活出自我,再到整合自我,影片通过爱丽丝在树洞中和镜中的两段奇遇,进行了完整的呈现。

爱丽丝和疯帽子,到底是什么关系?

虽然网上不少人为他们之间真挚的“爱情”所感动,不过我怎么看,都觉得他们其实是一个人,是一体的两面:疯帽子,既是爱丽丝心中的男性原型阿尼姆斯,又是压抑在爱丽丝心底的“影子人格”,她的另一个自己。

阿尼姆斯是荣格提出的原型理论中的一种,指女性心中的男性意象,也是女性心灵中的男性成份。

“影子人格”也是荣格提出来的。荣格认为,每个人都拥有“显性”和“隐性”(或称“影子”)人格。任何一个人除了拥有表现出来的“显性人格”,还有一个刚好相反,潜藏在心底的“影子人格”。

第二部中,爱丽丝钻到镜子里,遇到了疯帽子——多么生动、形象的隐喻!

镜子里的疯帽子,不正是爱丽丝自己的“影子”吗?

无论第一部还是第二部,爱丽丝和疯帽子之间始终弥漫着一种奇妙的熟悉感、亲切感,两人的很多经历,也非常类似。

第一部中,当现实世界的爱丽丝因为怕做恶梦不敢入睡,并询问父亲自己是不是疯了时,父亲对她说:

“恐怕是的,你疯了,精神错乱,头脑不清,但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最优秀的人都有点疯。”

进入wonderland(仙境)之后,爱丽丝捧着疯帽子的脸,对他说:

“你疯了,疯得很厉害,可是,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最优秀的人都有点疯。”

第二部中,当现实世界的爱丽丝得知母亲签了卖房契,逼自己卖船换回房产,还要求自己面对现实不再航海时,她愤而离开,进入镜中世界,走之前说了一句:

“This is the last thing I would like to end up like you.”(我最不想要的,就是活成像你那样!)

镜中世界里,当疯帽子的父亲对他说:“我一直觉得你能成为一个很优秀的帽匠,但你一次又一次在重要场合上给人难看,真的太让人失望了。”疯帽子转身离开,走之前同样说了一句:

“The last thing I would like to end up is like you.”(我最不希望的,就是活成像你那样!)

【02】

爱丽丝和疯帽子,各是什么样的MBTI性格类型?

知道了两人之间的关系,这个问题就比较简单了。

爱丽丝是ENTP发明家型,疯帽子是ISFJ照顾者型——两人的性格类型完成相反。疯帽子,是爱丽丝的“影子人格”在仙境中的呈现。

1、爱丽丝是一个少见的思考T型女性,这一点在两部电影中都有着突出表现:

第一部一开始,爱丽丝和妈妈说话时毫不客气;进入仙境后果断斩杀恶龙;最后当场拒绝哈米什的求婚,还当众警告姐夫。

第二部一出场,爱丽丝就是勇敢无畏的女船长,在风浪中冷静、沉着;董事会上直斥哈米什:“你这样做无非是因为当初我拒绝了你的求婚”;和母亲冲突时愤怒说出:“我最不想要的,就是活成像你那样!”

2、爱丽丝的直觉N倾向,在两部电影中同样表现得非常明显:

第一部中,爱丽丝一直相信父亲所说的:早餐前相信六件不可能的事。

和哈米什跳舞时满脑子胡思乱想:

如果女人都穿长裤男人都穿裙子,那该多么可笑。

在天上飞,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第二部中,爱丽丝和时间先生的很多对白,都饱含深意、令人回味:

You see I used to think time was a thief, stealing everything I loved. But I see now you give before you take.

以前我总以为时间是个小偷,将我拥有的一切偷走。但我现在明白我错了,你总是先给予再拿走。

And every day is a gift, every hour, every minute, every second.

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馈赠。

3、爱丽丝的感知P倾向,在两部电影中也都表现突出:

第一部一开始,爱丽丝在着装上离经叛道,率性而为;随后几句话就机智地逼双胞胎姐妹说出秘密;最后更是不走寻常路,进入船务公司当学徒。

第二部中,爱丽丝在着装上继续离经叛道,穿奇装异服出席哈米什的爵位继承仪式;时间先生不给魔球就去偷;逃跑时跳上马车就跑……

4、爱丽丝的外向E,在第一部中表现得并不明显,因为此时的她在传统的束缚下,还显得比较文静,不过在第二部中就表现得很突出了:

即使没有收到邀请函,依然不请自到,参加哈米什的爵位继承仪式;一见到哈米什就兴致勃勃地谈起自己的商业计划……

在爱丽丝生活的那个时代,无论中国外国,对女性的角色期待都是照顾者型(ISFJ)。作为一个ENTP发明家型人,爱丽丝在四个维度上都与传统格格不入,而父亲去世后,母亲对她的管教又非常严格——可想而知,爱丽丝在寻找真实自我的道路上,注定要经受比别人更多的曲折和磨难。

【03】

第一部中,爱丽丝被一只身穿马甲的兔子所吸引,在追赶过程中掉入了深不见底的树洞。

树洞,通常象征着潜意识、无意识;掉入树洞,喻意爱丽丝进入了自己的潜意识,通过和潜意识的沟通来寻找真实的自我。

仙境中的爱丽丝,身体忽大忽小,这其实是对现实世界中她无所适从心态的形象表达——在不断变大缩小过程中,爱丽丝无法定位自己真正的形象、真正的身份、真实的样子。

“我是谁?”

“我该做什么?”

“什么是真正的自己?”

“什么是我真正在乎的?”

“哪里才是自己的wonderland?”

爱丽丝在影片中不断地这样自问。

心理咨询师尹燕科认为:阿尼姆斯可以成为女性心中一个无价的内心伙伴,赋予女性进取心、勇气、客观性和精神的智慧等男性品质,他会给女性以精神上的刚毅,这是一种看不见的暗中援助,补偿了她外表的软弱。处在最高发展形式的阿尼姆斯,有时能把女性的思维与她的时代精神进化联在一起,从而使她在接受新的、有创建性的思想的能力方面,甚至超过男性。

在第一部中,疯帽子更多地表现为爱丽丝心中的阿尼姆斯原型。

疯帽子指着爱丽丝的心说:这里,少了些什么……爱丽丝缺少的,正是勇气,以及对真实自我的认知。

我们是否有勇气去面对真正的自己?

是否敢于去寻找真正的自己?

又是否敢于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在疯帽子的引导下,爱丽丝逐渐成长起来,在完成最后一个任务“杀死恶龙”之后,她终于找到了真实的自己:一个热情开放、足智多谋、自信张扬、雄心勃勃的ENTP型女性。

于是,在第一部最后,爱丽丝和毛毛虫一起经历了蜕变,她不仅在众人面前拒绝了婚约、祝福了姐姐、挖苦了权贵、卖弄了底裤,还选择加入航海时代,第一个开通与中国的贸易,成长为那个年代罕见的女船长。

【04】

《地海巫师》一书中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巫师格得翻越千山万水,想要找到一直紧紧追杀自己的恶魔。只有喊出恶魔的名字,才能逃脱追杀。可格得费尽千辛万苦,依然不知道恶魔的名字。最后,在被恶魔逼得走投无路时,他转过身来,高声喊出自己的名字:“格得!格得!”突然间,恶魔消失了。

原来,长久以来追杀他的那个恶魔,其实就是他的另一个自己,是他心底被压抑的部分,他的“影子人格”。

周志建在《拥抱不完美》一书中写道:我们不需要完美,但我们需要完整。我们需要看到自己的每个部分,并一一地和它们拥抱、和解。

如果说《爱丽丝》第一部是一个关于“寻找自我”的故事,《爱丽丝》第二部,就是一个关于“整合自我”、与自己的“影子人格”和解并融和的故事。

第二部一开头,爱丽丝在海上为了保住自己的船,做出惊人的举动,并对副船长说:“The only way to achieve the impossible is tobelieve that is possible.”(做到不可能之事的唯一方法,是相信它是可能的。)

一个多么典型的ENTP!

在活出自己之后,此时的爱丽丝又面临了新的人生课题:怎样整合自己心底的“影子人格”(ISFJ),让自己变得完整、圆融。

为此,她再次来到了wonderland(仙境)。

刚回到仙境,听疯帽子说起自己的身世和家人,爱丽丝回答:“It’s not possible.”(这不可能!)

爱丽丝不相信疯帽子——这喻示着她不愿意承认和面对自己身上感性、深情、脆弱、无能的一面。

此时的爱丽丝,和自己的“影子人格”疯帽子,是分离的、割裂的。

疯帽子为什么一直说:“You are not my Alice. My Alice would believe me?”(你不是我的爱丽丝,我的爱丽丝会相信我)

原因就在这里。

后来爱丽丝知道了真相,回到奄奄一息的疯帽子身边,对疯帽子狂喊:“我相信你!”奄奄一息的疯帽子立刻变得生龙活虎、容光焕发……

如果你明白了这其中蕴含的深意,相信你看到这个场景时,一定会发出会心的微笑:

原来我们心底的“阴影”,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可怕。只要我们转过身来,面对他们、看到他们、承认他们,他们其实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不是吗?

在帮助疯帽子找回家人后,爱丽丝拥抱了疯帽子,并对疯帽子承诺说自己会永远记得他——这喻示着爱丽丝此时已经很好地整合了自己的“影子人格”,在精神上实现了又一次的蜕变和成长。

她从容地把象征父亲的怀表交还给时间——这象征着她在心理上,完完全全承认并接受了父亲的离去。

随后,爱丽丝望了一眼镜子,就决定回去了。这一次,疯帽子没有挽留她,因为他们两个已经完成了整合,不会再分开了。

离开仙境后,爱丽丝决定放弃父亲的“奇迹号”。她平静地对母亲说:“那不过是一艘船,而我只有一个母亲。”

此时的爱丽丝,终于走过了完整的“寻找自我——活出自我——整合自我”的英雄之旅。经历了两次梦境中的艰苦探寻,爱丽丝终于从懵懂的少女,成长为完整的、美好的、充满爱和勇气的成熟女性。

最后,谨以小说《爱丽丝漫游奇境》的结尾,作为这篇影评的结束语:

尽管她知道只是重温一个旧梦,而一切都仍会返回现实:

蒿草只是迎风作响,池水的波纹摆动了芦苇。茶杯的碰击声实际是羊颈上的铃铛声,王后的尖叫起源于牧童的吃喝。猪孩子的喷嚏声,鹰头狮的尖叫声和各种奇声怪音,原来只是农村中繁忙季节的各种喧闹声。而远处耕牛的低吟,在梦中变成素甲鱼的哀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