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56)

公主梦

文/玄宝

陆匀之想跟家明说一说兰姐的事情,但好像机会不大,她甚至不知道以什么样的口吻去介绍兰姐这个人。有些事处在说了难堪,不说难受之间,非常尴尬。只是不解决兰姐,难免夜长梦多。没人商量的时候,事情真是棘手。

家明去香港出差这几天,发生了两件事情。

许张文竹约她出来和喝早茶,她不敢怠慢,穿戴得体,怀着比去见工还忐忑的心情赴约。在酒楼等了大半小时,在服务员问了好几次的情况下,终于等来许张文竹,以及一脸似笑非笑的林清雨。林清雨居高临下,以一个胜利者的姿势,脸上一副“我早就告诉过你”的表情。

所有的狗血连续剧,大概总会有这一幕,陆匀之掂了掂手中的茶杯,仍是保持风度招呼两位来客。

她忐忑只是担心家明的为难,可她并不打算把自己搭进去。

在一开始的打过招呼后,陆匀之试图打开一些新话题,对面两位有备而来的人,却总不接她的话头。林清雨毕竟年轻,引着许张文竹说一些熟悉人的话题,再穿插进家明哥的趣事,明里暗里都在暗示陆匀之和他们的圈子不同。

陆匀之不为所动,一顿早茶吃了两个小时,她就静静听了那么长时间,期间礼貌地添茶递水,不谄媚也没有自卑,她还真有这样的定力。

许张文竹在心底不禁拿这两人来比较,暗自叹口气,陆匀之真是个不错的女人,真可惜历史不够干净。

最后,陆匀之起身去洗手间,顺手付了帐,回来时,已经不见林清雨了。

许太太在等她回来:“陆小姐真是好涵养,小雨还是太年轻了。”

“伯母太客气了,林小姐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这是事实,她有包容心。

许张文竹笑笑,眉眼一低又抬起,看牢陆匀之的脸:“家明现在跟他爸爸年轻的时候很像,执着、痴情,可不是对我,是对他的初恋。当时他在农村下乡,十八九岁,血气方刚的年纪,跟当地的一个女孩子相爱,老许的父母亲非常反对他们的事情,千方百计把他调回城。几年后我跟他认识,他还在努力争取和那个女孩子的关系,他的父亲被他气得血压升高住院,女孩子等了他好几年,最后也等不下去,跟隔壁村的一个男人了结婚。”

陆匀之诧异,尽量不表现出来,又给许太太斟了茶水,静静等待下文。

“我跟老许结婚头两三年,关系并不太好,他是我父亲的学生,我本身又比他大三岁,他对我的感情,尊重大于爱情,于我来说,这是非常难接受的一件事。如果不是家父反对,我也许会跟他离婚。”

“那时我时常羡慕隔壁的同事,是知青和农村女孩的结合,虽然有思想差异,但他们夫妻结合的确是因为爱情。我们结婚后五六年,别别扭扭之下,才有的家明,有了家明后,我们夫妻才开始变得有商有量。”

许张文竹没什么表情,她什么都见识过,高处不胜寒,长辈倚重她,同辈羡慕她,小辈敬重她,这是从一出生就注定的正室范儿,人人说她福气好,她通融忍让,不能说一点苦,所有的表扬和风凉,都必须用微笑面对。

“个个都说我后来冠夫姓是因为爱煞了老许,其实,我是为了气我父亲。家庭生活嘛,总是一地鸡毛的成分多,不要去追究美好的细节比较好。”

陆匀之唯唯诺诺,点头又点头。

“也许是我小人,让我欣慰的是隔壁夫妇到了结婚之后的几年后,日渐争吵,终于渐行渐远,十多年,最后离了婚。毕竟大家的心境和层次实在是太不一样,就连家庭环境都同步不了,这是最现实的挫败。反而是我跟老许,磕磕碰碰下来,也到了这个年纪。”

许太太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看向陆匀之:“伯母说了这么多,相信陆小姐也是有部分共鸣的,只希望我能传递出一些信息,让陆小姐在做选择时,可以用来作为参考。”

陆匀之不语,许太太真委婉,她的教养不让她有辱斯文。

哎,那天晚上,陆匀之躲在被子里不停地叹气,真爱不是无敌的,她跟许家明中间的沟壑,不是随意可以糊弄的。许太太过来人的话,实在太有杀伤力,时间一长,中间的差距,和过去的事情,绝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

她怎么想就怎么累。

恰逢家明的微信发过来,无非是问穿衣吃饭的事,纠缠之间,也快有十年了。陆匀之自私地想,不结婚可好?一直像现在这么谈恋爱,也挺好的,她顶不在乎那个证书的。
最后她还是回家明:好想你,快回来!

家明发了一个得意的笑脸过来。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55)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57)


啊,又是周五了!
这个礼拜不是很舒服,所以看书的速度被拖慢了,周末要恶补啦,哈哈~
下午连着看了一些干货的东西,还在做笔记+消化中~
跟朋友说起买首饰的事情,女生还真是要有点首饰防身呢,要戴得出去~

没看到46章的朋友,点击这个: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46)

欢迎点赞点赞点赞+留言留言留言~
感恩,感谢,比心❤
祝阅读愉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