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你我总在重复昨天的故事(二)

今天的你我总在重复昨天的故事

——读《另一半中国史》笔记

(二)再牛不过三代人,再衰也有出头日

少年时,舟主人染上了不良嗜好——推牌九。虽是几毛几块钱的输赢,却也常杀得眼红,荒了功课,为此没少挨嫌弃的眼神和父母的胖揍。

凡事皆有规律。推牌九中有句行话,叫“大点子后面出小鬼。”说的是好牌后面一般跟着差牌。如果你上把猴王对通吃,下把下注的肯定更多,因为下把你抓逼拾是大概率。当然如果手气够壮,连杀几盘,也未为不可。还有一条就是,如果你一直走背运,可以换“风”,就是挪个地方、换个方向,手气时常会自此转好。

慕容垂,白部鲜卑人,前燕大将军,一代枭雄。曾率兵击败东晋常胜将军桓温的第三次北伐,却因功高震主,被逼投奔前秦。淝水之战,他随军出征。在充分判断形势后,决定先留一手,苻坚兵败端倪一现,他就果断带领部属逃回故地。不久宣称复国,成立后燕。

乱世之中,开疆立国需要真本事,子承大统也不能身无寸功。不然,难以服众。《战国策》中触龙说服赵太后,送儿子长安君去齐国做人质,也是利用了这一点。

慕容垂深知此理。立国不久,他便派太子慕容宝,率8万精兵讨伐北魏。此时北魏军力远不如后燕。说白了,此次出征就是给慕容宝积累将来继承大统的政治资本。

谁知,慕容宝才如其名,是个“活宝”。结果,被老谋深算的北魏皇帝拓跋珪杀得大败,近5万燕兵被阬杀。这次兵败也创下了中国军事史上杀俘事件第三的纪录,仅次于白起杀赵兵40万、项羽杀秦兵20万。

看着侥幸逃脱、伏泣于地的儿子,老皇帝慕容垂肠子都悔青了。不久,慕容垂去世,而慕容宝领导的后燕就一直被北魏按在地上摩擦。后来,无奈之下,慕容宝逃到老巢龙城,没过多久就被舅舅兰汗杀死。此后不到10年,后燕被北燕取代。

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舟主人只认可后半句,因为老鼠生存环境恶劣,不会打洞的老鼠无法活下去,而龙就不一样了,养尊处优,龙的后代就不一定能够成龙。回望历史,有多少王朝,创立者的才干、魄力天下无双,而他们播下的龙种,很快就异变成了跳蚤。

说完牛逼不过三代,再说一个换了风水,由背转红的故事。

河西走廊,这个被称为“游牧者天堂”,抓一把泥土就能攥出古老文明汁液的地方。

春秋战国时期,月氏人一度独霸了这里的大片绿洲。前面所讲的冒顿单于就在此做过人质。

冒顿对月氏人联合他父亲对他暗算恨之入骨,灭了东胡后不久,就派兵血踏了月氏。

福分不爱结伴,厄运喜欢群殴。冒顿的儿子老上单于上位后,对月氏再度发难。这一次更狠,最终月氏王的人头,成了老上的酒壶(比做尿壶似乎“文明 ”了一步)。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没办法,月氏人只好把家当装上马背,一路向西。他们中的一部分到了伊犁河流域一带,更名“大月氏”,以寓雄风重振之意。

果然,名字一改大变样。重生后的大月氏一改往日的曾经在匈奴人面前的窝囊劲,把这里的先住民塞种人打得满地找牙。于是,塞种人只得收拾家伙,滚蛋!

然而,大月氏的好日子还没过几天,乌孙首领昆莫又找上门来欲报杀父之仇。大月氏人被迫二次迁徙,而他们选择的正是塞种人逃走的路线。

软柿子,谁都爱捏。塞种人的噩梦又来了。大月氏军团再一次使他们臣服,并宣布成立大月氏国。

由于这里地处偏僻,大月氏人得以聚精会神搞建设,心无旁鹜谋发展,不久,就成为葱岭西侧一个游牧大国。

汉武帝时张蹇出使西域,原计划就是到此,联合大月氏国共同对付匈奴。后来这事虽然没成,但张蹇带回去了大量西域人文地理信息,这一意外收获也使他获封博望侯。

“树挪死、人挪活。”但前提是你得有生存下去、发展起来的本领与实力,不然就如又可怜又倒霉的塞种人。早知横竖都是死,与其逃离不如抗争,说不定还能绝处逢生呢!

然而,历史没有假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