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香子

感觉,人,无论到何时,都是经不得事儿的,只是事到临头时,心态上偏差了些,终归,还是入心不得。

人,也终归不能只为自个儿活,躲不了,处处都是牵扯,虽说,也不全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但总归让你挠心不已。

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反正现在是,都在远处“游”着,有没有“方”的,就不知道了。最恨莫过:你有千言万语,却隔万水千山......

最近的天气,总是多情的很,时而喜悦多阳,时而又细雨霏霏,总归就是不能给你个痛快,我也是被磨得惯了,任它去吧。只是,这心情,有时难免也会受到波动,倒是真应了那句“道是无晴也有情”。

最新染上个习惯,就是插花,之前只是种种养养,直到实在摆不下了,就开始捣鼓鲜花,自己也是生手,没什么经验,只能查查资料,每天换换水,时而修剪一下。花儿倒是争气,养了一个多月,才最终谢去,不知我这算不算无师自通了。

一早,收到新订的鲜花,忙不迭的拆包,准备着,花儿经过路途颠沛,竟还是精神不错的样子,赶紧收拾着,插进瓶中,半日过去,花枝的精神,就是抖擞了不少。

为了给新花腾地方,我只能赶紧再去寻个花瓶,把早先养的花儿,修修剪剪,重新插瓶,有些花儿,开的久了,本就有些脆弱,又偏遇到我这个生手,不小心,就抖落了几片花叶,随意的散着,竟有种别致的美感。

窗外细雨瓢泼,窗内花姿绰约,心一下子定了,暗暗地生出些喜悦。也不知我这,是不是心太大了,遇着什么事儿,赏赏花,看看叶的,也就没那么烦心了。

此时,想起了苏轼的《行香子·述怀》,最是应景:“清夜无尘,月色如银。酒斟时,须满十分。名浮利,虚苦劳神。叹隙中驹, 石中火,梦中身。虽抱文章,开口谁亲。且陶陶,乐尽天真,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 一壶酒,一溪云。”

是呀,“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 一壶酒,一溪云。”许是终有一日,终有一日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