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间日记2019 11 15内在世界,纵然悬崖有奇花,继续改写《迷雾》

旧恨如丝,新寒似水,两般都着人心里。

五更刁斗汴梁城,一天风雪成皋垒。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古寺钟声,邻墙月死,枕头欹遍如何是。

半生孤愤酒难浇,挑灯且读韩非子——《踏莎行 冬夜不寐》明 陈维崧

今早打开微信就看到这阙词,正值立冬,开卷一句“旧恨如丝,新寒似水”,犹如青橄榄入水,余香翻滚涌至,久久不能平息。

陈维崧和冒辟疆是同时代的人,两人还是知交,一起狎男妓玩乐——有点搞不懂明末名士们的玩法。

只是陈维崧一生不得志,词中激愤郁懑之态,让人不忍卒读。整阙词的情感基调就是如此,可文辞着实优美,陈维崧是写骈文的高手,骈四骊六,比之离骚,似有不足;虽无奇瑰想象,却也历历朗朗。

旧恨如丝,新寒似水。就是这一句,吸引我点开去观阅,也是这一句,如芳兰当道,不是不得不除,而是无法控制地去多关注几眼。

满纸负面情绪,却可以描述得这样美,用“任是无情也动人”来形容,也不觉为过。

这两句就像是悬崖上的鲜花,纵然悬峭显红颜。只是这朵悬崖上的鲜花不是灿烂炫耀的红色,也不是娇美飘逸的粉色,而是一种略显沉重的深蓝色。

悬崖绝壁侧,有花蕴深蓝。怎么看怎么幽寒侵人,古意森森,太过孤清,人烟罕见。可花本身的柔纤,就是天然的娉婷之态。

尽管纤弱,还是若隐若现,似有还无的状态,却也是一种美丽透骨来,那也是生命力的写照。

在立冬读到这阙词,是有寒意浸人的感觉,清晨阅读,需要佐以姜汤;黄昏翻卷,则要红酒相伴;倘若午后,不免徜步温煦下,来一盏柠檬红茶,加一点红糖和鲜奶更好。可以解去词中沁寒之意。

可饶是如此,那一种美的震撼力还是从远明穿透而来,不知不觉泽入体肤,回首东方既白,早已换了人间,犹有兰麝,氤氲环伺。正是:

明珠蒙尘何怨嗔?自有光芒悦时空。

继续改写《迷雾》:

……………………………………………………

李十八微笑道:“这只是额外收入,本来我希望你们会感到惭愧而离开。因为我早已有了线索,你一开口时,我就知道你是谁了。”

矮个子讶道:“你知道我是谁?我们曾经见过面?或者你曾经暗中看过我?”

李十八道:“都不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但我却听过你说话。”

矮个子疑惑不已,问道:“在哪里?”

李十八道:“在地府。”

地府意思就是阴间,当然很像是信口开河。其实李十八是在“地洞”听见。那天还有铁脚和尚、韩典、苍松真人等很多人。

矮个子冷冷道:“咱们话已说得够多了。世上有很多事不是说话能解决的。”

他忽然把亮银软鞭丢在地上,这个动作似乎表示他没有出手拚命之意。

………………………………………………………

李十八用的是他在躲避追杀时,听壁脚的能力,一般来说,会听壁脚的人,有一种灵敏度,起码知道什么样的壁脚值得听。

小时候总有人说外向的孩子更好,可有些人就是敏感爱独处。

后来呢,当用到独处时的思考力时,发现外向的孩子根本就始料未及,于是发现内向有它的好处。

今天的互动话题是,你觉得内向好还是外向好?如果你兼而有之,那么如何协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