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

        初夏,在湖南是最好的季节,因为到处充满了诱惑。初夏,在湖南也是最坏的季节,因为有时候荷尔蒙分泌过多也是件令人尴尬的事。

        大学的校园里总是少不了缠绵悱恻,然而当这些与你无关时,多少你会觉得幼稚,一种吃不到葡萄的酸涩由五脏六腑喷涌而来。我想要两个人的甜蜜,更渴望一个人的自由。这种人很多东西是不配拥有的,慢慢也终将习惯,习惯就好。

        对于只有冬夏两季的湖南,倒春寒依然是可以被划分在冬天里,所以,初夏更像是一个新的开始。我们在散发着青草香味的季节里遇见又错过,故事就这样发生着。不管会不会和你我发生关系。

        已经想不起是哪一天和你相遇了,只记得那个中午打在你脸上的阳光好美。我骑着自行车真想掉头去追赶你,但显然,理智并没有给我这样的勇气跨出如此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步,只好期待再见。

      时间总是在悄无声息的陪着每一朵花开,又等她凋败。我就坐在那个角落,静静地等着你来。你推开门进来的一刹那,我感觉我已经单方面恋爱了,像窗外的那棵野草与久违的阳光相逢。

        情感在与理智的斗争中有时也是会占上风的,不管漂不漂亮,起码也应该努力绽放,不然怎么对得起这大好时光。

        两颗互相倾慕的心,总是容易更快的交融在一起,毕竟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毕竟你也这么说。

        时间是个坏蛋,喜欢等待花开,也喜欢拆穿谎言。抑或初夏就是它的花期,开过也就过了。

        你想随遇而安,我愿纵马江湖。无关草原野马,各有天下,各安天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