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是一场孤独战

如果三年后的现在,我再一次向你表白,毫无退宿,不给自己留有余地的表白,你,会如何回应我?

按下问号后,田心失笑了一下。什么叫毫无退宿?不给自己留有余地?那现在在email上按下这些文字的意义在哪里?毫无退宿就应该大胆地走到他面前,看着他的眼睛告诉他,或者,至少也该打个电话,听到他的声音呀,对着电脑敲这些字,与三年前的自己,有什么区别?

田心,你依然没有改变。她在心里嘲笑自己的懦弱。

三年前,田心正读大三,父母眼中的乖巧孩子,朋友眼中的文静女生,生活平静如水,但她突然做了个决定,闺蜜们都受到了惊吓,但她们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为什么不鼓励田心去做呢。从高中到大学,男生写给田心的信,她从不看,以为她不会爱人了,都大三了,也不拍拖,介绍的男生,总是不了了之,真是操碎了闺蜜们的心。这下总算皆大欢喜了,闺蜜们立刻豪言两肋插刀赴汤蹈火都可以,只要田心一句话。

在闺蜜普天同庆的时候,田心却沉默了。

做出一个决定总是艰难的,更何况是表白这事,而且还是发生在田心身上。 那天晚上,田心并没有如常去图书馆,而是选择了去足球场跑步。只是想到表白这个词,田心的心跳就加速,总觉得做了什么亏心事。谁说又不是呢?她偷偷把一个人藏在心里三年,从不让人知道,现在这秘密即要告诉当事者,当事者又会有如何感想呢?

一圈又一圈,空旷的足球场只剩田心一人,但她还在担心。躺在草地上,看着夜空,星星无规律地分布着。这位于郊区的校区唯一让田心感到欣慰的就是这夜空,因为,这夜空,与她在高中时和他一起看过的夜空一样,在星星点缀下的夜空,是深蓝色的,似乎一伸手,就能碰到那些星星。不同的是,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对着夜空说话。曾经,夜空下的她和他,无话不说,虽然她倾听的时候更多,但她喜欢听他说话,喜欢听他讲去过的旅行,拍过的照片,有趣的事情;听他像小孩子般对班主任的各种控诉;听他讲他曾经喜欢过的女生;听他描述他未来的样子.......在她的倾听中,她很少听到与自己有关的事,但没关系,她喜欢这一片夜空,喜欢在夜空下看他的侧脸,喜欢这个声音。

事实证明她是最好的倾听者,因为他总喜欢在晚自修后带她去足球场散步,尽管在白天他和她就像两个世界的人,交集不多。他是班上的焦点,尤其是女生的焦点。暗恋明恋他的女生,她数不过来。每天都有不同的女生把早餐送到他的桌面。坐在他后面的田心,每天看着那些女生,都很佩服她们的勇气,爱一个人,总要有敢于付出的勇气吧,可是,她没有。高三的压力不允许她做出任何不利于学习的事情。有时候,心里想想这些事,她都会觉得有愧疚感,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这些不重要的事上。她每天努力地学习,总是第一个到教室,他却是最后一个踩点到。有时候他在夜晚玩游戏,白天趴桌子,田心总会拿笔在后面戳他,他坐正不到一会,又趴下去了。田心只能叹口气,继续听课。田心的成绩虽不是一直稳占第一,但也在班前五。所以很多时候,她会很耐心地给他讲题,他倒是听话,虽然抵抗老师,却对田心的讲解听得很认真。有时候田心的同桌会说“估计也就你能治他了”。

田心只是微微一笑。的确,他脾气暴躁,公然与班主任反抗,迟到早退,夜晚不回宿舍,田心还曾经担心了一夜他是否在校外与人打架,第二天比往常更早起床去校门口看,在教室等,幸好的是,他安然无恙,有点皮外伤而已。每当田心想起这事,总会笑自己,何必担心,他那么高大,难道会挨打吗?

可是,那种悸动,来自于他的,到底开始于什么时候,田心也不知道。或许,就是这深蓝的夜空吧,那一段只有她和他的时间。

夜深了,再美的夜空,也躲不过入夜的寒意,哪怕是夏天。

田心回到宿舍,洗完澡,因为明天是周末,所以舍友都还坐在亮着的电脑前。田心打开电脑,找到他的QQ,聊天记录显示的是昨天,昨天他正告诉田心他上周去天涯岛环岛骑车的趣事和分享他所拍的照片,他还说了一句,如果你在就好了,岛上的风光非常漂亮。

如果你在就好了。

他是渴望我在他身边的,不是吗?田心终于大胆地做了假设。

自从高三毕业后,他就再没约过她看过夜空了。最后一次看夜空,是在考完试的那一晚,当所有人都在收拾整理东西的时候,他说他想去足球场走走,她陪他去了。那一晚,是他们最安静的一晚,应该说是他最安静的一晚。田心记得她还开他玩笑说,怎么今晚这么安静?不像你呀,是不是不舍得我......

却不料到,他突然转过头来,看着田心,什么话也不说,就那样静静看着。田心被吓住了,剩下的话硬生生地咽了回去,那一瞬间,田心觉得有写完一本资料书的时间那么长。田心这才留意到,夜空下他的脸的轮廓显得更加好看,但是她看不清他的眼神里到底有什么。

被我吓到了吧。你们女生对这一招都没有什么抵抗力呀,在大学里,可得小心了,别被男生这样看着你,你就呆呆地惊吓住了。他哈哈大笑起来。接着又说,大学的男生可狡猾了。

待田心反应过来,她伸手过去拍打他的肩膀,责骂他,他却只顾大笑,也不闪躲。

那你用这一招,在大学里欺骗更多的女生吧,像我这样的女生可没那么容易受骗的。田心反击他。

那一刻,田心心里,多么希望他能用这种方式来欺骗他,那么她很愿意上当,在这夜空下,这也是一件很浪漫的事。

那一晚,田心和他就那样静静地坐着,看着夜空。离开回宿舍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田心,知道录取通知书后,第一个告诉我,好吗?

田心又被他的突然正经吓到了,笑着说,知道了,我们是好朋友嘛,当然第一时间告诉你呀,你今晚吓了我不止一次了。

他大笑。我也第一时间告诉你。

然而,田心未能履行承诺,他也失信了。
田心被录取的学校还不错,但她没能如愿考上自己想去的学校。她伤心了一段时间。他超水平发挥,虽然比不上田心,去的学校也不差。至少后来田心得知后是这样认为的。田心的电话坏了,打不出电话,也上不了网,所以他没来得及第一时间告诉他,也不能第一时间得到他的安慰。至于他的失信,田心只能在心里为他编同样的理由。

再次联系上,已经是大学开学后了。因为都是南方的大学,所在城市相隔不远,所以在大学期间,偶尔会约上高三的几个好友出去玩,他带上几个男生,她跟着几个女生一起,著名景点,海边,爬山等等,游山玩水,每次出去玩,她一如往常的沉默,他也没变,与高中一样,人群中活跃分子,总能让女生充满欢笑声。她只有在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她才和他说些话。

坐在电脑前的田心,想起这些,嘴角不觉上扬。

她敲着键盘,最后,她还是选择了email,有些话,她怕他会突然打断她,她就没勇气说下去了。文字,不够说话来得直接,但有足够的耐心去聆。而且这已经是田心最大的勇气了。

夜安静得宜人,刚好适合田心掏心事,勇敢地面对心底的那份感情,虽然这勇气迟到了三年。在三年前的那一天晚上,如果有足够的勇气,田心就应该对着他的眼睛,吻上去的。

敲完这封表白信,田心还很认真地在信的后面插上了一首自己最喜欢的《天空之城》,把信的背景设置成夜空的深蓝。深夜1点26分,田心点击了发送。

躺在床上后,田心在一万种关于他回复的设想中,终于疲惫睡去。梦里,她梦到他来到自己的学校,与她坐在草地上看那深蓝的夜空,一如高中的时候,他还是没有牵起她的手,也没有对她说出那三个字。

三年后的现在,田心又坐在电脑前,不过她已经和他一样成为了一个上班族,房间里只有她一人。自从三年前的那封表白信寄出去,她就再也不会跟着其他高中好友一起出去玩了,凡是他参加的,她都尽量找借口不去。只有躲不过的聚会,她就静静地坐着,他也不再和她说话。微信QQ都只剩节日的问候。她看着他每年带一个女朋友来参加聚会,看着他开心地向同学们介绍他的女朋友。

她总会问自己,为什么要来参加这种受虐的聚会。他果然没变,果然如他回复的email一样。

我一直把你当成好朋友,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每次田心翻出他回复的那封email,这句话总是能刺痛她的眼睛,让眼泪不自觉地流下来,尽管她告诉自己这已经成为过去。

她在信中问他,有没有喜欢过她,哪怕一点点。

他却说,她与他身边的好友没有任何区别,希望她一直是他的好朋友。

他说高三那年发生了很多事,过得很艰难,很感谢她能在身边陪他度过,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些他们一起看夜空的时光。他很珍惜她这个好朋友。

好朋友,原来只是好朋友,他不曾喜欢过自己,哪怕一瞬间,也没有。田心看到这个答复的时候,哭了整整一天。

田心不会轻易喜欢上一个人,也不是外貌协会,容易一见钟情。高三,第一次见他,是班主任把她安排在他的后面。她过了很多天,才知道坐在她前面的人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中学时代,两个人变成朋友,甚至恋人,总是从借东西开始的。嗨,借你试卷看下,借你笔记抄下,借你红笔用下,借你圆规画下,借你饭卡刷下......一回生两回熟,本来毫无交集的人,却变成了朝夕相处的人。田心属于日久生情的类型,她只活在自己的世界,她自带的高冷,别指望她会主动走进别人的世界。要靠近她,就必须强行走近她。

她只想以自己的方式度过高三,考到期望的大学。他的强行出现,打乱了她的节奏。很多男生对田心都是远观而不敢相扰。可他却不是。仗着他的优越位置与霸道,给了田心从未有过的关心与欺负。他会把好吃的东西带来与她分享;他会在自己听到一首好歌时,就直接把耳机戴在田心的耳朵上;他会把有趣的东西送给她,她都用收纳盒小心收藏着;他会在晚自修不学习的时候,侧坐靠着墙壁面对着田心的方向,尽管每次田心提醒并禁止他往这边看;他会在她与其他男生说话的时候过来插话......他只会带她而不是其他女生去足球场看夜空。

这些都是让田心误会的证据,回忆总是美得令人忧伤。

如果说现在田心和他都碰巧在同一个城市上班,搭同一条地铁线,那也只是田心自己创造的碰巧。得知他决定在这个城市上班,田心想尽办法让公司没把她外调。多少次坐地铁,田心都感觉他似乎就在不远处。

今天,下班坐地铁,加班错开了高峰期,田心坐在对着门的座位上,双手抱着包包,漫无目的地看着乘客不多的地铁。虽然空空的感觉也不好,但总比被人挤成汉堡包要好。下一站到了,门被打开了,田心朝最近的门看过去,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而那张面孔也正好看着田心的方向。

田心顿时不知所措,距离上次见面已经2年了。工作后,就更没有时间聚会了。田心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觉得地铁里的空气都要凝固了,想逃离,脚却不受控制。她曾设想过无数次与他偶遇的情况,大方自信地走上去,对他说声“好久不见”,或者微笑say hi ,像老朋友那样问候。至少不应该是现在这样子。

他打破了沉默,向她走过来,微笑,say hi,这么巧,你也是刚下班?

“嗯,加班。”她眼睛看着别处说。

“我也是。嗯......我们好像很久不见了。你,过得还好吗?”他笑起来还是那么好看。

“嗯,老样子。你呢?”她也回以淡淡一笑。

“上班,下班,加班,就是你现在看到你样子。”田心突然觉得他说这话时的微笑有点生硬。“你在哪里下车?”他继续问。

下一站到了,田心突然说,“这一站,再见。”便拿上包包,匆匆走出了车舱,头也不回地往自动楼梯方向走,远离那灼人的视线。田心依稀能听到他说了声再见。待到车门再次关上,开动,田心这才停下脚步,往刚才下车的地方走去。

田心的家在下一站。她还是选择了逃离。在感情的世界里,她永远是被动的那一方。在这场暗恋中,她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惊慌,却无处可逃。

田心以为自己用2年时间可以忘记他,却不知道自己越陷越深了。不仅把他的工作打探得清清楚楚,还设法能偶遇他。今天真的偶遇到了他,以为自己能淡定地说一句好久不见,却换来了莫名的惊慌。以为自己能放下了,却又如三年前那样坐在电脑前犹豫了。

如果三年后的现在,我再一次向你表白,毫无退宿,不给自己留有余地的表白,你,会如何回应我?

田心把敲下的这句话,一个字一个字地删除掉。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句话:暗恋,是一场一个人的兵慌马乱。

关电脑,关灯。

夜还是那么安静,只是租来的房子,看不到夜空,这城市也不会有那深蓝的零散分布着星星的夜空,但总会出现那个陪你一起看夜空的人,属于两个人的夜空。

如果三年后的现在,我再一次向你表白,毫无退宿,不给自己留有余地的表白,你,会如何回应我?

按下问号后,田心失笑了一下。什么叫毫无退宿?不给自己留有余地?那现在在email上按下这些文字的意义在哪里?毫无退宿就应该大胆地走到他面前,看着他的眼睛告诉他,或者,至少也该打个电话,听到他的声音呀,对着电脑敲这些字,与三年前的自己,有什么区别?

田心,你依然没有改变。她在心里嘲笑自己的懦弱。

三年前,田心正读大三,父母眼中的乖巧孩子,朋友眼中的文静女生,生活平静如水,但她突然做了个决定,闺蜜们都受到了惊吓,但她们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为什么不鼓励田心去做呢。从高中到大学,男生写给田心的信,她从不看,以为她不会爱人了,都大三了,也不拍拖,介绍的男生,总是不了了之,真是操碎了闺蜜们的心。这下总算皆大欢喜了,闺蜜们立刻豪言两肋插刀赴汤蹈火都可以,只要田心一句话。

在闺蜜普天同庆的时候,田心却沉默了。

做出一个决定总是艰难的,更何况是表白这事,而且还是发生在田心身上。 那天晚上,田心并没有如常去图书馆,而是选择了去足球场跑步。只是想到表白这个词,田心的心跳就加速,总觉得做了什么亏心事。谁说又不是呢?她偷偷把一个人藏在心里三年,从不让人知道,现在这秘密即要告诉当事者,当事者又会有如何感想呢?

一圈又一圈,空旷的足球场只剩田心一人,但她还在担心。躺在草地上,看着夜空,星星无规律地分布着。这位于郊区的校区唯一让田心感到欣慰的就是这夜空,因为,这夜空,与她在高中时和他一起看过的夜空一样,在星星点缀下的夜空,是深蓝色的,似乎一伸手,就能碰到那些星星。不同的是,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对着夜空说话。曾经,夜空下的她和他,无话不说,虽然她倾听的时候更多,但她喜欢听他说话,喜欢听他讲去过的旅行,拍过的照片,有趣的事情;听他像小孩子般对班主任的各种控诉;听他讲他曾经喜欢过的女生;听他描述他未来的样子.......在她的倾听中,她很少听到与自己有关的事,但没关系,她喜欢这一片夜空,喜欢在夜空下看他的侧脸,喜欢这个声音。

事实证明她是最好的倾听者,因为他总喜欢在晚自修后带她去足球场散步,尽管在白天他和她就像两个世界的人,交集不多。他是班上的焦点,尤其是女生的焦点。暗恋明恋他的女生,她数不过来。每天都有不同的女生把早餐送到他的桌面。坐在他后面的田心,每天看着那些女生,都很佩服她们的勇气,爱一个人,总要有敢于付出的勇气吧,可是,她没有。高三的压力不允许她做出任何不利于学习的事情。有时候,心里想想这些事,她都会觉得有愧疚感,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这些不重要的事上。她每天努力地学习,总是第一个到教室,他却是最后一个踩点到。有时候他在夜晚玩游戏,白天趴桌子,田心总会拿笔在后面戳他,他坐正不到一会,又趴下去了。田心只能叹口气,继续听课。田心的成绩虽不是一直稳占第一,但也在班前五。所以很多时候,她会很耐心地给他讲题,他倒是听话,虽然抵抗老师,却对田心的讲解听得很认真。有时候田心的同桌会说“估计也就你能治他了”。

田心只是微微一笑。的确,他脾气暴躁,公然与班主任反抗,迟到早退,夜晚不回宿舍,田心还曾经担心了一夜他是否在校外与人打架,第二天比往常更早起床去校门口看,在教室等,幸好的是,他安然无恙,有点皮外伤而已。每当田心想起这事,总会笑自己,何必担心,他那么高大,难道会挨打吗?

可是,那种悸动,来自于他的,到底开始于什么时候,田心也不知道。或许,就是这深蓝的夜空吧,那一段只有她和他的时间。

夜深了,再美的夜空,也躲不过入夜的寒意,哪怕是夏天。

田心回到宿舍,洗完澡,因为明天是周末,所以舍友都还坐在亮着的电脑前。田心打开电脑,找到他的QQ,聊天记录显示的是昨天,昨天他正告诉田心他上周去天涯岛环岛骑车的趣事和分享他所拍的照片,他还说了一句,如果你在就好了,岛上的风光非常漂亮。

如果你在就好了。

他是渴望我在他身边的,不是吗?田心终于大胆地做了假设。

自从高三毕业后,他就再没约过她看过夜空了。最后一次看夜空,是在考完试的那一晚,当所有人都在收拾整理东西的时候,他说他想去足球场走走,她陪他去了。那一晚,是他们最安静的一晚,应该说是他最安静的一晚。田心记得她还开他玩笑说,怎么今晚这么安静?不像你呀,是不是不舍得我......

却不料到,他突然转过头来,看着田心,什么话也不说,就那样静静看着。田心被吓住了,剩下的话硬生生地咽了回去,那一瞬间,田心觉得有写完一本资料书的时间那么长。田心这才留意到,夜空下他的脸的轮廓显得更加好看,但是她看不清他的眼神里到底有什么。

被我吓到了吧。你们女生对这一招都没有什么抵抗力呀,在大学里,可得小心了,别被男生这样看着你,你就呆呆地惊吓住了。他哈哈大笑起来。接着又说,大学的男生可狡猾了。

待田心反应过来,她伸手过去拍打他的肩膀,责骂他,他却只顾大笑,也不闪躲。

那你用这一招,在大学里欺骗更多的女生吧,像我这样的女生可没那么容易受骗的。田心反击他。

那一刻,田心心里,多么希望他能用这种方式来欺骗他,那么她很愿意上当,在这夜空下,这也是一件很浪漫的事。

那一晚,田心和他就那样静静地坐着,看着夜空。离开回宿舍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田心,知道录取通知书后,第一个告诉我,好吗?

田心又被他的突然正经吓到了,笑着说,知道了,我们是好朋友嘛,当然第一时间告诉你呀,你今晚吓了我不止一次了。

他大笑。我也第一时间告诉你。

然而,田心未能履行承诺,他也失信了。
田心被录取的学校还不错,但她没能如愿考上自己想去的学校。她伤心了一段时间。他超水平发挥,虽然比不上田心,去的学校也不差。至少后来田心得知后是这样认为的。田心的电话坏了,打不出电话,也上不了网,所以他没来得及第一时间告诉他,也不能第一时间得到他的安慰。至于他的失信,田心只能在心里为他编同样的理由。

再次联系上,已经是大学开学后了。因为都是南方的大学,所在城市相隔不远,所以在大学期间,偶尔会约上高三的几个好友出去玩,他带上几个男生,她跟着几个女生一起,著名景点,海边,爬山等等,游山玩水,每次出去玩,她一如往常的沉默,他也没变,与高中一样,人群中活跃分子,总能让女生充满欢笑声。她只有在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她才和他说些话。

坐在电脑前的田心,想起这些,嘴角不觉上扬。

她敲着键盘,最后,她还是选择了email,有些话,她怕他会突然打断她,她就没勇气说下去了。文字,不够说话来得直接,但有足够的耐心去聆。而且这已经是田心最大的勇气了。

夜安静得宜人,刚好适合田心掏心事,勇敢地面对心底的那份感情,虽然这勇气迟到了三年。在三年前的那一天晚上,如果有足够的勇气,田心就应该对着他的眼睛,吻上去的。

敲完这封表白信,田心还很认真地在信的后面插上了一首自己最喜欢的《天空之城》,把信的背景设置成夜空的深蓝。深夜1点26分,田心点击了发送。

躺在床上后,田心在一万种关于他回复的设想中,终于疲惫睡去。梦里,她梦到他来到自己的学校,与她坐在草地上看那深蓝的夜空,一如高中的时候,他还是没有牵起她的手,也没有对她说出那三个字。

三年后的现在,田心又坐在电脑前,不过她已经和他一样成为了一个上班族,房间里只有她一人。自从三年前的那封表白信寄出去,她就再也不会跟着其他高中好友一起出去玩了,凡是他参加的,她都尽量找借口不去。只有躲不过的聚会,她就静静地坐着,他也不再和她说话。微信QQ都只剩节日的问候。她看着他每年带一个女朋友来参加聚会,看着他开心地向同学们介绍他的女朋友。

她总会问自己,为什么要来参加这种受虐的聚会。他果然没变,果然如他回复的email一样。

我一直把你当成好朋友,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每次田心翻出他回复的那封email,这句话总是能刺痛她的眼睛,让眼泪不自觉地流下来,尽管她告诉自己这已经成为过去。

她在信中问他,有没有喜欢过她,哪怕一点点。

他却说,她与他身边的好友没有任何区别,希望她一直是他的好朋友。

他说高三那年发生了很多事,过得很艰难,很感谢她能在身边陪他度过,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些他们一起看夜空的时光。他很珍惜她这个好朋友。

好朋友,原来只是好朋友,他不曾喜欢过自己,哪怕一瞬间,也没有。田心看到这个答复的时候,哭了整整一天。

田心不会轻易喜欢上一个人,也不是外貌协会,容易一见钟情。高三,第一次见他,是班主任把她安排在他的后面。她过了很多天,才知道坐在她前面的人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中学时代,两个人变成朋友,甚至恋人,总是从借东西开始的。嗨,借你试卷看下,借你笔记抄下,借你红笔用下,借你圆规画下,借你饭卡刷下......一回生两回熟,本来毫无交集的人,却变成了朝夕相处的人。田心属于日久生情的类型,她只活在自己的世界,她自带的高冷,别指望她会主动走进别人的世界。要靠近她,就必须强行走近她。

她只想以自己的方式度过高三,考到期望的大学。他的强行出现,打乱了她的节奏。很多男生对田心都是远观而不敢相扰。可他却不是。仗着他的优越位置与霸道,给了田心从未有过的关心与欺负。他会把好吃的东西带来与她分享;他会在自己听到一首好歌时,就直接把耳机戴在田心的耳朵上;他会把有趣的东西送给她,她都用收纳盒小心收藏着;他会在晚自修不学习的时候,侧坐靠着墙壁面对着田心的方向,尽管每次田心提醒并禁止他往这边看;他会在她与其他男生说话的时候过来插话......他只会带她而不是其他女生去足球场看夜空。

这些都是让田心误会的证据,回忆总是美得令人忧伤。

如果说现在田心和他都碰巧在同一个城市上班,搭同一条地铁线,那也只是田心自己创造的碰巧。得知他决定在这个城市上班,田心想尽办法让公司没把她外调。多少次坐地铁,田心都感觉他似乎就在不远处。

今天,下班坐地铁,加班错开了高峰期,田心坐在对着门的座位上,双手抱着包包,漫无目的地看着乘客不多的地铁。虽然空空的感觉也不好,但总比被人挤成汉堡包要好。下一站到了,门被打开了,田心朝最近的门看过去,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而那张面孔也正好看着田心的方向。

田心顿时不知所措,距离上次见面已经2年了。工作后,就更没有时间聚会了。田心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觉得地铁里的空气都要凝固了,想逃离,脚却不受控制。她曾设想过无数次与他偶遇的情况,大方自信地走上去,对他说声“好久不见”,或者微笑say hi ,像老朋友那样问候。至少不应该是现在这样子。

他打破了沉默,向她走过来,微笑,say hi,这么巧,你也是刚下班?

“嗯,加班。”她眼睛看着别处说。

“我也是。嗯......我们好像很久不见了。你,过得还好吗?”他笑起来还是那么好看。

“嗯,老样子。你呢?”她也回以淡淡一笑。

“上班,下班,加班,就是你现在看到你样子。”田心突然觉得他说这话时的微笑有点生硬。“你在哪里下车?”他继续问。

下一站到了,田心突然说,“这一站,再见。”便拿上包包,匆匆走出了车舱,头也不回地往自动楼梯方向走,远离那灼人的视线。田心依稀能听到他说了声再见。待到车门再次关上,开动,田心这才停下脚步,往刚才下车的地方走去。

田心的家在下一站。她还是选择了逃离。在感情的世界里,她永远是被动的那一方。在这场暗恋中,她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惊慌,却无处可逃。

田心以为自己用2年时间可以忘记他,却不知道自己越陷越深了。不仅把他的工作打探得清清楚楚,还设法能偶遇他。今天真的偶遇到了他,以为自己能淡定地说一句好久不见,却换来了莫名的惊慌。以为自己能放下了,却又如三年前那样坐在电脑前犹豫了。

如果三年后的现在,我再一次向你表白,毫无退宿,不给自己留有余地的表白,你,会如何回应我?

田心把敲下的这句话,一个字一个字地删除掉。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句话:暗恋,是一场一个人的兵慌马乱。

关电脑,关灯。

夜还是那么安静,只是租来的房子,看不到夜空,这城市也不会有那深蓝的零散分布着星星的夜空,但总会出现那个陪你一起看夜空的人,属于两个人的夜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了解性、超越性 目錄 第一部 從性到超意識五個演講 第一章性--愛的根源 第二章從壓抑到解放 第三章靜心的頂點 第...
    一念谭崔空间阅读 8,943评论 3 58
  • 很久以前我认识的一个女孩CeCe写了一篇文章,介绍了一下她在申请美国NYU大学的过程中攻克语言关的方法,很简单粗暴...
    蜜丝赵阅读 410评论 6 7
  • 坚强永远比矫情来的漂亮!
    青砾兰阅读 33评论 0 0
  • 秋天是一个多彩的季节,五颜六色,看上去杂乱无章的叶子却也能展现出自己的特色! 看,这一片片叶子来自我大美十中的校园...
    杨严辉阅读 120评论 0 0
  • 未婚妈妈也有自己的梦想
    小伙灬阅读 2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