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三姐一句话,讽刺王熙凤泼妇,撕下贾家最后一块遮羞布

副标题:尤三姐对王熙凤的评价辛辣入骨,揭开贾家最后一块遮羞布

红楼二尤是红楼梦最活色生香的尤物,这两个女子的存在,丰富了贾家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层次,让我们看到贾家道貌岸然外表下的肮脏,也使得《红楼梦》的艺术价值更加升华。尤其尤三姐的刚烈性情,对柳湘莲一见钟情后的痴情,都让人过目难忘。而尤三姐赤裸裸调戏贾珍贾琏哥俩儿,扯掉贾家遮羞布的描写,也是红楼梦最精彩的几段描写之一。

六十五回,贾琏偷娶尤二姐,在外面买房子包养,将尤老娘和尤三姐接到一起住。贾珍父子当初撺掇贾琏偷娶就为了自己方便偷着过来调戏尤氏姐妹,初心极其无耻。作者在此回写了一个二马同槽争执撕咬的情节,更是打脸贾珍贾琏兄弟的无耻!

原文写贾珍两月有余没有见到两个小姨子,“竟要去探望探望。先命小厮去打听贾琏在与不在,小厮回来说不在。贾珍欢喜”一个“竟”字让人心中恶寒,打听兄弟不在,竟然欢喜,也不知应该替贾珍可笑,还是替贾琏可悲。

贾珍近水楼台先得月,早已经与尤二姐暗通款曲,却因为尤二姐顺从而厌倦,反倒对带刺玫瑰尤三姐不舍。贾琏对贾珍心思一清二楚,也是出于摊牌不想互相尴尬的目的,就当着尤三姐和贾珍的面提了一个无耻的请求,要尤三姐从了贾珍,今后他们兄弟与二尤姐妹双宿双飞,乐得逍遥。只这一点,贾琏被贾珍上门,也是活该!

贾琏和尤二姐说:“你因妹夫倒是作兄的,自然不好意思,不如我去破了这例。” 不想,他的提议引得尤三姐大怒!尤三姐当场翻脸骂了起来:

你们哥儿俩拿着我们姐儿两个权当粉头来取乐儿,你们就打错了算盘了。我也知道你那老婆太难缠,如今把我姐姐拐了来做二房,偷的锣儿敲不得。我也要会会那凤奶奶去,看她是几个脑袋几只手。若大家好取和便罢;倘若有一点叫人过不去,我有本事先把你两个的牛黄狗宝掏了出来,再和那泼妇拼了这条命,也不算是尤三姑奶奶!

尤三姐这一闹真的厉害,拿王熙凤做幌子,正是掐住贾琏七寸。而她嘴里说王熙凤厉害却也不把她放在眼中,二人针尖对麦芒。她虽然行为放浪却,是有底线。平时与贾珍虚与委蛇,却并不及淫乱,脂砚斋在六十六回回前说:淫里有情,情里无淫,淫必伤情,情必戒淫,情断处淫生,淫断处情生。尤三姐对柳湘莲有情,正应了“情里无淫”,是以贾琏劝和她顺从贾珍,给贾珍做小老婆,当时就激怒尤三姐。她说“清水下杂面,你吃我看见。见提着影戏人子上场,好歹别戳破这层纸儿”是说贾琏贾珍兄弟肚子里的花花肠子她一清二楚。警告贾琏给他们自己留点脸,她说贾珍贾琏二人“打错了算盘了”就表明她与姐姐尤二姐不一样,并没有被贾珍上手,想让她做妾,纯属痴心妄想。

尤三姐之骂,骂的淋漓尽致,比之王熙凤大闹宁国府更让人觉得解气和淋漓尽致。简直撕下了贾家最后一块遮羞布。尤三姐的刚烈由此也可见一二,后面她因柳湘莲退亲而自杀有人认为是自己羞愧自杀,我认为并不如此。尤三姐之所以自杀是因她突然发现柳湘莲的内心与贾珍贾琏兄弟的世俗和龌龊并无二致。尤二姐一腔柔情无所托付,自身百口莫辩,哀莫大于心死之下,死也就成了她唯一自证清白的结果!

《红楼梦》中有很多骂,我认为最精彩的四场骂,焦大醉骂,鸳鸯恨骂,凤姐闹骂,尤三姐怒骂。四场大骂,骂尽贾家的肮脏龌龊。贾珍贾琏兄弟,遭遇尤三姐荼毒,实乃读《红楼梦》一大快事!尽管尤三姐出场不多,结局也凄惨,可给人的印象却过目难忘。很多人遗憾尤三姐与柳湘莲,我却认为柳湘莲配不上她,尤三姑娘死则死矣,不冤!

君笺雅侃红楼,多歧为贵。你的关注将是我写作的最大动力,动动手指,关注一下,欢迎收藏转发。非常感谢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