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记与君初相识

96
麻衣_如雪
2017.08.28 23:05* 字数 1451

本文参加#未完待续,就要表白#活动,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且未在其他平台发表过。

随手一拍,就很好看

拍这张照片时,川农是个艳阳天,只要出太阳,在学校里随手一拍,就能有一张好看的照片。

别致而有趣的风景

川农的天,很少有云淡的时候,往往都是层层叠叠的云。有时虽然艳阳高照,但天边的云已经一团团卷得松软厚实,将碧蓝的天幕遮去一大半,直往地面压,让人叹为观止。

只是越让人惊艳的云,往往都意味着大雨。相识两年,川农雅安校区在我眼中始终是个神奇的地方,新区连绵不绝的桂花,老区遮天蔽日的梧桐,十教水池边枝干伸出天际的老树,还有……雅安的天气。

梅子黄时雨,生于长于南方另一座小城的我,当年填志愿时,对雅安常年的阴雨天气颇不以为意,不想同是南方一座小城,同是多雨的气候,却还有这许多不同。

在家时,三四月份下晚自习回家,街道上迎面而来的风当真是吹面不寒,虽是黄梅时节,大雨连绵不绝,却也十分温柔,放晴时,天大多数时候也只是浅蓝,高远而恬淡。

川农的雨,却总是有一点点调皮,每次落雨,总有寒意跳跃着钻进人的衣袖,和花树枝丫间,激起人和枝丫的寒颤,像个机灵而略调皮的孩子。

更多时候,白天是放晴的,艳阳当空一整日,雨只在夜幕降临时悄悄得来。经常是洗漱时,一阵雨便“哗啦啦”地降下来,让人略略吃一惊。

都说见怪不怪,不知为什么,对这些略奇的景,我却总带着几分新鲜感。

傍晚时分的“百里桂花”

包容而智慧的百年老校

川农有“百里桂花”,桂花在南方颇为常见,但我是来到川农以后,才见到过这样成片成片的桂花树,每年九月十月,一树树繁花,甜香四溢,若是下了雨,气味更是清甜,看书、走路……不经意间鼻腔里就是一股或浓或淡的甜味儿,大多数时候,都是浓的。

浓而不艳,既是我对这百里桂花的感觉,也是对川农整体氛围的感觉。在川农,读书也好,创业也好,或是科研、舞蹈、写作,无论动、静,样样皆有佼佼者,水准之高,往往令我惊羡不已。

优秀者固然是多的,但我这样容易紧张的人在这儿的两年,大多数时候都是很放松的。川农历经百余年风雨,有点像海边的灯塔,给归人指引方向,给离人勇气和力量。

诚如卢师姐所说,川农是一个很好的平台,无论对喜欢什么,想学什么,都能有很好的学习机会和一展才华的地方。或许正因为如此平和,所以,川农作为农业院校,却能培养出众多才华横溢,且各有所长的人。

我想,我在这儿呆得如此安心,或许便是知道,这儿有充分的条件,让自己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

荷花池里的红莲

总有不期而遇的惊喜

江南可采莲,荷花也是南方常见的植物,只是我见的多是花瓣尖上带一点粉的白脸,很少见红莲,尤其是这样密密麻麻的一池红莲。

因为拍纪录片,偶然往研究生公寓去了一趟,却不想遇到这意料之外的惊喜。总觉得图书馆水池里圆圆的小荷叶稚嫩可爱,却不想红莲相比小荷叶,又是另一种鲜妍动人。

满池的荷花大多数都还只浮出水面一点点,没有一一风荷举的飘逸,却有红妆出水迟的自在。大多数红莲都掩映在挤挤攘攘的荷叶之间,细看时颇有一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意思。远看则又有莲灯初发万枝红的气势。

在川农的两年,无论是让人惊艳的景,还是让人惊喜的人,我都遇见了不少。

就像川农或调皮,或沉静的景,川农的人,也是机灵,稳重,各有特点。有时不经意间便会遇到一两个,或才华出众,或勤奋刻苦,或善良温暖的人,无论是惊艳岁月还是温柔时光,他们都给我留下了一段美好的记忆。

毕业还有两年,不长不短,我却已对川农生出浓浓的眷恋之情,对一草一木,一人一物的感情,在心里百转千回却又终究不能喻之于言。

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宴席,但记忆却是可以已多种形式保留的,人生代代无穷已,我能保存下一份记忆便好。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