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波短诗二首

96
诗人木易
2018.11.21 00:35* 字数 649

《黄昏》

夏日蓝色的黄昏里,我将走上幽径,

不顾麦茎刺肤,漫步地踏青;

感受那沁凉渗入脚心,我梦幻……

长风啊,轻拂我的头顶。

我将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动;

无边的爱却自灵魂深处泛滥。

好像波西米亚人,我将走向大自然,

欢愉啊,恰似跟女人同在一般

*喜欢兰波这首小诗,不多的文字营造了一个梦幻般的意境。兰波的诗很跳跃,但所有的意象似乎都有一个内在的节奏。诗人眼中的黄昏是蓝色的,晚风徐徐,仿佛进入一个梦中幽径,漫步春天的麦地。“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动”,爱在灵魂深处泛滥,那是一种“欢愉”。让同性恋的少年想到了女人,想到了异国的人,那应该是非常纯粹的爱,超越身体上升到了“灵魂深处”。(木易)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地狱——季.永恒》

找到了!

什么?永恒。

那是太阳与海

交相辉映

我永恒的灵魂

注视着你的心

纵然黑夜孤寂

白昼如焚

*什么是永恒?或许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或许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永恒。莱昂纳多在《心之全蚀》演绎了兰波和魏尔伦,两个诗人之间疯狂的爱情,又自我又自私又刻骨又痛苦。兰波问魏尔伦:你爱我吗?魏尔伦答:爱。兰波又问:爱我的身体还是灵魂。魏尔伦说:身体。这样的情感经历体现在兰波的诗里,他诗里的意象纯真又狂放,带有宇宙般的抒情。“那是太阳与海/交相辉映”(木易)

兰波:法国早期的象征主义诗人,被认为是最早的超现实主义诗人。身上充满了法兰西的浪漫元素,同性恋者,17岁开始诗歌创作,后来放弃了写作到非洲历险,37岁便结束了其传奇的一生。

要绝对现代。即使置身于炼狱之漩涡。——兰波

我温柔地撒尿,朝着棕色的天空,又高又远,并得到硕大的向日葵的赞同。 ——兰波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