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最好姐妹的婚礼 ■大雪

“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这样很好。

本来这篇东西呢是想着在你婚礼上作为嘉宾发言来讲的,就像欧美电影里一样,我作为你的闺蜜,款款起身敲敲手里的高脚杯……但仔细一想,不行。

第一你那么懒,连婚纱都懒得多挑,也一定懒得安排这么洋气的环节;第二你那么人精,万一我太漂亮又讲太好抢了你的风头可不行,所以你是一定不会让我站起来的;再者,我还真不知道东北那旮旯是个啥风俗,我精心准备阳春白雪一通,好家伙三十多桌叔婶们正忙着吃呢,还没有麦克疯,算了算了。所以,我还是通情达理的直接写给你好了。

我们是十年前上大学认识的,我们不同院、不同系、不同班、不同乡,第一次见面是在学校的电视台,我是主播,你是记者,我们最频繁的接触是,我在念完新闻稿后来一句:本台记者XX报道,这个XX就包括你。可能真是天生记者的料,你很能写东西,人家校内都是自拍、秀恩爱、今天吃了个冰激凌实在是太开心了好哇啦……而你喜欢长篇大论的写,有时候很深刻,有时候很神婆,洋洋洒洒絮絮叨叨的。那时候,我经常带着大耳机缩在宿舍里看着你写的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津津有味儿的点个赞留个言,一来二去,眉来眼去的,就暗……(观众你在想神马?)

其实现在想起来,咱们在学校那时候还真不熟,你过天,我过地,日子实在是鲜有交集,只是那时候我和老姜关系很好,老姜和老王关系很好,老王和你关系很好,所以除了写字那点事儿以外,我都是从老姜嘴里间接又间接的听说你一些传奇——

比如你很大妈,天天逮着谁扯着谁批评教育,你很汉子,一会儿跑到西藏一会儿跑去印度,你很仗义,老王恋爱失恋那点破事儿天天被你苦口婆心的管来管去,你的着装品位实在是太实用主义兼具宗教色彩:T恤、衬衫、软绵连衣裙,有时候突然亚麻大道袍子一罩……反正,你就不是个正常姑娘!

这些只言片语经常茶余饭后被我们津津乐道,于是我们越来越喜欢你,因为你实在是太不正常了!老姜几次热情高涨的向我表示:多好啊,反正大家都不正常,一定要找机会聚聚。

所以,命运老儿是能听到我们的虔诚的碎碎念的,毕业以后,咱俩神一样的竟然前后被同一家公司录取,然后在六年前的那个九月的某个秋风拂面的早晨,我们肩并肩去参加了入职典礼,一起穿着从明珠砍到200块一套的衬衫西服,比着剪刀手拍下了我们的第一张合照。

因为有了交集,自此一逢周末,热情好客的你就名正言顺的把一大帮子人纠集到你家里:被上司折磨快神经的我,天天喊工资低又舍不得辞职的老姜,一会儿合一会儿分的老王和他媳妇儿,还有学霸小美巴拉巴拉。你很大方的拼了俩男室友合租,人家本来以为家有“主妇”可以回家吃口现成的,结果生生被你吓的一听你周末要组织蹲点,纷纷给你买菜买米切好码齐,生怕你连厨房带家一锅儿端了。于是这几位冒着生命危险出现在你生命里的室友,也成功的混进这一大帮人群里,眼睁睁看着你把各种奇怪的食材炒进一锅,或者直接把整条鱼丢进锅里不切不剁。

我到现在还记得那样的周末,一群人叫嚷着糊了糊了干锅了,把你撵下灶台,小美和老王干脆不让你出现在厨房里,于是你很无奈的和一边自觉拨蒜的我蹲一起拨葱,还不忘嫌弃我拨的不白净。人多总是力量大,不到一小时,八菜一汤就端桌上了,喝点啤酒、吃点味道怪怪的饭菜,每个人都变的没心没肺起来。

夜幕降下,刚刚踏出校园的我们,在租来的房子里点起明黄的灯,叽叽喳喳的满口都是对未来的憧憬,或是抱怨抱怨少年维特的烦恼。那时候多好啊,几个皱皱巴巴的工资就能支撑起整个未来的期待,所有的苦只要下个决心就敢吃,所有美好只要努力就相信能擒来。


讲到这里,你一定知道我要讲什么了对吧?没错,按着时间顺序,我们该去潭柘寺了,那一趟风雪兼程的旅程,让我们正式开始互不嫌弃,自此——不必伪装,几斤几两谁不知道个谁啊!

╯□╰首先,在那个我们决心冒雪前行拍雪景大片的令人无比兴奋的早晨,踏上地铁的前一刻你轰然发现:相机没充电!

╯□╰我们无比沮丧的上了地铁,结果下了地铁的发现雪越下越大,公交停运了!

╯□╰然后我跟着你第一次主动跳上了一辆黑色的黑车,路上你灵光一现:我们去找人蹭相机呗!

╯□╰到了潭柘寺我忘了当时屈服于你怎样的逻辑,在你撺掇下,我迎来了人生中第一次也是至今唯一一次与人搭讪:我们相机没电了,能让我们跟着帮我们拍照吗?

╯□╰正当我们沉静在搭讪成功的女王情怀里时,突然冒出被搭讪者的爹、妈、叔、婶加爷爷,老人家带着一家子的好奇冲着孙子问:“这俩女孩儿是谁啊?”

╯□╰山上是混不下去了,赶紧下了山,可是下山还是没有公交啊,结果你闪进停车坪里,过了一会儿伸直了胳膊喊我过去。你搭了一辆私家车,骗人家自己是学生实在没钱,路上你贱兮兮和车主套近乎:我们毕业以后也能赚这么多就好啦。上天有好生之德,人家直接把我们送到了家门口。

……

那样的时光过的很好,23?24?25?多棒的年华,比什么16、18、20岁都痛快,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有自己的钱了,还没什么地儿花,攒够第一个五位数就真当自己万元户了,迫不及待的在微博上郑重其事的Mark一下。那样的日子也过得很快,快到好像在嘎嘣嘎嘣没知没觉地嗑瓜子,还没砸吧过瘾就不觉吃完了,一低头再找不到一颗,只剩下点香味儿挥不完。


两年以后的某天中午,很普通的一个工作日,你出差回来约我中午吃饭,蒸功夫,我点的排骨饭,然后你说:和你说个事儿啊,我要去迪拜了。

那顿饭吃的没什么滋味,你也没太多说,我只是抱怨了你几句太晚才告诉我。那会儿,老王和他女友快要分手,姑娘考得了上海名校的头筹,老王也准备去印度;还有那些个室友、朋友,也在那会儿一个个离开北京,每次走一个-吃一顿,吃一顿-送一个……如今,你也要走了。我心里空了三秒,深吸一口气,逼出一把眼泪。

后来你就没良心的去了迪拜,那段时间,老姜也在闹分手(怎么全在闹分手?),老王临出国和老姜吃饭,很快就要分别的老王媳妇还是那样温柔的给他们做了一桌子的菜,两人都喝大了,抱着马桶哭了一晚、吐了一晚。等老王和媳妇也走了以后,有一天我和老姜相约吃饭,坐在晃晃荡荡的公交车上,老姜说:他妈的当初那么多人就只剩咱俩了。

那段时间我家里出了事儿,你后来中途回国的时候去看我,那天晚上,你听我说了很多憋了很久的话,我第一次见你掉眼泪,你第一见我嚎啕大哭。临走前,你从手上摘下来一个皱皱巴巴带了很多年,和你穿越过沙漠的皮子手环给我戴上,说这样能陪着我:你不是一个人。

好像是从那时候,你开始玩命儿似的给我介绍男朋友,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你常常打过来跨洋电话骂我:一个个这么好的男生你不要你要啥啊?

——要有感觉的啊。

——放屁!

你甚至隔着半个地球和一个追求者X号一起给我策划了一场浪漫的烛光生日表白,还有我最喜爱、你最鄙夷的红色玫瑰、粉红芭比。难得是,这次“错过”之后,你竟然没有暴走,你说:做到这个份上你都不动心,那是一定不合适了。你在电话那头自言自语:没事儿,你是老娘的头牌,一定把你卖出去!我真是感恩戴德!

那个男生在追求了我一年之后放弃了,第二年的生日,我正坐在家里吃外卖,一盆桂林米粉,有人敲门,我开门是快递抱着一大捧百合花,打开卡片,上面是你的语气:今年我送你好了,免得和你去年相比你觉得太寂寞了,哈哈哈!

说实话,你真的是给我介绍了好多男朋友,一般当红娘这事儿只是出于积德、顺便、成人之美的意思,到了你这里,成了政治任务,你比我妈还上心,于是演变的我妈比爱我更爱你,直到后来非要请你吃饭,席间语重心长的和我讲:你是修了什么福气有这样的好朋友。后来我想,我妈一定是觉得,有人像她爱我一样爱我,才是让她最安心的吧。


后来的几年,你在迪拜,我在北京,因为时差并不时常联系,偶尔电话,你给我讲你智斗阿三偷牛肉的故事,我给你讲我辞职了换工作了还有傻X房东又涨我租子;你从迪拜给我带回来一条花花的绿裙子,我给你一只我一直带在身边丑娃娃,有一回你拍给我照片,是我的丑娃在地球那边漫天的沙漠里……

再后来,你回到北京,接风酒还没喝透,你就很快被——男~猪~脚~终于出场了——三俗先生俘获拐到了苏州,然后紧接着紧接着,你要结婚了!

于是,有了今天这篇文的初衷。


说实话,十年里,故事太多,写这篇东西的时候,几近是想把曾经的每一颗闪亮的珠翠都拾起来,可冗冗而叙怕要累牍成煽情虐文了,而这明明是件高兴事儿。有时候想想成年人是多么的脆弱,每每重要的时刻,回想起少年戾气,回想起那些放肆、火热的年少情怀,总想鞠一把辛酸泪,可话说回来,这十年,我们过得并不失败,能说出这样一句话,有没有感觉自己又变美了三分?

那年,明黄的灯光下,我们笑谈的所有的苦,后来的确下个决心就去吃了,有些苦虽大过想象,却也赢得点滴报偿;那年,不知天高地厚里,我们臆想的所有美好,也真的努力去拼了,那美虽没手到擒来,却也修得些许福报;那年,我们的确不知道生命里还会有不可承受之痛,好在彼此牵挂搀扶,也便学着和痛苦共生,学会承受、不放弃幸福。我们赤手空拳的在一方曾经陌生的土地上安营扎寨,如今,我已婚,你待嫁,“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这样很好。

老姜升了职,又吵嚷着要辞职,不过马上要迎娶他的美娇娘;老王这些年在印度混的不错,偶尔回来聚一把,听说姑娘换了不少,却再没有领回来一个;他曾经的女孩后来去了法国,回国后去了深圳,联系有些少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见面……这些不完美的美好故事还在继续呢,等你生娃的时候,我再给你写一篇,你要好好过,继续像这十年一样,过出来成篇成篇的素材。

(啊,写了好长,还好不是要我当场把这篇都念出来~(๑•́ ₃ •̀๑))

最后的最后,能好好准备下婚礼吗?婚纱不是道袍子,得好好选选!

加油加油!美腻的新娘——初夏❀


☞相关阅读:《我与三俗(1)_我们■初夏


(我们是“大雪”和“初夏“,这里使我们的原创专题,希望结识同为人妻但又不甘为人妻的你,在归属与自由,幸福与牵绊中,超凡脱俗。)

欢迎转载,注明以上信息即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老姜是我们在参加驴友活动认识的,老姜也只是群里一个昵称,具体姓不姓姜就不十分清楚了,也没有深究过。这个年代的人,总...
    猩叔叔阅读 165评论 0 2
  • 一 七十岁的老姜躺在小房子里的床上,不知今天是几月几号,只有太阳和月亮循环交替出现着,房间里弥漫着冰冷的死亡气息。...
    张译刈阅读 70评论 0 1
  • 雕刻灵魂的模样~ 它是思想的轮廓~ 心灵的链接 它每时每刻whenever都在变幻~ 依心境~依环境~ 上一秒的悲...
    察纳雅言阅读 50评论 0 0
  • 现实: 和文理向晓波学习吉他 梦境: 自己的吉他弹松了,要换弦 现实:看到以前公司同事朋友圈去攀岩得照片 梦境:梦...
    FlyingBrother阅读 11评论 0 0
  • 【教育子女五件东西不能丢】 1.追求,没有目标,你就失去了精神的信仰; 2.尊严,它能支撑你的脊梁,让你高傲地活着...
    突破就是不断的折腾阅读 3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