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曲知事之弈剑听雨阁

“唰!”

剑光如冷月凝光,他一身黑衣,舞于月下,竹声飒飒,不知是秋风还是剑气。

水凝珠落,在月华下耀眼,亦不知是汗是露。

“清扬!”男子清朗的声音传来,“上来陪我聊聊!”

被称为清扬的男子,并没有停下,继续把一套剑式舞完,才收势提剑,向着竹林边的小楼飞掠而去。

“何事?”清扬的声音低沉沙哑。

“我说你真是......”男子无奈摇头,“算了,喝酒!”

说着就给清扬斟上一满杯。

“如何?”

“酒还算烈,竹味淡薄。”

“还要么?”男子摇了摇装酒的竹筒。

“随便。”风清扬依旧言语简洁。

男子侧身倚着窗台,一手举杯,“清扬,你来看。”

“下雨了”风清扬踱步而行,望着那片被他削过的竹林,“流觞,和我,有话直说。”

“好”曲流觞转头,直视他,“明日,非去不可?”

“是!”低声坚定。

“你明明知道...”曲流觞的声音染上焦躁,眉头也蹙起。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焉能不报?”风清扬一口饮尽杯中酒,眉眼含恨。

“靖王手握重兵,靖王府强兵护卫,你那是有死无生的路啊!”曲流觞声音高起来,隐有质问之意,“为何,就不能用别的方式弄死靖王,你到底在偏执......”什么?

“流觞,喝酒便喝酒,其他不必谈。”打断了他的话,风清扬眉眼沉郁,“我自有分寸。”

“好好好!你有分寸,是我多事!”曲流觞大怒,拂袖而去,“你难道一点不顾及蕊儿的遗愿吗?!”

人去,声散。

“蕊儿...”风清扬苦涩呢喃,置酒而卧。

“清扬哥哥,我们一起去放纸鸢好不好?”

“清扬哥哥,你好棒啊!这套剑式我还有一半没学呢。”

“清扬哥哥,你吻我好不好?”

“清扬哥哥,我们终于成亲啦!”

“清扬哥哥......”

记忆里,她眉眼依旧,笑颜如昔,总是甜甜地叫他“清扬哥哥”,满心满眼都是对他的信任和爱慕。

可他呢,为了习武,为了成为剑道第一人,却连她的最后一面都不曾见到,甚至连遗言都是由曲流觞转述。

曲流觞说,他赶到的时候,蕊儿因不从靖王,撞墙而死。那血,流了满脸,染红了衣衫。见到他时,她笑了,不停地呢喃“清扬...哥...哥哥,蕊、蕊儿永远是你一个、一个人的。”

蕊儿,她很痛吧。还记得小时候练剑,她手掌磨出一个水泡,都能跟他哭诉个半天。让她这样疼,真是......该死呢。

大醉醒来,晨曦微露。

风清扬从地上起身,整理好衣服,带好配剑,微微偏头,看了一眼曲流觞的屋子,不作告辞,径直离去。

不过一刻钟后,曲流觞衣衫不整地匆匆赶来“清扬,好消息啊!”

结果发现一室空荡,不由怒斥“混蛋!跑这么快干什么?竟然不叫我!”

不过此时也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还是赶紧追上去才是。可惜不知道他走的哪条路,不管了,快马加鞭赶在他前面到靖王府就行。

此时的风清扬已经纵马入津了,只怕至多半个时辰就能进京城了。

一个时辰之后,曲流觞气喘吁吁地赶到靖王府,却发现靖王府被封了,官兵正在收押围观百姓,同时贴出告示,有刺客入京,刺伤靖王殿下,全城缉捕。

不到三天,靖王伤重不治的消息还是泄露出来了。后果可想而知。

当今天下,天子年幼,靖王重兵摄政。殷氏王朝统摄天下已久,人心不满,群情激愤。

乱世将现啊!

曲流觞微微叹了口气。

他在京城外的一间客栈打听了三日,也等了风清扬三日,他却始终不来相见,也不知究竟怎么样了。

有消息传出,说刺杀靖王的是一名剑客,轻功卓绝,入重兵把守的靖王府,如入无人之境。彼时靖王正在用早膳,却被剑光晃了眼,随后,剑招犹如青云直上,势如破竹之势,防不胜防。

曲流觞听到这个消息时,当即抚掌大笑,这小子,居然真把青云直上练成了!不早说,害他白白担心!

不过他现在不能等了,万一乱世起,那人说不好就会跟着灾民逃亡了。

三年后,天府之国,一间郊外酒肆。

“店家~来碗青竹酒!”男子清朗的声音盈满酒肆。

他手边还拉着一名四五岁左右的小姑娘,小姑娘看他坐下,仰着头问“觞叔叔,爹爹会在这里么?”

店家卷起青帘,熟悉的声音传来,“没有青竹酒,只有黄粱,你要是不要?”

PS:吾许久不听此曲,今日偶闻之,心有所感,意欲与诸君共享此故事,岂料江湖侠事,愣是让我写成了江湖情事,真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