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问第十四

14.1 宪问耻,子曰:“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耻也。”

“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为仁矣?”子曰:“可以为难矣①,仁则吾不知也。”

注释

①为:通谓。

译文

原宪询问耻,孔子说:“国家清平时领取俸禄,当国家无道时仍然领取俸禄,就是耻。”

原宪说:“好胜、自夸、怨恨、贪欲的行为不去做,能算是仁了吗?”孔子说:“能算是难得了,是否仁我就不知道了。”

段意

孔子的意思是说,作为朝廷的官员,既不能在国家沦为无道过程中有所匡救,又不能面临无道而洁身隐退,这就是最大的耻辱。据《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记载,原宪在孔子死后过着贫困的隐居生活,身膺富贵的子贡去看望他,“宪摄(穿着)敝衣冠见子贡,子贡耻之(嘲笑他)曰:‘夫子岂病(困窘)乎?’原宪曰:‘吾闻之,无财者谓之贫,学道而不能行者谓之病。若宪,贫也,非病也。’子贡惭,不怿(很不高兴)而去,终身耻(羞愧)其言之过(过失)也。”可见,原宪是一直把孔子的教诲铭记在心的。下半章谈仁,其意义在本书前几篇中已多次谈及,此处就不再重复了(朱熹《集注》将下半章另分为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