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魔兽里的青春、热血与爱恋

96
林舟唱晚
2016.06.12 08:05* 字数 4887
月光与星辰,见证着我们不悔的青春

我可能不会再点开你的界面了,但并不代表我不爱你了。谢谢你,让那些年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和热血,有了一个美好的归宿。——致《魔兽世界》

01 当青春遇到魔兽,美好的故事拉开序幕

那是一个夏天的傍晚,南方的梅雨季节,闷热而潮湿,连带得人都十分焦躁。烦闷的我,玩腻了国产游戏的我,决定换个游戏,就下载了魔兽,却没想到,一入魔兽深似海,从此万物皆浮云。

当那个肤色苍白,耳朵尖尖,眼睛如同绿宝石般闪耀的,棕发血精灵女牧师,出生在逐日岛时,我心里着实雀跃了,我被那里的风景惊艳了。

多年以后,我仍然会记得那个叫逐日岛的地方,有一座太阳之塔高高矗立着,周围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和草地。小小的浮龙游荡在空中,慵懒的山猫在与血精灵们躲猫猫,还伴随着大提琴的交响乐,永不停歇地演奏着。

血精灵们在林间走来走去,那时,我还是个魔兽小白,玩家和NPC傻傻分不清楚。研究了很久之后,我才搞清楚这个游戏怎么操作,怎么升级。当我发现,游戏角色可以做各种动作后,我就没有好好走过路了,总是一跳一跳的,还时不时跳个舞,或者坐在地上,眼睛贼溜溜的四处乱望。跳着,跳着,跳进了太阳之塔,上那个旋转的楼梯摔下来好几次,血条“唰唰”地减少。

等我出塔,突然发现外面变黑了,原来游戏里也分白天和黑夜啊,太神奇了。之后,我就不停地接任务、交任务,像玩单机游戏一样玩得不亦乐乎。

突然,我发现一片海,叫做北海。我在沙滩上坐下,有两个血精灵小女孩正在嬉闹着,她们把贝壳放在耳边,倾听海风的声音,不知大海留了什么悄悄话给她们。她们的父亲在不远处睡着了,梦里还在呢喃着那回不去的故乡。

就要离开新手村了,我一步三回头地回望着这个出生的地方。从此,我就要踏上打怪、升级、下副本、上战场的热血征程了,脑中回响着那句“为了辛多雷的荣耀”。

不记得穿过多少森林,涉过多少细流;不记得送了多少信,杀了多少小怪。穿过银月城废墟,我来到了血精灵主城银月城门前,一座古堡在夜色中散发着来自远古的庄严。

废墟与主城中间,有一道触目惊心的黑色痕迹,被称为“死亡之痕”。传说,那是阿尔萨斯留下的痕迹,是一道耻辱之痕。当年,阿尔萨斯将灵魂献祭给恶魔,一步步堕落,他还带领他的天灾军团,屠杀着高等精灵,把希尔瓦娜斯变成了女妖王。

夜晚的银月城人烟稀少,一个雕像矗立在门前,一排排步兵在森严守卫。亡灵践踏所带来的死亡气息,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阴冷的气息仍然笼罩这座外表看似华丽的古堡。

参观完主城后,我不忙着做任务升级,又开始了我的大冒险。

我尝试穿越静谧海岸,想要从无尽之海,游向那未知大陆。猛吸一口气,我沉入海底,哇,那条鱼好漂亮,鳞片上是七彩斑斓的花纹。结果,还没等我靠近,它就冲我扑了上来,狠狠撕咬着我。我毫无招架之力,眼睁睁看着血条迅速降为0。躺尸在海底,我心里哀叹:“果然漂亮的东西不是凶狠就是有毒。”

灵魂脱离,再眨眼,一个天使姐姐出现在我面前,只是气氛太阴森了,到处是惨白,那是死亡和墓碑的气息。我控制着心里蹿出来的寒意,沿着箭头,飞奔去寻找尸体。灵魂真得好轻啊,它就那样在空中飘啊飘,是否灵魂摆脱了沉重的肉体,才会飞得更高更快呢?

复活之后,我又不死心的游啊游,尽量避开那些鱼,却发现屏幕上出现疲倦值的横条,我不知道那是什么,索性不管。接下来,大家肯定都猜到了,我又见到了漂亮的天使姐姐,可是,姐姐你很漂亮,我却不想见到你啊。

几番折腾之后,我变乖了,不再好奇海的那边是什么,奋力游回了大地母亲的怀抱。

以后的日子里,我依然是一个人接任务、交任务,顺便到处闲逛,看看日出,望望夕阳,采采鲜花,逗逗乌龟、青蛙、兔子之类的小动物。

直到,我下了游戏里的第一个副本,才有了后来那许许多多,令人难忘和荡气回肠的故事。

02 当热血开始燃烧,你我携手踏上征途

部落的小伙伴们,还记得你们下的第一个副本吗?是怒焰裂谷吗?当年的我,根本不知道副本是个什么鬼。好像有个任务要做,只记得我好不容易才来到兽人主城奥格瑞玛,路痴的我迷路迷得昏头转向,终于找到了副本门口,原来是个山洞啊,一头撞进去,然后遇到怪,被秒杀,可怜我都没看清怪长什么样子。这就是我第一次单人独闯副本的悲惨经历。

在门口徘徊着,聊天区出现了一行紫色小字:“哥们,我们这队缺治疗,你来不来?”

我懵懂地看看周围,一个有着粗犷肌肉线条,长着青面獠牙的兽人战士正狰狞地站在我前方,我不由自主后退了几步。

我在想,是跟我说话吗?他那声“哥们儿”叫晕了我,而且我是牧师啊,治疗是什么。但那个兽人显然很急,不等我想明白,就邀请我进队了。

进了队伍,我忐忑地打出一行字:“我是小白,什么也不懂,自己瞎玩的。”

还是那个兽人战士,他叫洛小夜。他说:“没事,我教你,反正我们也组不到人,这年头‘治疗’都是宝。”

“什么是治疗啊?我是牧师。”我一脸白痴状。

大概他也没见过我这么笨的吧,隔了很久,才打出来一行字,会用YY吗?

“不会,这是我第一次玩团队网游。”我回答。

“。。。”他彻底无语了。

接着,队伍里的人就开始你一言他一语的打字开始教我了,在解释了相关术语后,告诉我一定要跟着他们跑,不要引到小怪,还要注意加好T的血,然后就开始了。

跑得慢是必须的,不引到小怪也是不可能的,团灭也是必然的。那刻,我终于意识到了这个游戏的复杂,这是一个真真切切的网络游戏,不再是我以前所玩的单机游戏。

可我还是分不清其他人都是什么职业,什么叫做T,什么叫做DPS,什么叫做巡逻的110,甚至连副本为何物都不太明白。

又灭团几次后,大家都忍不住了。洛小夜问:“你不会真的是个妹子吧?这年头人妖没你这么笨的,没见过哪个男生玩游戏这么菜,不断引怪,还会摔死。”

我立刻在心里诅咒他一进副本就被怪喷出的火烧死,可我仍然很客气的说:“不好意思,我真的不会玩,你们还是组别人吧。”然后,我潇洒退队了。

他立刻私聊我:“你不会生气了吧。”

我没理他,直接下线了。那天,我记住了那个狰狞的兽人T,后来我叫他为“野蛮人夜”。

打开百度,我开始搜集魔兽世界资料和副本攻略,开始拿出做实验和写论文的精神来仔细研究,在弄懂了职业、技能和副本后,又一遍遍地看通关视频。千万不要小瞧一个菜鸟牧师的决心,我要成为强力牧师,不再拖累别人。

第二天,我刚打开游戏,就看到了野蛮人夜发来的私聊,他说:“你终于上线了,我还担心你一气之下不玩这个游戏了。”

我回道:“我才没那么容易认输呢,我研究了一整天,技术可是大大提升了。”

他又邀请我组队,我爽快地接受了。还是一样的人员,看来他们几个是经常在一起玩的啊。我也学会了用YY,可并没有说过话,只是听他们在里面聊天和传授经验。

后来的日子里,我们组成了固定队,我加入了他们的工会,一起做高级任务,下高级副本。时间静静的流淌着,我们也满级了,满级才是游戏真正的开始。

我们开始下各种副本,刷紫装和武器。一出新副本,我们就召集人去开荒,常常通宵研究BUG,琢磨站位,一起享受推倒BOSS的喜悦与荣耀。

我早已成为手法娴熟、走位精准的牧师了,治疗之余,也会帮着输出,也会恶作剧地故意先开怪,等着野蛮人夜上去拉住仇恨。有句话说的好,不想当T的牧师不是好法师,很有道理。

“爆紫啦,今天手真红!”刷出来紫装,无论是谁的,我们都会大声尖叫,看着小伙伴变强比自己变强还开心。

在一次语音中,他们确定了我不是人妖,就都让着我了。在有装备冲突的情形下,都是优先我,有什么好玩的也都先给我。

感动之余,我很过意不去,其实法师也是个妹子,每次有法系职业冲突,我都点放弃,法师妹子也放弃,我们俩总是让来让去,友谊的小船越驶越稳。

相比装备,我对坐骑和宠物更有热情。我念念不忘那个拉风的凤凰坐骑,就是奥的灰烬啦。

每个玩魔兽的姑娘,除了喜欢游山玩水,大概就是抓宠物和刷坐骑了,我跟法师妹子也不例外。

每当看到有人骑着凤凰从空中飞过,我们目光都是炽热的,那眼神如果可以穿透电脑屏幕,肯定直接把那凤凰的尾巴烧焦了。

刷凤凰的日子艰难而枯燥,更心酸的是,刷了很久也没有出,掉率太低了。后来,我们便不再刷了,开始探索这片大陆上的美丽风景,还有那些史诗般的故事。

最感人的故事当属,希尔瓦娜斯女王唱的《上层精灵挽歌》,身为血精灵种族,我听得更是深有感触,久久沉浸在女王忧伤的歌声中,不能抽离。

这时,野蛮人夜说:“给你们出个脑筋急转弯啊,世界上,除了南极,哪里还有企鹅?”

我们都不知道,他得意地笑:“一群笨蛋,魔兽里的北极啊。”

于是,一群人,去往了极北之地的诺森德。那是一个冰雪覆盖的大陆,晶歌森林的鸟儿在魔法的光芒下歌唱,嚎风峡湾的黑烟在海浪的咆哮中直冲天际,北风苔原的极光在天神的见证下闪耀。

沐浴着极光,我们默默许下各自的心愿,不远处是短腿的企鹅在走来走去。

“想不想知道我许的什么愿望?”野蛮人夜问我。

“不想。”我没半分犹疑。

“笨蛋,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传说,在北极说话,是听不见的,话语会被冻住,你要回家后拿火烤化了才能听到。你要记得回家听啊。”

我一直没问他想让我听什么,在很久之后,我才明白。

就这样我们一直玩闹到了春节,大年夜,我们又去往了诺森德的雪山。

雪是何时开始下的,我们无从得知,映照得天空都是明亮的。我们燃放了烟花,白的雪,银的月,璀璨的烟火,色彩交织,成为我们记忆中最为深刻的美景。

是不是越美好的时光,越难留住?是不是越真的情感,越难诉说?

年后,假期结束,大家工作的工作,上学的上学,得空也会约着一起上游戏,大多是晚上。偶尔,我们开着PVP状态,到处乱跑,红名都是怪啊,我胆小,好怕被LM守尸。

怕什么来什么,那天我们遭遇到了一队LM玩家,基本不玩JJC的我们,被虐杀得很惨,但即使被守尸,我们也是欢乐的。语音里,我们得意地笑着:“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挂。”

艾泽拉斯、诺森德、外域都留下了我们肆意欢笑的足迹。

03 当时光不住流转,我们轻轻道声珍重

青春终将散场,而我们都跑不过时光。游戏世界里的风景如故,纳格兰的天空依旧纯澈,锦绣谷还在飘着细雨,希利苏斯的沙滩还是那么细软,只是游戏里的人却换了一波又一波。

现实中,当年的亡灵盗贼大哥结婚生子了,当年的巨魔法师妹子到处旅行着,当年的血精灵猎人弟弟创业了,每个人都开始了自己新的生活。

我和野蛮兽人战士小夜的故事也很早就结束了。

那一年,小夜一直在补习英语,他要考托福,而我要考雅思,他时常丢过来一篇作文,让我帮他改。有一天,他说:“我不想出国了,复读的话,就可以考到你的城市去读书了。”我听了,心里一沉。

那一年,我保送了本校研究生,留在了这座南方城市,而我比小夜大四岁。他的妈妈给我打电话,让我劝他安心申请国外的大学。

我开始疏远他,各种理由不接他电话,不回他信息。有一天,我发现QQ好友列表里没有了他,微信朋友圈也不再有他的动态。

我登陆游戏,却发现我竟然拥有了那只曾经苦刷而不得的凤凰。

我骑着凤凰,跟随风的脚步,掠过丛林,飞过高山,越过平原,天空依然温柔,大地混乱与安详并存。脚步最后停留在,诺森德万年不化的雪山之巅。

然后,我下线,卸载游戏,再也不曾登陆过。我知道,我的青春也已结束。

一年后,我收到一封来自大洋彼岸的明信片,没有署名,上面写着:“曾经,我遇到过一个彩虹般绚烂的人,让我觉得其他人都成为了浮云,从此再也难忘。”

难忘,也终究会忘记的,我眨了眨眼睛,尽量不让眼泪打湿睫毛。

小夜弟弟,愿我们在各自的天空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小幸运。


我们也许曾在现实生活中短暂迷失,找不到人生方向;我们也许曾是现实生活中的loser,从未有过什么光环;我们也许想要挥洒心中的正义和热血,却屡屡碰壁。是魔兽世界这个游戏,让我们做了一场穿越的梦,梦境是那样真实,我们在梦中勇敢做自己,并且学会了什么是友谊和爱。

但,是梦就会醒来,是游戏就会game over,青春也会有老去的那一天。我只想说,别害怕,生活不止眼前的疲惫,还有魔兽里曾经的青春和热血温暖着我们,还有那句共同的呐喊:“为了艾泽拉斯!”

附记

兽人战士之歌

你不知战火为何而燃

冲锋是你与生俱来的使命

你不知家园为何破碎

怒吼是你心中不断的轰鸣

左手护盾,右手利剑

是你生而为战的荣耀

兽人,永不为奴

兽人,终将为王

那咆哮来自地狱

带着毁灭之锤的力量

战嚎声在耳边响起

大地在脚下裂变

即使星辰也都凋落

你的血液依旧沸腾

故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