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故事:前男友来参加我的葬礼

1.

我死了,我在葬礼上吃果盘。

都说了我不喜欢吃香蕉哈密瓜,也不知道是哪个瓜娃子瞎放的哦,好烦,我的草莓和樱桃都吃光了,我抱起西瓜,徒手劈开了。

嗯嗯嗯,我一定是全场最萌的吃瓜群众。

为什么遗像一定是黑白的呢?还被放大那么多倍,脸这么大,真的太丑了。

明明我已经写过遗嘱了,我死后,我的损友们必须全员到齐,提前斋戒沐浴,来我们的葬礼上办个party,开香槟DJ打碟一通狂舞,上午火锅中午烤肉晚上撸串,庆祝我转世投胎。

但是瞅瞅啊,一个一个哭丧着脸,啧啧啧,穿的一片黑压压的,像什么样子。

不知道我喜欢粉色嘛!粉色!特骚气的那种!

唉,这直接抹杀了我生前最后一个愿望,生是任性的人,死是开心的鬼。

可是我的葬礼一点都不炫酷,宝宝很不开森。

朋友们哭着走了,我也吃的差不多了,准备准备拨电话给鬼差,让他们开小火车来接我赶去投胎。

可是我刚拿起电话,突然看见了一个人,孤零零地,缓慢地,艰难地走进了已经没有人的这里。

哦漏,这不是我前男友韩宥么。

他一动不动地盯着我遗像看,面色煞白煞白的,吓得我以为他变成僵尸了。

鬼使神差地,我没有拨电话。

我呼叫了“延误转世”的相关业务。

2.

我一直跟着韩宥的身后,飘啊飘,荡啊荡。

他在海边晃悠几圈,简直比我还像孤魂野鬼,搞得我都想拉着他一起去投胎了。

来生投胎比翼鸟,大难临头我先跑!

他回到家,拿起纸,明明手抖个不停,还在上面一遍一遍地写我的名字。

越写越密集,越写越用力,越写越是掉眼泪,啪嗒啪嗒地滴在我的名字上。

他就这么写,从晚上九点写到凌晨三点,伏在案上累瘫。

我站在他身后叹了口气。

然后拿起了他的笔。

3.

韩宥醒来的时候,眼睛肿得像两颗桃子,看东西有些费力。

可是他还是立刻发现了异常。

纸上满满都是我的名字,然后在纸的最下面,有两个字:“干嘛”

那是我的笔迹,他认得,简直丑绝了。

他瞳孔放大,用手指用力戳了戳那两个字,不相信似的。然后站了起来,四处看,大喊我的名字。

声音之撕心裂肺,吓得我赶紧捂住了耳朵。

壮士有话好好说,鬼吼鬼叫些什么,明明我才是鬼,放尊重一点好不好。

许久,他收起癫狂,学聪明了,在纸上写:“你是初初么?”

然后划掉了。重新写:“你在哪里?”

然后又划掉了。重写:“你还好么?”

又划掉,陷入沉思。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你这是想逼死强迫症嘛!

就夺过笔,写:“智障我在你旁边!想说什么直接说!”

真是恨我不能发表情包啊!

4.

从那之后,韩宥总是带着一个本子,一支笔。

他会找没人的地方跟我说话,我写东西回他,我们一人一鬼进行亲切友好的无障碍沟通。

他说,“你今天心情好么?”

我回,“给我买斤樱桃”

他说,“你怎么会在我身边?”

我回,“给我买斤草莓”

他说,“你不要走了好不好?”

我回,“给我买半个西瓜”

他说,“你有没有后悔跟我分手?”

我回,“啊啊啊啊啊滚蛋啊那边那个人在吃葡萄!快给我买点!”

他笑,“你怎么还是那样,总想着吃啊。”

许是他笑的太好看了,我就忘了回答。

他慌了,又开始叫魂儿。

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然后写到:“你好烦!”

5.

我跟他分手的那天,是个艳阳天。

连老天爷都不愿意下点雨给我渲染一下悲伤的气氛,烘托一下人物的悲情什么的。

我把病历甩给他看,开诚布公、毫无隐瞒、十分诚恳地说,我想用我剩下的生命环游世界,跟他谈恋爱太亏。

他同意了,问我还剩多久。

我说三个月吧。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呀,才一个月我就死了,还没来得及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呢。

我在进藏的半路上倒下,抢救无效。

我跟着我美好的肉体飘回了家,在床上睡了好久,醒来的时候差点迟到自己的葬礼。

6.

韩宥第八百次问我“你有没有后悔跟我分手”这个问题。

我只能老老实实地写:“真没有。”

韩宥一点儿也不生气,反而笑了。

“我也没有。”他苦涩地开口。

“你知道吗,我那个时候很害怕。我害怕自己控制不住地想把你留住,或者跟你走……可是我最后忍住了。”

他看着远处:“我不希望,你到死都没有自由。”

许久,我在纸上写:“嗯。”

这是我七年的恋人啊,我当然知道,他比谁都懂我。

可是亲耳听他把这些话说出来,我还是很难过。

“现在好了,你终于可以永远留在我身边了。”他伸了个懒腰,收起本子,美滋滋地回家睡觉。

我看着他的睡颜,突然做了一个决定。

7.

我的“延误转世”业务已经到期了。

可是我不想走。

鬼差调侃地说,我跟所有别的女鬼不一样,简直清丽脱俗。

别的女鬼,都是想办法让男友把自己忘了,然后自己舒舒服服去投胎。

就我一个愿意承受不轮回的痛苦,跟男友上演人鬼情未了。

哼哼,我拍了拍鬼差的肩膀:“大兄弟,这你就不懂了吧,我们两口子都这么自私的。”

我不希望他把我忘了,他也不希望我投胎。干啥要傻了吧唧地去做彼此都不喜欢的事呢。

自虐啊。

8.

鬼差大哥听完,表情如吃屎般严肃。

我也感觉到了这股有味道的严肃,于是也很凝重。

鬼差大哥对我说——

你们的私事我不管,但是你要记得,从来只有大仇大冤未得报的厉鬼,或是生前道行高深的人,才能凭借强大的怨气或法力强行留在凡世。

而像我这样普通鬼魂,长期流连凡世,就灰飞烟灭,不得超生。

我听完吓得吞了吞口水,心想还不如让我去吃屎呢。

从没想过,这么点小任性居然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

看来还是人鬼殊途么?

我果然还是一只太年轻的鬼啊。

9.

韩宥那边当然不晓得我的纠结,依然沉浸在和死去小女友的异世恋里。

我生前是个小说家,无聊就写写本子,韩宥帮我敲成文字稿拿去卖掉。

这段时间韩宥正失业,拿到稿费就臭不要脸地感慨:“谢女票养我!嚯哈哈哈我要去通宵!女票保佑,我不要遇到小学生。”

我写的本子越来越多,屋子里快没地方放了,又不能卖,怕对方翻开本子,就会立刻拨通对街精神病院的电话。

韩宥只好换了个大一点的出租屋:“唉,唯女子与女鬼难养也。”

这么一折腾,我们又变成了穷鬼。

稿费少,主要是我的工作效率太低。

好歹我以前是个一小时能敲3000字的,现在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写,坑爹啊。

我呼叫鬼差大哥,问他能不能把我和男票的沟通工具换成电脑,咱也与时俱进一下吧。

鬼差大哥略微思索了一下,于是十分慈祥和蔼地对我说:“滚。”

10.

清明韩宥给我烧了好多纸钱,我还没捂热乎就赶着去贿赂鬼差大哥了。

真是鬼艰不拆啊。

鬼差拿了我的钱,十分客气地对我说:“再不投胎就等死吧你。”

我眼泪流成宽面条,遂问:“我就这样,还能支持多久?”

鬼差说:“一年吧。”

我突然想起我死前,医生对我说的:“三个月吧。”

于是我明白,以我这不争气的体质,肯定捱不到一年。

11.

我已经感觉到,我的行动越发吃力了。

小时候听过小美人鱼的故事,说她尾巴变成人腿,像走在刀尖上一样。

对此我感同身受。

我觉得,我周围一天24小时都有很多很多的容嬷嬷在扎我。

晚上,我开诚布公、毫无隐瞒、十分诚恳地韩宥说,我得去投胎了。

韩宥很是受打击,边哭边控诉:“活着甩我,死了也甩我,你真行啊你。”

12.

可是,我又怎么舍得呢。

死过一次的人,还怕什么灰飞烟灭。

如果我能久留,我会一辈子这么耽误他,绝不心软。

可是我不能,我迟早要消失。

等到我走了,他习惯了我的存在,再好好生活就更困难了。

从那以后,我依然在他身边,只是,再也不刷存在感了。

他真的以为,我已经投胎了。

13.

7个月之后,韩宥有了新女友。

真是巧了,她也叫初初。

初初跟我这个怂货不太一样,她喜欢极限运动,特刺激的那种。

韩宥也喜欢这些,只不过我不敢,所以他也从来不玩。

现在有了陪他一起玩的,陪他一起吃我不爱吃的香蕉哈密瓜,陪他一起生个娃,陪他一起活到死。

唉,哪有什么爱啊不爱啊合不合适的。

这世界呀,很大很大,永远没必要对感情绝望,永远都有比你想象中更合适的人。

特么的搞不好还撞名呢。

14.

初初的勇敢还体现在,她比我主动多了。

她准备跟韩宥求婚。

这段看得我泪眼汪汪的,初初说,我们一起去双人蹦极,回来就是生死之交了。

她特别霸气地把钻戒丢给他:“回来你就给我套上。”

我在空中飘着,看他俩从上面蹦下来,场面极其感人。

初初对着天空大声喊:“你愿意娶我吗?”

一分钟过去了,没有回答。

两分钟过去了,没有回答。

五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回答。

简直就是噤若寒蝉鸦雀无声万籁俱寂的尴尬。

我在旁边急得跟什么似的,心想韩宥你平时也就跟我贫的能耐,真遇到事儿怎么就怂了!

你有本事谈恋爱,你有本事求婚呐!

15.

起风了。

不清楚是命运还是天意,韩宥的安全措施出了问题。

我眼看着他从高空坠落,手里依旧死死地攥着那枚戒指。

初初哭的撕心裂肺。

此刻我才终于体会到,韩宥当时的心情。

知道我要死掉了,他能忍住不留下我,也不跟着我。

而我却完全做不到。

就算灰飞烟灭,我也会暗搓搓地跟在他身边。

他的爱,远胜于我。

16.

韩宥死了,他在他的葬礼上吃果盘。

我一走进来就直接气炸了好吗!

墙上挂着彩色照片,还是P过的,狐朋狗友一个不少在群魔乱舞,果盘只有樱桃和草莓。

妈蛋啊这不是我梦中的葬礼么!好想重新死一次!

韩宥见到我,一点也不惊讶。

既不陌生也不热络,像过往我们相恋过的七年里一样。

他拍拍屁股旁边的空位置示意我坐下,递给我一个果盘。

“吃了我的果盘,可就是我的鬼了!”他笑。

我突然有点伤感。

怎么老娘吃个果盘还得卖身呀,做鬼到这个地步也是够失败的了。

于是我只好想出一个不那么丢脸的回答方法。

“讨厌啦死鬼,人家什么时候不是你的鬼啦~”

17.

韩宥的死纯属意外,并非我所愿。

可是事到如今,我们只有手拉手一起投胎。

来生投胎比翼鸟,大难临头我先跑!

我回家去看了眼爸爸妈妈哥哥,韩宥也回家看了眼爸爸妈妈妹妹。

鬼差大哥问,你们在投胎之前,有没有什么未实现的愿望呢?

我笑了,摇头。

韩宥也笑了,点头。

我恶狠狠地瞪他:“是不是没娶到初初格外遗憾?”

“是啊”他说。

然后他抓住我的手,在无名指上套上一枚看起来很眼熟的戒指。

“现在没有遗憾了,走吧。”

窗外下了雪,我们推开那扇门,看到有强大的光晕照了过来,我回头看着韩宥,笑了。

嗯,走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想要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然后再去到东京和巴黎……最近这首歌听到耳朵发烫,一个破旧的小石头,画一个浪漫的故事, 话...
    十月手绘阅读 123评论 0 0
  • “上帝之所以先造出男人,并不是男人比女人优越,而是因为男人比女人好造,上帝先造出男人这个试验品后才去造女人。把女人...
    梅拾璎阅读 3,522评论 116 179
  • 我总认为,在我的内心,没有给到女儿很好的童年,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我一直在外面打工,那时单位破产了。我们成了下岗工...
    惠儿和好时光阅读 166评论 0 0
  • 关于说话的想法 我曾经幻想过,如果此生可以换一个身份,我会选择做一个能听不能说的聋哑人。 我们每天都会说很多话,回...
    诚实的花妖阅读 13评论 0 0