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办案记(二)

其实,张总虽然胜诉,但是得到的也只是空头判决书,因为谭某后来侵占了公司的103万元公款之后,就泥牛入海,人间蒸发了。张总甚至都没有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可是,就在2019年8月中旬的一天,事情出现了转机。

张总突然接到一位来自深圳的陌生女性的电话。该女子自称系谭某的女朋友,姓李。谭某因为涉嫌职务侵占被广州市公安分局白云区分局经侦大队拘留,现在被关押在白云区看守所。希望能够获得张总的谅解。此时的张总近期陷入了经济危机,这无益是天上掉馅饼了。不过他并没有当即表态,而是将这件事情交给助理小王处理。

小王,三十一岁年轻小伙子,精明,通达,精力旺盛。看上去非常干练老成。

李小姐与小王沟通后,进一步表达想法,希望能够尽快解决此事。小王说,我们张总当初非常信任他,也极为认可他的能力,当他提出想要开公司,张总就拿出来四百多万,将公司交给他经营管理。后来,谭某说家中遇到困难,又是张总借给他个人180万元。可是,借款到期后,他没有及时归还,总是找出各种借口和理由不还钱。张总派人找到了他老家,向他找到要钱。谭某一直在联系人,但是钱一分都没有筹到,这也就不说了,关键是他忽悠跟他要钱的人,把假身份证押给这个人,自己出去想办法弄钱,而且信誓旦旦地保证不会跑。结果,人一出去就溜之大吉,没有声音,没有图像,手机关机,完全失联了。所以,张总现在对他是一点信任都没有了。

李小姐说,这个情况我不太清楚,他没跟我说呀。你们现在也希望解决问题嘛,我们现在想办法筹钱来还你们,你们给我们出具谅解书,好不好?

我是张总公司的法律顾问,小王把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说给我听了,还说,李小姐邀请我们去广州谈一谈。

我问:你同意了吗?

小王说:我同意了,想请余律师跟我一起过去。

我又问:你跟她说要给多少钱了吗?

他说:我说了至少要180万元。

我说:首先,我们去广州跟对方谈,其实就是反主为客,把我们自己的主场优势放弃了。这样对方谈判占有主场优势了。

小王又说:我们听说他在深圳开了一家公司,我们想过去看看他公司到底经营的怎么样了?这样我们可以主张更多的金额?

我说:公司经营得是好还是不好,是很难看出来的,你只能看到表明的东西,难道公司人少就一定不赚钱吗?其次,而我的想法是,不管他是否有公司?公司是否经营?经营是赚还是亏?只要对方想要求我们出具谅解书,那他们就一定会想办法筹钱的,我管他钱到底从哪儿来呢?再说了,如果我们真的想要对方出更多的钱,我们现在不要报具体的金额是多少,而是,让是想方设法探出对方真实的心理价位,这样才能为我们争取到更多的利益。

小王争辩说:现在张总很缺钱,所以比较着急,能拿到多少就拿到多少。

我说:就算张总缺钱很着急,但是,你也不能让对方看出来我们很着急,现在我们给人家报的是180万元,对方不可能在超过这个数额了。如果我们先不要透底,不排除对方可能会给出更高的标准。

小王说:对方不可能给我们这么多钱的。

我说:我们还没有和对方沟通,怎么知道对方没有能力呢?

小王被我说得有些难看了,我缓和了语气说:我个人的建议还是不过去,否则,我们谈判肯定很被动的。

小王说:张总特别着急,让我们今天下午一点半去广州的飞机。对方已经把飞机票给我们买好了。

我说:小王,你自己看看,对方有多着急!连机票都给我们买好了。看来,我们比人家还要着急。

说实在话,我实在不想出差。但是,既然说到这个份上了,再说其他也没有意义了。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里是大北京,这个城市有她自己的独特魅力,能够让所以生长在这片土地的孩子对她眷顾。也许对于那些北京的过客来说,北京...
    尧不可及的星尘阅读 4,583评论 2 6
  • 剑穿心 地在抖 渐行渐远的背影镶嵌在眸中 黑色慌忙兜起了天地…… 一个乍暖还寒的午后 你撕破了盔甲匆匆来了 一声啼...
    阿荚阅读 31评论 3 10
  • 好慌,我该怎么写我的简历?好像没什么经历可写,没什么突出的技能,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简历一次次被刷下来,才意识...
    GSICE校园直通车阅读 9评论 0 0
  • GPS位置服务专家,专注GPS技术13年 https://m.1688.com/winport/yajundz1...
    OUYANGJH_a81a阅读 28评论 0 0
  • 前方是梦寐的摇篮: 神秘、遥远, 那里会诞生无限的神奇; 身后是长青的温暖: 亲切、柔绵, 这里有情的缤纷绚烂。 ...
    退茧成蝶阅读 131评论 1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