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5开始

毕业了


前两天和老爸谈起少年理想,脱口而出的“我才24”,被我爸一句“没几天就25了”堵了回来。但是就像之前祝吉少女生日快乐的时候说到的,论状态的话,现在的我反而比十八岁的时候更有力量,也更有活力。

24岁的本命年,对我来说,是颇为精彩的一年,少了夹着尾巴做人的姿态,反而突破自我地去尝试和玩耍了很多东西,成长和人生体验达到了一种程度的饱满。深入地走进不同的国家,和或者年龄、或者专业、或者文化不一样的人共同做一件期待已久的事,在心血开花结果时,有了一群新的朋友和奇遇,也在相互碰撞中得到丰盈。

在“像风一样地”放逐自己之后,迎来关于进入现实世界的第一个浪潮,在起起伏伏中,重新拿回自己丢失已久的“绝不认输”的斗志,从另一种角度解读自己当下的境遇,又不断为之作新的努力。可喜且可预见的是,这样一种向上的状态会持续下去。

和少年时的清冷不同,当让自己越来越开放地去面对世界,往往就吸引到各种不一样的力量。23岁的我学着拥抱世界,而24岁的我如同被下降头般收获了一群可爱的人,因为设计也好,因为工作也好,好像之前被关在门外的光,在开门的一瞬间,热闹地涌进来,照亮了整个房间。何德何能,但实在幸福。

或者是缘分吧,24岁的际遇不仅在于形形色色的人,也在于学生时代的结束。论文的研究对象,他的作品其实早在七年前选专业时就曾是我的引路人;基金项目中那么多可选的对象,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选中了他;他尚存完好的作品里,最佳的孤本就在家乡……而论文的完成,是学科研究的垫脚石也好,更多地,我终于在学生时代要结束的时刻,达成了一定程度上对写作的执念,也算没什么好后悔的了。

人从出生开始,和世界的关系,与世界的联结,都是一点一点去尝试、寻求、而后建立的。我太慢热,直到现在才有点眉目,然而依然跌跌撞撞,不得其法。好在,一点一点,逐渐拿回自己的力量,能够站立,远眺,行走,并尝试奔跑。

25岁,对我来说,是一个小时代的结束,又是一个新的阶段的初始。对此,我满怀期待。

2018.4.12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